第101章 好戏-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101章 好戏

    她没想到,息恒竟然想的这么多。

    而且还都是为了她着想。

    原本她以为这一次就直接……而她曾经想象的婚礼,恐怕这辈子都难以再见了。

    可是,息恒他……竟然在一天的时间,给了她一个婚礼。

    虽然这个婚礼并不盛大,也没有父母的祝福,可是却莫名的让她感到热泪盈眶。

    飞烟擦了擦眼角的泪,拿起黛笔开始描眉,不管这个婚礼究竟有多么简陋,可是息恒的心,她却是感觉到了。

    那一份真心,值得她去托付。

    顾锦颜靠在一旁的柱子旁,看着她有条不紊的描眉,点唇,梳妆,眼中也溢出一丝欣喜。

    息恒的真心,是值得的。

    而这边,息恒已经换好了衣服,一身大红色的喜服衬得他身形修长,原本有些苍白的脸也微微有了些红润,大约是今天是个大喜日子的原因吧。

    “换上喜服倒还真是有些不一样了啊。”一旁的魔夜看着他这样,不由得笑道。

    息恒笑笑,没有说话,只是那双眼中,是有些期待的。

    萧煜也站在外面,红眸盯着息恒身上的喜服,突然心中喟叹了一声:什么时候自己也能穿上这件衣服。

    而后眼神瞟了瞟房间里面的顾锦颜,更是哀怨。

    心中暗暗下了决心,等这次的事情结束之后,他一定要和阿锦大婚,不然就算自己等的了,自己的老二也等不了了。

    房间内,飞烟已经梳妆完毕,正看着那件喜服出神。

    顾锦颜走过去,笑道:“想什么呢?还不快去,恐怕息恒也该等急了才是。”

    飞烟不由得羞红了脸,看了看她,拿起那件红色的喜服,准备穿戴。

    良久,紧闭的房门终于打开,顾锦颜出现在门口。

    “好了,新娘子换好妆了。”笑嘻嘻的让开。

    息恒看了看她,抬脚走了进去。

    萧煜的目光落在她身上,顾锦颜笑笑:“怎么?”

    萧煜摇摇头:“我在想,如果是你穿上那件嫁衣,肯定比她更美。”

    顾锦颜顿时噗嗤一笑:“那如果是你穿上那件喜服,也一定比息恒更好看。”

    萧煜弯了弯唇角,十分好心情。

    魔夜牙酸的看了看两人,撇过头。

    而奚风仍然面瘫不说话。

    几人看了看,觉得也没他们什么事儿了,便一一回了自己的房间。

    息恒和飞烟的房间已经被布置成了喜房模样到处都挂着红色和喜布,还有穿上,也铺着龙凤呈祥的红色盖被。

    飞烟盖着红盖头坐在床边,听得那推门进来的声音,不知为何心中竟然有些紧张。

    双手捏住喜服,有些颤抖的双手显示出她的不安。

    透过盖头下的封印看着一双黑色的锦鞋走到她的面前站定。

    飞烟红了红脸,只等他掀起她的盖头来。

    良久,面前的人却没有一点动作,飞烟不由得有些诧异。

    而就在她要等不住的时候,头上的盖头被人掀了起来。

    她抬头,双眸闯入息恒深邃的眼睛中。

    一眼万年!

    “息恒……”

    她喃喃说道。

    息恒低头看她,今日的她,比往日更美,一身大红的嫁衣衬得她肌肤塞雪,脸颊上的羞红犹如天边的云霞一般,艳丽无双,令人忍不住的想要抚摸。

    心中如此想,而息恒也如此做了。

    他伸出手,慢慢抚摸上飞烟的脸颊,飞烟下意识的微微偏了偏头,可是却仍然停留在他的指尖下,指尖之下的薄茧似乎有什么魔力一般,所过之处,皆翻起滚滚热浪。

    飞烟有些不安。

    尽管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安,可就是心中那一股难以捉摸的感觉,让她对于接下来应该发生的事情感到了一丝未知的恐惧。

    “阿烟……”他唤道。

    飞烟点头,回答了他。

    “我们终于在一起了。”息恒嘴角挽起一抹笑,却无端的有些苦涩。

    飞烟似乎觉得他话里有话,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她似乎也想不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息恒眼中有着苦楚。

    他给她的婚礼,本应该盛大空前,她应该是整个魔巫族最幸福的女人,是所有人羡慕的对象,可是现在……

    息恒深吸一口气,把自己脑海中过去式的想法抛去。

    “是啊,我们终于在一起了。”飞烟的眸子弯弯的,显然是有些开心的。

    息恒走到桌旁,端起两杯水酒,走到床旁,递给她道:“阿烟,我给你的婚礼,如此简陋,可是我会竭尽我的全力,去爱你,保护你。”

    飞烟眼泪汪汪,重重的点头:“我知道!”

    两人喝了交杯酒。

    息恒将她手中的杯子接过来,随手便扔在了地上,发出了砰砰的声音。

    息恒紧紧看着她,飞烟被他看的十分紧张。

    夜很漫长,红烛摇曳之间,只能窥探红账之中,两个不断起伏的身影。

    不知过了多久,两股极端的能量突然出现,整个酒馆都被这两股能量震的摇摇晃晃,半晌,晃动才慢慢停下。

    顾锦颜和萧煜对视一笑。

    “看来他们俩,都解决了。”顾锦颜说道。

    萧煜点点头:“鬼蜮的血脉。”

    “怎么?”顾锦颜问道。

    萧煜摇摇头:“没什么,只是有些好奇罢了。”

    “担心鬼蜮有什么阴谋?”顾锦颜只笑。

    鬼蜮的血脉竟然会在魔界扎根这么多年,是听令人奇怪的,萧煜会由此深思实属正常。

    可是萧煜却摇头道:“倒不是,鬼蜮虽然神秘了些,可是以我对他们的了解,他们是个极度封闭的种族,轻易不会出世,恐怕对于魔巫族的来历,还得有待考证才是。”

    “不过,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魔巫族已经被灭族,剩下的就只有息恒和飞烟两个人,不管鬼蜮是不是有阴谋,现在都不重要了。”顾锦颜说道。

    “嗯。”萧煜点头同意。

    “好了,明日就该看好戏了。”顾锦颜狡黠的笑了笑道。

    “明日就将他们解决了,我已经传话让符临带兵过来,到时候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他们了,我们就直接回魔川城。”萧煜揽住她,说道。

    顾锦颜倒是没有异议。

    “那息恒和飞烟呢?”

    “个人有个人的造化,到时候看他们怎么说了。”萧煜不管别人的想法,他只要管好自己和顾锦颜就行了。

    “也对。”顾锦颜也不在纠结。

    第二天,天以大亮,几人都坐在酒馆之中吃着早饭,当然,除了奚风和飞烟以外。

    早餐很丰富,几人吃的津津有味。

    没过多久,紧闭的房门打开,息恒神清气爽的走了出来,看得出他很是高兴,而在他的身旁,飞烟一身白衣,脸上似有羞色,只不过不太明显。

    “哟,舍得起床了?”魔夜吹了一句,说道。

    息恒没有什么表情,倒是飞烟有些羞,不知道说什么好。

    顾锦颜夹起一个包子朝着魔夜的嘴飞了过去,将那张大嘴吧填的满满的。

    魔夜:“……”

    看着顾锦颜眼中的警告之色,魔夜委屈的撇过头,大口咬着口中的包子,那凶残的模样,令得周围的人一阵恶寒。

    见魔夜不在捣乱了,顾锦颜才转头笑着对两人说:“来了,快过来吃早饭了。”

    两人一前一后落座。

    息恒给飞烟盛好米粥放在她的面前。

    顾锦颜暗自打量两人,突然发现这两人的实力……有些不对劲。

    她不由得出声问道:“咦,是没恢复还是怎么?我怎么感知不到你们的实力?”

    息恒和飞烟同时看他,最后还是息恒说道:“我已经是魔帝镜初期了,你的实力比我低,自然感知不到我的实力了。”

    此话一出,再场的人,除了萧煜以外,都一脸惊悚的看着息恒。

    魔夜更是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三下五除二的将口中的包子咽下去,问道:“魔……魔帝境?”

    息恒淡笑不语,只是点头,告诉他确实是真的。

    奚风的脸上挂着一抹错愕,这……这跳跃的幅度也太大了吧!

    萧煜却高深莫测的笑了:“看来,还是阴阳调和的效果好。”

    一句话,令得息恒和飞烟纷纷不好意思。

    “还有这好作用?”顾锦颜嫉妒的眼睛都红了,咳,虽然她已经很红了,可是看她那模样,也知道她现在正处于嫉妒的羡慕之中。

    想她累死累活也才到魔君境,他们倒好,睡一觉就直接从没魔灵跑到了魔帝境了。

    嘤嘤嘤,不公平!

    息恒和飞烟十分平静的接受了几人羡慕的眼神。

    “好了,快吃饭,吃完了带你们去看好戏去!”顾锦颜说道,眼神中的不怀好意让几人都忍不住兴奋了起来。

    几人如同风卷残云一般的将早饭给解决了。

    而后就齐齐朝着混间界最边缘的位置而去。

    “来这儿干嘛?”

    众人来到这儿,才发现这是混间界的一个比武场,只不过这个比武场已经荒废了许久,只不过,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这里竟然又热闹了起来。

    对于魔夜的疑问,顾锦颜只是神秘的笑了笑道:“来这儿,当然是为了看好戏了。”

    “等着,好戏待会就上场了。”

    魔夜和奚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是飞烟却很清楚。

    他们来这儿,无非就是为了看黑巫族抓了‘她’来逼息恒现身的事儿?

    息恒无奈,他从飞烟哪儿知道了事情的始末,也知道,顾锦颜为了他,竟然连夜深入黑巫族的内部,还帮他把飞烟给救了出来,这份恩情,简直无以为报。

    “符临他们多久才能到?”顾锦颜说道。

    “大约明日。”萧煜低头说道。

    “得给他们一个剿灭黑巫族的借口才行。”顾锦颜仰头看着萧煜。

    眼中闪着的光让萧煜忍不住失笑。

    他知道这小丫头想要干什么了。

    不过即使是这样,他也愿意陪他一起去做。

    揉了揉她的发,萧煜笑道:“你怎么想的,就怎么去做。”

    顾锦颜闻言一笑,百媚千红。

    招了招手,几人围过来,顾锦颜说道:“待会我们就这样……”

    话毕,魔夜第一个反对:“我们的实力还用得着怕他们,直接杀不就是了,还用得着这么费劲?”

    顾锦颜闻言一巴掌拍到他的头上:“你这种流氓痞子的做法本小姐可做不出来,待会乖乖的给我演好你自己的戏,别像个戏精一样,乱给自己加戏就成!”

    冷不丁的被顾锦颜这么来了一下,魔夜有些懵逼,待回过神,便是一阵龇牙咧嘴!

    “别闹,好戏开始了!”

    顾锦颜狡黠一笑,众人端正态度,目光都朝着比武台上望去。

    只见几个身着黑色铠甲的黑巫族人将一个貌美却狼狈的女子压上了比武台,将女子捆在了中间的柱子上之后,几人便退了下去,而这时,两个手中拿着弯刀的黑巫族人走了上去。

    那女子的脸被强行抬起,美丽的脸顿时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魔夜和奚风的诧异的目光在飞烟和那女子身上来回转换,半晌,两人恍然大悟。

    知道顾锦颜口中的好戏是什么了。

    这时台上的人说话了:“下方的人听着,这个女人和其同伙潜入我们部族,偷了我们部族非常名贵的一个宝物,今日,老子在这儿撂下话来,如果她的同伙不把东西教出来,每一刻钟,老子便在她身上割下一块肉来!”

    话音一落,下方便有人骚动起来。

    不过大多数人,眼中都是含着兴奋的,在混间界这个地方,生死早已经不是什么大事了,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地方,只要你有实力,那你就算是罪大恶极,也没人去替天行道,反之,在这儿,弱者就只有被屠杀的命运。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柱子上的女人眼中的惊恐越来越大,她使劲儿挣扎,可是却没有一点作用。

    一刻钟以到,那男人见没有人上台,狞笑了两声,走进‘飞烟’,手中的刀扬起——

    “看来你的同伙儿们也没将你放在心上,那既然如此,就让我好好来疼疼你吧,放心,这如花似玉的小脸蛋,我可不舍得这么快就把它给划烂,毕竟还是得让他们认出你才对。”

    说完,在女人惊恐的目光中,在她的手臂上狠狠划下。

    鲜血瞬间崩了出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