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缘由-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102章 缘由

    风声飒飒,浓重的血腥之气在比武台上蔓延,在晨光之中,女人痛苦得挣扎的容颜倒映在众人的眼中。

    皮肉外翻,大量的鲜血涌出,那身着黑色铠甲的男人哈哈大笑,似乎眼前的一幕只是他眼底的一个玩笑,而这个女人,只是他无聊时作为消遣的玩具一般。

    顾锦颜双手环抱在胸前,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场闹剧,不时还点评几番,要多悠闲就有多悠闲。

    萧煜站在她身边,邪魅俊美的容颜上包含宠溺的笑。

    倒是飞烟有些不适,那人虽说并不是她,可是却和她有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总会让她有几分代入感,而那脸上狰狞的神色如此丑陋,下意识的,飞烟就想挡住息恒的眼睛,不教他看到如此丑陋的‘她’,心中思绪良久,最终还是没有动作。

    这场狗咬狗的戏码,相信在他们之中,没有人愿意错过。

    息恒有些皱眉,虽然吧,这戏弄敌人的方法着实令他十分开怀,可是眼见着台上女人的脸和自家娇妻一个模样,那心中就只有淡淡的不爽了。

    看了一会,息恒歪头问着身旁的顾锦颜道:“什么时候行动?”

    顾锦颜斜睨了他一眼,眨了眨眼道:“放心,很快了。”

    息恒安下心来。

    早在之前,他们便已经调查过黑巫族,虽然吧,这个黑巫族确实是灭了魔巫族,可是如果按照部族实力来说的话,确实并不太强,而且若不是魔巫族中血脉被污染和出了叛徒这两件事的话,黑巫族是决计灭不了魔巫族的。

    息恒和飞烟已经是魔帝境的强者,在整个魔界之中,也是可以排的上号的高手了,若是他们动手,恐怕这黑巫族,连反抗的权利都没有。

    不过,他想着,就这么解决黑巫族是否太轻松了,所以才设下了一个计,而且这个计还为他血洗黑巫族准备了一个理由,所以,他们才能这般平静的站在下面乐得看戏。

    几刻钟过去了,那人果然将承诺兑现的很好,台上的‘飞烟’已经不能用惨来形容了,那简直活脱脱的一个血肉模糊,偏连惨叫都不能出一声,简直可怜。

    只不过顾锦颜几人却津津有味的看戏。

    息恒眼底闪过一丝怒火,如果不是阿锦他们把飞烟救回来的话,今日遭受如此凌辱的就是飞烟了!

    不远处的阁楼中,巫蛮一袭宽大的黑袍遮住自己,旁边站着灰长老,过了这么久,也没有看见息恒和其同党的出现。

    巫蛮不由得有些急:“怎么还没人出现?”

    灰长老倒是气定神闲,没有丝毫的焦急之色,听到巫蛮的问题之后,他淡淡道:“消息已经放出去了,以息恒的性格,他如果收到消息了,一定不会坐视不理。”

    巫蛮忍不住问道:“你怎么就能这么肯定,他会收到消息?”

    灰长老笑了笑道:“息恒是我看着长大了,既然他出现在了死亡谷,就一定不会轻易离开,毕竟他的根在这里,而且没有找到灭亡魔巫族的仇人,他是不会这么轻易离开的。”

    “而死亡谷就那么大,他如果呆在那儿一定会被我们的人发现,除了这个混间界,我实在想不出,他会在哪儿。”

    “所以,你就直接将这个局设在了混间界?”巫蛮接过他的话,说道。

    灰长老点点头:“混间界极其混乱,对于息恒来说是最好的藏身地,所以,他一定就在混间界!”

    “那我们就再等等!”巫蛮双手撑在栏杆上,注视着台上的一举一动,暗色的眸子中,凶狠的光弥漫,如同一只即将出林的猛虎,在暗中窥伺着自己的敌人,就等着一击必中!

    此时台上的‘飞烟’已经不成人样儿了,或者说,除了还有张脸可以辨认以外,她浑身都被刀子给割破了,大量的鲜血涌出,在她的身下累积了一片血渍。

    就在那人要将手中的刀划向女子的脸上的时候,顾锦颜低声道:“动手!”

    而后顾锦颜,息恒和萧煜齐齐飞身而出——

    全场的人一片哗然,没想到还真的有人来劫人,台上站着的两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几个人给吓了吓,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便被人一刀给摸了脖子。

    顾锦颜顺势来到‘飞烟’的身边,帮她解开了绑在身上的绳子。

    ‘飞烟’感激的看着她,顾锦颜不自在的撇过头。

    她还真不是来就她的。

    “走!”

    萧煜低低的喊了一声,顾锦颜两人直接点头。

    几人正准备离开,一阵狂放的大笑声传来——

    “哈哈哈哈,既然来了,何必那么着急的走呢?”

    萧煜和顾锦颜十分有默契的变了脸色。

    一个壮硕的汉子站在他们面前,双脚狠狠一跺,整个比武台就忍不住颤了颤。

    下方的人唯恐被波及,看着这几人的实力都极其高强,顿时一哄而散!

    魔夜和奚风则是站在某个角落之中,漫不经心的观摩着这场闹剧。

    “直接杀了不好吗?非要做些多此一举的事。”

    魔夜对于顾锦颜的计划嗤之以鼻,在他的观点里,这种人就应该直接杀了,免得留下后患,可是顾锦颜却非要设一个什么局,勾心斗角的,也不嫌麻烦!

    奚风却淡淡的说道:“她这么做有她的意思,毕竟她的身份不一样了,没走一步都不再是只有她一个人,在她这个位置上,要顾忌很多的人和事,况且,息恒遭遇的是灭族只恨,只怕,如果没有相等同的代价,恐怕……他的心也是无法释怀的,而一个一个的杀实在是太麻烦,倒不如一次性解决了。”

    魔夜挑了挑眉,似乎也有些道理,便没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戏。

    台上的人对视着,台下的人也各自拿着兵器虎视眈眈。

    灰长老从台阶下又上来,站在巫蛮的身边,看着息恒和顾锦颜道:“真巧,息恒,我们又见面了。”

    息恒怒目而视,双眸中似乎有火喷出,要将眼前的人烧成灰飞,可是灰长老却毫不在乎,在他背叛魔巫族的那一天起,他就已经彻底将魔巫族抛到了一边。

    “哦~还有这位小姐,嗯?怎么?那位公子没有随你一起吗?这才多久,就又换了个男人了?果然啊,这脸长得好看就是好,走到哪儿,都有人护着。”

    “啪——”

    灰长老嘲讽的话还没说完,脸上便出现了一道血印,伴随着清脆的巴掌声。

    灰长老一惊一愣,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站在巫蛮的身边,距离他们几米远,也会被扇巴掌,而且他曾经是魔巫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谁敢在他脸上甩巴掌?

    灰长老眼中的怒火蹭的就升了起来,他狰狞的笑着,脸上的皱纹因为嘴角牵扯的弧度太大而变形,就像一张已经被风干了的皮一样,让人看了便觉得十分恶心。

    至少顾锦颜就是这样,还十分给面子的干呕了一声。

    灰长老面色顿时涨得发红,气的发青,可谓是青红交替,煞是好看。

    “我看灰长老你还是悠着点,不然等会另一半脸也挨一巴掌,这下可真就是对称了。”说完,顾锦颜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萧煜也十分给面子的给出一个笑来。

    原本顾锦颜觉得他不应该出现的,毕竟他的身份太过尊贵,可是架不住萧煜这厮缠得紧,便也由着他来了,没想到这老头儿居然死都不知悔改,还敢在他们俩面前耍嘴皮子,真是活该挨一大嘴巴子!

    “好!很好!”灰长老阴森森的笑开,仿若十八层的恶鬼,让人不寒而栗。

    “既然好那就再给你一巴掌吧,不谢。”顾锦颜说道,拍了拍手。

    “啪——”又是一声清脆的巴掌声。

    灰长老简直要气疯了,这两人分明就是看他没有实力才如此羞辱他,而一旁的巫蛮和他本就只有合作关系,再加上他哪儿被废了,整个人也是阴晴不定,根本就懒得去替灰长老解围。

    看了一会戏,巫蛮觉得差不多了,毕竟灰长老在没用也是自己的狗,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他这个主人在这儿,自己的狗却被两个外人给打了巴掌,传出去也不好听不时,于是巫蛮便出口了。

    “你就是魔巫族的少主息恒?”巫蛮的双眼看向了一旁站着的息恒,问道。

    息恒冷笑一声,并未理会。

    巫蛮心中恼怒,冷笑道:“魔巫族的少主?就是一个废物而已。”

    息恒握紧双拳,眼底泛着不甘。

    巫蛮将那抹不甘看在了眼底,心中有数,看来这个少主果真是像灰长老说的那样,身受重伤,不然他不会再他身上感受不到一丁点的魔灵之气。

    倒是这两人,巫蛮眼尾扫了扫顾锦颜和萧煜两人,一个魔君境一个大魔王境,呵,真是两个废物!

    就这么两个废物,也值得他出手?

    巫蛮感到不屑,连动手的**都没了。

    挥了挥手,巫蛮说道:“息恒是吧,只要你把秘籍交出来,本族长可以给你个全尸!”

    息恒笑了,冷笑道:“秘籍?怎么,整个魔巫族都被你们翻过来了,还找不到一本秘籍?”

    巫蛮也不恼,他手中的筹码十分丰富,登时便说:“息恒,本族长劝你还是识趣一些,不然待会动起手来,你可讨不到便宜,不仅是你,连同你这些朋友,哦,还有你的青梅竹马,可都是跑不了的哦。”

    巫蛮满意的看着息恒眼底的挣扎之色,那本秘籍在魔巫族的时候,他们遍寻不到,就连圣女飞烟的身上,都没有搜到,唯一的可能,就是在这个魔巫族的少主身上,今日他必须得到秘籍,而这些人,也必须死!

    “呵,你以为我会信你?”息恒嘲讽道。

    “可是你现在除了相信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巫蛮掀起唇笑说,似乎很得意。

    息恒抿了抿唇,似乎有些无奈。

    “我想问灰长老一件事。”息恒深吸一口气。

    “问完,我就告诉你,秘籍在哪儿!”

    巫蛮皱了皱眉心想,这人事儿怎么这么多,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但是看着息恒现在插翅难逃的模样,巫蛮又忍不住推翻了心中的想法,就他们这种实力,怎么可能在本族长的重重包围之下逃走,自己肯定是多虑了。

    这么一想,巫蛮便同意了。

    “好。”

    灰长老看着息恒眼中的恨意,心中冷笑,他似乎已经知道息恒究竟想要问什么了。

    “为什么要背叛魔巫族?”息恒一字一句的说道。

    这是困扰了他许久的问题,他实在想不出,灰长老究竟有什么背叛魔巫族的理由?

    在魔巫族内,他地位尊崇,是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样的权利,他是真的不知道,灰长老背叛魔巫族对他来说,究竟有什么好处?

    而听了息恒疑问的灰长老,却是嘲讽了一声:“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告诉你又有何妨?”

    “如果不是一百多年前的那件事,恐怕我也不会做的这么绝。”灰长老咬牙切齿道。

    “一百多年前,我的小孙女才刚刚出生,只不过那时她的父亲,因为族中的任务,离开了族中,所以错过了她的出生,可是,却不成想,那个孩子刚出生,父亲一眼都没看到,就……”

    “为了你们魔巫族,他死在了外面,而她的母亲,我的女儿,也因为思绪过重,导致血崩,也没挺过来,就留下了那么一个糯米团子。”

    灰长老似乎想到了他粉粉嫩嫩可爱的孙女,脸上弥漫的都是一抹幸福的笑。

    “她长得很可爱,我将她疼进了骨子里,因为她是秀秀的女儿,在她十多岁的时候,有贼人想要害你父亲,在他的点心中下了毒,可是却被你母亲给了她,她毫无防备的吃下了那个有毒的点心,当场就发作了。”

    灰长老双眼瞪得老大,眼眶中包着泪。

    “她还那么小,小小的一团蜷缩在地上,可是却没有一个人伸出援助之手,就因为她中的是噬魔,他们害怕!她身上的毒会传染到他们身上,所以没有一个人救她!”

    “当我赶到的时候,她已经变成了一摊血水!她那么怕痛的一个小团子,当初该有多么害怕,多么痛苦,可是我这个做爷爷的,却没有保护她!我恨你!我恨你父亲,恨你母亲,也恨那些袖手旁观的人,是他们害死了她!所以我要报复,我忍了将近一百年,终于将魔巫族连根拔起!”

    灰长老状似疯狂,对着息恒大吼大叫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