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卑鄙-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103章 卑鄙

    沉默,在这一瞬间席卷了整个比武台。

    天地之中,似乎只剩下飒飒的风声,吹拂着人心左摇右晃,难以辩测。

    旗杆之上的帷幕猎猎作响,却也遮不住灰长老那疯狂的怒吼声,那眼中泣血的神情,犹如一道染了鲜血的利剑,狠狠的扎进了息恒的心中。

    息恒心中不知怎的一痛,他虽没有见过灰长老那死去的孙女,却也知,灰长老一定会极其疼爱她的,蓦然想起,灰长老在他幼时总会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似观念,又好似痛恨,那时他不知道为什么,而今日,他忽然就明白了。

    那是他心中的纠结,他想报仇,可是又害怕在与我长期相处的过程中产生了感情,所以他挣扎,到最后,他成功的抛弃了那微末的情感,完成了自己的计划。

    息恒突然深沉的叹了口气:“原来这便是因果么?”

    顾锦颜皱了皱眉,看着息恒,眼中似有担忧,不会就这么几句话就心软了吧?

    她想出声,萧煜却对她摇了摇头,示意她别管。

    有些人,他自己想不清楚,你就算耳提面命的告诉他,也是多此一举。

    顾锦颜顿时息了自己的心思。

    巫蛮眼中划过一丝看戏的意味,这个什么魔巫族的少主,当真如此窝囊心软?就这么几句话,就忘了灭族之恨了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他还真不屑杀他,这样的人,不配被他杀!免得脏了他的刀。

    息恒突然低低的笑开,那声音如种,低沉的像是敲在人心深处,荡出一阵轰鸣的威压感,压迫的人不得不仰头喘息,紧张不已。

    “因果循环,若这是因果循环,老子第一个不服!”

    息恒暴呵出声,如冬雷滚滚,振聋发聩。

    顾锦颜半挑了眉,娇艳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来。

    她便知道,息恒这人,虽是心软,可是该强硬的时候,却是毫不含糊,更何况这是关乎着他千百族人的仇恨,他又怎么会因为灰长老的一面之词,而动摇自己的念头呢?

    灰长老被息恒这么一吼给愣住了,浑浊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你……”

    “因果循环,呵,如果这是因果循环,那你从小生长在魔巫族,你的父母给了你生命,我父亲给了你权势,魔巫族族人给了你尊重,而现在,你为了自己的私恨,将所有魔巫族人屠戮殆尽,那么我倒想问问,如果这是因果循环,那么你——又该得到怎样的报应!”一袭话语,冲出胸腔之内,洒于天地之间,掷地有声!

    “我父亲有错,我母亲有错,再场的人都有错!可是其他魔巫族人呢?他们有错吗?你还记得刘大婶娘家的二狗子吗?那个没心没肺小子,把你当成了亲人,他每天清晨便去为你打酒,风雨无阻,再送至你府上,他在你孤独的时候陪你,在你生气的时候逗你笑,在你每一次经过他家门的时候,都甜甜笑着喊你爷爷?而现在呢?他死在黑巫族的阴谋之中,死在你的筹谋之下,他呢?他有错吗?那些无辜的魔巫族族人,他们又有错吗?”

    仿佛玉石激荡,在碎石中敲出一片震破凄绝的哀鸣,又仿佛像地狱之下的冰晶红莲,看似冰冷入骨,实则触之瞬成灰飞。

    现在的息恒,大抵就像这样。

    让人不敢直视,却不能不直视。

    灰长老苍老的脸上似有汗滴落下,砸在比武台的的灰地上,溅起了一滴被污染的灰色水花。

    息恒的话像是魔咒一般环绕在他的耳边,恍惚中,他似乎穿过了那条有些脏乱的小街,停留在一道红漆斑驳的小门前,门前有一颗老树,看起来年岁很久了,阳光透过斑驳的叶子,投下一圈圈斑驳的剪影。

    那个孩子最喜欢托着腮坐在门前,每次他走近的时候,都会甜甜的喊他一声灰爷爷,他从不喊他长老,他说那样不亲切,那甜甜的声音,就像一瓢蜜糖一般,舀进了他的嘴里。

    可能是他这个虚伪的老好人做的太成功,是以每个人都忘了,他曾经在魔巫族,损失了一个最亲的亲人,每个人看着他都会说一声:“是灰长老啊。”

    他在魔巫族的名望,似乎比族长都要高。

    可是最后,他们大抵死都没想到,他们最爱戴的人,亲手将他们送上了死路!

    灰长老忍不住噔噔噔的后退了几步,苍老的脸上满是痛苦之色,息恒的一席话,勾出了他最不想承认的事实。

    “够了!”

    见灰长老不对劲,巫蛮皱眉,只觉得不想在这么浪费时间下去,随即怒吼出声。

    息恒阴冷森然的目光盯住他,像是原始丛林中的毒蛇,锁定目标之后,飞扑而上,狠狠咬住对方的脖子,将毒液渗进他的身体之中。

    巫蛮被这目光盯的有些发慌,忍不住暗自吞了吞唾液。

    “废话别多说,魔巫族已经被灭了,今日你们也别想逃脱!”

    巫蛮说完,便挥了挥手,下方已经准备就绪的一众黑巫族人一拥而上。

    顾锦颜和萧煜两人对视一眼,都按照计划行事。

    息恒带着‘飞烟’退到一边,认真的做好了自己‘身受重伤,魔灵全无’的废物角色,这些打打杀杀什么的,就交给顾锦颜和萧煜两个人去干吧。

    顾锦颜挽起唇角,嘴边的邪笑像暗夜之中的罂粟花,美丽妖娆却极为致命。

    她穿行在黑衣人之间,像一只翩跹起舞的红蝶,每一次的身体轻旋,玉足微点,雪白的藕臂飞快变换之间,便是成片的黑衣人倒下惨叫连连。

    再看萧煜,双手负于背后,一袭黑色锦衣衬得他眉目清冷如画,偏又在某一瞬间挽唇挽起一抹浅笑,邪魅至极,比之妖精,还要更加撩人几分,所过之处,黑衣人无不倒射而出,而他却像是闲庭若步一般,悠然自得。

    巫蛮的脸色渐渐沉重起来。

    他握着大刀的双手紧了紧,本以为今日是十拿九稳,但是现在看来,悬念很深,这两个人的实力虽看起来只有大魔王和魔君境,可是却让他的一众手下都毫无还手之力,这就让他不得不紧张起来了。

    一声口哨清脆无比,顾锦颜在巫蛮看不到的地方给了萧煜一个‘我就知道’的眼神,萧煜宠溺浅笑。

    哨声过后,两个灰袍老者便应声而出。

    “巫长老,幽长老。”一向蛮横的巫蛮看到这两人之后,竟然恭敬的行了一个小礼,顾锦颜眯了眯眼,这就可看出这两个老头儿的地位不凡了。

    巫长老和幽长老双手拱起,道:“族长。”

    而后将目光放在了顾锦颜和息恒身上。

    “就是这两人?”巫长老如同蛇皮一般的苍老脸颊微微抖动,说道。

    巫蛮点了点头:“正是!”

    一旁的幽长老见此不由得冷哼一声:“这种货色也让我们出来,族长,族中的侍卫也应该好好整顿整顿了。”

    巫蛮被说的脸色一红,登时便道:“长老说的是,待这次回去之后,本族长便将他们进行魔鬼训练!”

    巫长老和幽长老都点了点头。

    看着这几人的做派,顾锦颜不由得冷哼一声:“你们三个还要在哪儿哔哔什么?真要等这些人都死完了才肯闭嘴吗?”

    此话一出,众人都诧异的看着她。

    顾锦颜挑了挑眉,看着我作甚?

    蓦然响起自己那句‘哔哔’,在这个世界,着实有些令人费解,不由得掀唇一笑。

    “竖子无礼!”幽长老脾气十分大,见顾锦颜这个大魔王境界的废柴也敢跟他大吼大叫,不由得出声怒道。

    顾锦颜掏了掏耳朵,言行之间,豪放不羁,对于幽长老的怒火她毫不在意,只是道:“谱摆够了吧?还要等多久,本姑娘事情多着呢,可没这心情陪你们在这儿玩儿。”

    “放肆!”巫长老暴呵出声。

    “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一个小小的大魔王实力的人,也敢在老夫面前大放厥词!”

    顾锦颜的脸沉了下来:“你说的对,不过,老子还真想问问,这位长老,你是个什么东西?不妨说出来让本姑娘见识见识?”

    巫长老脸色气的通红,手指如抽风一般的指着她,却硬是吐不出一个字来。

    萧煜心中发笑,面色上却是一本正经。

    “如此无礼,今日就让我好好教训教训你!”巫长老怒道,而后双手成爪,便朝着顾锦颜美艳的脸上抓去,竟是心思歹毒的想要毁了她的容貌!

    顾锦颜冷笑一声,如此恶毒,若不是现在不是时候,定要了你的老命!

    想着,那双爪便已经到了眼前,顾锦颜腰肢一软,翩若惊鸿,便从巫长老的爪下滑过,那干瘦的只剩一张皮的双爪顿时擦着她的颜面而过,而那爪下隐隐闪着的红光顿时暴露在顾锦颜的眼底。

    心中一寒,这老头儿竟然歹毒如斯,掌下竟然还藏着剧毒,顾锦颜眼神冷了冷,突然翻身跃起,一记兔登鹰使得那叫一个行云流水,在巫长老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双脚踢上了他那如同被死蛇皮包裹住的脸。

    “砰——”

    “啊——”

    一道重击,一声痛呼,相互映衬。

    顾锦颜稳稳当当的落在萧煜的身旁,双臂环抱于胸前,斜睨着眼神看她,那涂着丹色眼瘾的眼角下,一丝轻蔑与不屑,轻然闪过。

    巫长老霎时涨红了脸,连鼻下溢出的鲜血也没顾得上去擦!

    巫蛮和幽长老不敢置信,一个大魔王境界的人竟然能够伤的了巫长老,这简直颠覆了他们对实力划分的观点和看法。

    巫蛮眼神闪了闪,终是知道这两人虽然表面上实力看起来比他们弱,可是论这股阴险的劲儿,却让他们不得不防。

    目光转向一边的息恒,心中顿时有了计策。

    和幽长老对视一眼,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同样的想法,巫蛮不由得暗自一笑。

    相视着点了点头,幽长老暴射而出,直接找上了萧煜,而巫长老也没闲着,找了老对头,令他恨得牙痒痒的顾锦颜。

    四个人顿时纠缠在一起。

    而巫蛮则慢慢的靠近了息恒。

    息恒微微眯了眯眼,眼中浮现一抹戒备,却只是紧紧护住身后惨不忍睹身受重伤的女人。

    巫蛮阴险一笑,身形一闪便到了息恒跟前,单手成拳,直直将息恒打倒在地,一丝鲜血从息恒的嘴角溢了出来,而那左半边脸,已然高高肿起!

    顾锦颜一惊,就想脱离战斗圈,去往息恒那边,巫长老却是挡在她面前,怪笑道:“急什么啊,你的对手,可是老夫呢!”

    说完便又是重重一击,顾锦颜似乎有些应接不暇,纷纷后退。

    而那边的萧煜原本一开始也占上风,可是现在却也有了落败之势,顾锦颜眼神一沉,脸色霎时就有些发黑,而一直密切关注她的巫长老狰狞一笑:“呵,老夫看你们这次,又能如何逃!”

    又是一掌袭来,顾锦颜偏头惊险擦过,只是那吹散的虚发,却被掌风削落了不少。

    一边的萧煜眼瞅的这一幕,一股狂暴因子在他体内奔涌,眼底的冷意似无尽冰川,蕴发出摄人心魄的冷意,幽长老被这一眼看的浑身血液都要冻僵住了似的。

    艰难的眨了眨眼,却看到萧煜眼底一片平静,心底才微微安心,看来方才是他看错了。

    殊不知,在萧煜即将暴走之时,顾锦颜冷不丁的使了个眼色给他,才让他压住了内心想要杀人的**。

    “都给我住手!”

    就在这时,一声得意的暴呵出现在众人的耳边。

    顾锦颜和萧煜看去,顿时脸色一变。

    只见息恒被巫蛮挟持,那把寒亮的弯刀正抵在息恒的脖子上,轻轻一压,便是一道血痕,染上了那原本干净的弯刀。

    “卑鄙!”顾锦颜咬牙切齿道!

    巫蛮得意的笑笑:“卑鄙?不,这可不叫卑鄙!这叫计谋!”

    抵着息恒脖子的弯刀又朝着里面压了压,鲜血顿时溢了出来,只听得息恒闷哼一声,似乎在忍痛。

    “放了他!”顾锦颜怒道。

    巫蛮却笑:“放了他?那可不行,他对本族长倒还有点用处,倒是你们,若是敢妄动,本族长可不能保证,下一秒这弯刀会不会直接贯穿他的脖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