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奇怪-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104章 奇怪

    顾锦颜脸色铁青,萧煜也皱起了眉,似乎都对现在的场面悠着点担心。

    而注视着他们表情的巫蛮却是得意的扬起头颅,说道:“呵,他是死是活,现在可就在你们一念之间啊!”

    这时,息恒很自觉慌张大喊道:“别管我!别管我?带飞烟走!”

    顾锦颜:“……”

    角落里的魔夜几人:“……”

    以前怎么不觉得息恒这货如此的戏精?

    不过不管他是不是戏精,这戏却是演的极好的。

    顾锦颜很是时候的为难的咬了咬下嘴唇道:“你是我们的朋友,我们怎么能弃你不顾?”

    这一番话,活脱脱的将那股江湖义气完美的表达了出来,息恒嘴角微微抽了抽。

    继而大喊道:“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你们快带飞烟走!四个人死和一个人死,这样的选择应该很简单才是!”

    顾锦颜:“……”

    这货是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措辞中,有多么的矛盾?

    况且,他在那儿一个劲儿的喊着带飞烟走,这货是不是已经在忘了,那所谓的飞烟——不就在他的身后,那她要如何带她走?

    不过,顾锦颜还真的想对了,息恒还真的忘了自己身后还有个‘飞烟’了,毕竟不在他心上的人,还是很容易忽略的。

    巫蛮看见他们矫揉做作的一面,不由得心底恶寒,恶声恶气道:“废话怎么那么多,乖乖停手,他就有活命的机会,不然……这刀,可是不长眼睛的!”

    顾锦颜和萧煜对视一眼,似乎都有些无奈,而这无奈也刚好落在了巫蛮的眼中,巫蛮不由得一喜,看来这两人是动摇了,果真,手中握着筹码的感觉,就是好!

    果然,顾锦颜在短暂的犹豫之后,又说到:“是不是我们放手,你就不在伤害他?”

    巫蛮点点头:“这是自然,只要你们束手就擒!”

    “好!”顾锦颜眼神一冷,说道。

    “来人,把他们绑起来!”巫蛮心中一喜,顿时分吩咐道。

    很快四个黑衣人便冲了上来,手中拿着两根麻绳,手脚十分麻利的将顾锦颜和萧煜双手给绑了起来。

    “这下你可以放了他吧!”顾锦颜冷声道。

    “哈哈哈哈,本族长看你果然天真,好不容易抓了他,本族长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将他放了呢?”

    巫蛮哈哈大笑道。

    顾锦颜眼神一冷,眸中似有火焰升腾,她咬牙切齿道:“你竟敢说话不算话!”

    “呵,这叫兵不厌诈!”巫蛮得意的说道。

    “不过,本族长不是没杀他吗?这也不算说话不算话不是?”

    巫蛮阴险的笑笑。

    顾锦颜还想说什么,可是巫长老和幽长老却有些不耐烦了。

    直接说道:“把他们带回族中,本长老要好好的出出这口气!”

    巫蛮应了一声是,而后几个黑衣人上来,推着顾锦颜几人便往下走。

    一行人渐行渐远,一边角落里的魔夜和奚风两人,则走了出来。

    看着被押走的几人,魔夜嗤了一声:“真是群蠢货。”

    竟然被顾锦颜这个拙劣的演技给骗得团团转。

    奚风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飞烟已经回去了,我们也该去做正事了。”

    魔夜神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点了点头,两人便转身离开。

    ——

    距离死亡谷百里之外,一群人马正坐着休憩。

    “将军,喝口水吧!”

    一个身着银色铠甲的少年将腰间的水袋递给面前躺在草地上的男人。

    符临眨了眨眼,接过水袋,喝了几口便还了回去。

    “将军,看这天,也要黑了,我们何时再启程?”少年问道。

    符临沉思了一会,才道:“休息几个时辰,在走吧,也不急在这么一时。”

    少年点了点头。

    “也不知道魔主去死亡谷干什么?”

    符临笑了笑道:“魔主啊,自有他自己的打算,我们呢,就只能跟着他屁股后面到处跑了。”

    不过符临也知道,魔主会突然跑到死亡谷,估计也是跟那一位有关吧。

    不过令他有些好奇的是,魔主千里传音让他带着人马跑到死亡谷,也不知道究竟是干什么。

    少年煞有其事的点点头。

    “自从魔主回来之后,还是第一次走这么远呢。”

    “可不是,不过这次魔主说不定会给我们个惊喜呢。”符临想想就觉得开心。

    十二魔将中就只有他和泯凤知道魔后的存在,哈哈哈哈,想想就觉得很自豪怎么破?

    少年被符临这副模样震惊的抽了抽嘴角。

    “将军,你在想什么?是想什么惊喜吗?”

    符临弯了弯唇角道:“可不是。”

    想了想便说道:“扶风,传令下去,两个时辰之后就启程,务必要在今夜赶到死亡谷!”

    “是!”

    扶风虽然奇怪,但是却也没有多说什么,拱手说是便去传达命令去了。

    “真是期待啊……”享受着夕阳余晖的温暖,符临不由得舒服的眯了眯眼。

    这边符临在这儿舒舒服服的晒着夕阳,这边的顾锦颜和萧煜两个人却是有些——不那么体面。

    被巫蛮带进了黑巫族后,四个人便被扔进了黑巫族的大牢之中。

    顾锦颜十分嫌弃的看了看这个大牢。

    “好歹也是一个部族,牢狱竟然如此寒酸,这是穷成什么样儿了,才会把我们四个人都关进一个牢房里?”

    萧煜站在他身后,无奈的笑了笑。

    “你见过哪个牢房很体面的?”

    顾锦颜顿时不服气的说道:“我们神界的牢狱那可都是顶顶好的!”

    息恒顿时噗嗤一笑。

    顾锦颜怒目而视。

    “神界的牢狱……神……”话音顿时戛然而止。

    息恒眼睛瞪的大大的,像是见了鬼一般。

    顾锦颜何时见过他露出这幅模样,登时便好笑的看着他:“怎么?傻了?神界怎么了?”

    “没……应该是我理解错了。”息恒喃喃说道。

    顾锦颜挑了挑眉,也不说破,关于她的身份,实在没必要每个人都知道。

    突然,目光落在了地上那个奄奄一息的女人身上,狡黠从眼底一闪而过。

    “喂,人家都成那样儿了,怎么?也不去安慰安慰?怎么说,人家也是待你媳妇儿受过了。”

    息恒俊脸一僵,随即轻嗤:“黑巫族人我恨不得将之全部杀之而后快,想让我去安慰安慰,就怕她没这个命享受。”

    顾锦颜听闻却是神色一禀。

    无比认真的看着息恒说道:“息恒,我不管你内心的仇恨有多深,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像黑巫族那样牵连无辜!”

    息恒眼神闪了闪,没有说话,

    顾锦颜蓦地叹息一声:“我知道仇恨让你难以释怀,可是如果一味的沉浸在仇恨中,只会迷失自己,沦为复仇的工具,更何况,这些都是巫蛮那种高层有的野心,像那些黑巫族的族人,他们什么也不知道,上层的人会有什么决策和阴谋,他们都不曾参与其中。”

    “息恒,报仇可以,可是我不希望你连累无辜,那些黑巫族人,他们都是无辜的。”

    听了顾锦颜的话,息恒沉默了半晌。

    才道:“其实一开始,我是想将整个黑巫族屠尽的,用他们族人的鲜血,去祭奠我们族人的亡魂,可是今天,在比武台上的时候,我说给灰长老的那一番话,却让我自己醒悟了。”

    顾锦颜不由得挑了挑眉,一丝诧异从眼底闪过。

    息恒看见了,笑道:“怎么?觉得不可思议?”

    “其实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呢?我又不是弑杀之人,况且,今日我告诉灰长老的那一番话,恰恰好说出了我自己的心声,我想起了族中那些小孩,他们脸上灿烂的笑脸和一点也不设防的纯真,那一瞬间,竟让我沉重的心思突然减轻了几分,我才知道,原来我想要的,就是一个心安。”

    “我要报仇,是为了不让我的父亲,我的族人失望,而如果我将整个黑巫族屠尽的话,那又与黑巫族的人有何区别呢?”

    顾锦颜顿时笑了,如同阳光剥开乌云,在整个苍茫大地之上,撒下一片珍贵的金色,那一抹温暖,让所有人都忍不住的想要靠近。

    萧煜突然向前一步,挡住了息恒的视线。

    息恒一愣,随即了然,看来这位的醋劲,还真不小呢。

    顾锦颜被萧煜这一下弄得有点懵,从他身后走出来的时候,不由得迷茫的看了看他。

    迷茫的眼神像是暗夜森林中迷失的小鹿,那眼中似有点点光亮,如同一圈春水荡入了萧煜的心间。

    无奈叹息一声,她知不知道她这幅疑惑又迷茫的神情,有多撩人!

    “怎么了?”顾锦颜问道。

    几人都摇摇头,示意她没有什么事。

    “唔~”就在这时,一声呻吟陡然出现在空气中,几人冲着声源处看去,却见原本昏迷的女人已经醒了过来,顶着众人熟悉的容貌大喊大叫,声音凄厉如鬼嚎。

    息恒眼中闪过一丝厌恶,手指一曲,一道无形的劲气打出,尖叫声戛然而止,女人随即又陷入了昏迷。

    空气中又恢复了寂静。

    三个人大眼瞪小眼,着实有些无聊。

    空气中不知从什么地方飘来了一股腐臭味,顾锦颜无语的望天。

    有气无力道:“你们说我现在跑出去,等明早再趁人不注意溜进来可以吗?”

    息恒弹了弹自己身上不存在的灰,幽幽道:“如果你想的话,也可以。”

    顾锦颜顿时给了他一个白眼。

    萧煜揉了揉她的发,道:“一个晚上罢了,忍忍便过去了,这时候离开,你的计划可就功亏一篑了。”

    一句话将顾锦颜蠢蠢欲动的心思给浇灭了。

    “哎,还不如直接杀进去算了。”顾锦颜托着腮,蹲在墙边,嘟囔道。

    腐臭味儿越来越严重,她抬头望天,欲哭无泪。

    “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填完。”息恒这时幽幽的又来了一句。

    顾锦颜作凶狠表情。

    息恒耸了耸肩,便走在一旁靠在墙上。

    萧煜走过来,揽着她,身上的淡香传入她的鼻中,恍惚中,那股味道似乎不见了,余下的只有萧煜身上淡淡的香气,十分好闻。

    顾锦颜闻着闻着便生出了些困意,上下眼皮慢慢的打着架,最后干脆闭上了眼,梦会周公去了。

    而此时的黑巫族,觥筹交错,喜气洋洋,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办什么喜事。

    不过今日也确实是喜事,他们族长,不仅将魔巫族的少主给擒了回来,还将他们的同伙也给擒了回来,不仅如此,还未曾损失一兵一卒。

    族长大喜,便下令庆祝。

    美酒佳肴,美人在怀,今日的黑巫族,整个族中都弥漫在一股喜庆之中,每个人都拿着酒坛子畅怀大饮。

    巫蛮的帐篷中,巫蛮端起酒杯,对着下方的一众长老和将军道:“今日擒得息恒,多亏了诸位帮忙,本族长先干为敬!”

    说罢,一口饮尽。

    下方的一众人也将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灰长老坐在右下方,神情有些恍惚。

    巫蛮见了,笑道:“灰长老这是在想什么?”

    灰长老一惊,站起身恭敬道:“禀族长,我在想,今日,我们成功的,是不是太容易了些?”

    巫蛮皱了皱眉道:“怎么?”

    “按道理,那两人的实力如此,不应该这么快额束手就擒,而族长您那么容易的就抓住了息恒,这着实有些太奇怪了些。”

    灰长老说道。

    不得不说,灰长老这个人吧,虽然卑鄙无耻,心狠手辣的,可是这心眼确实实打实的多,就这么一会儿,他也能思考出来一些不对劲。

    巫蛮坐直了身体,问道:“怎么个不奇怪法?”

    “按理来说,他们既然知道息恒没有魔灵,又怎么会将他堂而皇之的带上比武场,这不是一个大的破绽吗?如果息恒被我们抓住,那么就会成为他们的掣肘,我可不相信,那个女人会这么蠢!”

    “还有,剧我的消息,息恒和那个女人认识也不过一日,哪里来的那么大交情,为了息恒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这怎么想,也觉得有些奇怪了。”

    灰长老说道。

    巫蛮仔细一想,似乎灰长老说的挺有道理,这么一听,这件事的确透露着古怪。

    “来人,去牢里看看!”

    巫蛮说道。

    下方很快有人出去,不一会一个精瘦的男子便走了回来,道:“族长,那四个人都在牢里呢!”

    巫蛮一颗心顿时放回了肚子里。

    难道是自己多心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