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嚣张-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105章 嚣张

    虽然觉得有那么些不对劲,可是因为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巫蛮干脆就放之任之了,继续举杯与再场的人痛饮起来。

    一夜放纵,竟无人再去管牢里的四个人。

    凌晨之际,天边撒出一抹淡红色的光晕,整个黑夜像是被掀开了掩在美人脸上的纱幔一般,慢慢露出了那张令人惊叹的容颜。

    新的一天,已经到来。

    死亡谷境内,符临几人已经到了死亡谷内,望着周围的一片密林。

    符临几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将军,这怎么走?”扶风问道。

    符临抽了抽嘴角道:“你问我,我问谁?”

    望着周围一片片灰败的林子,符临心中叫苦不迭。

    不是他说的话,自己还真没有来过死亡谷,在魔界这些日子,他没有什么事,都不喜欢在魔界到处溜达的,就算千万年前可能来过这儿,可是现在也早就变了模样,他怎么可能认得出来?

    “算了。”符临咬咬牙道:“往前走,总会遇到一些人的,到时候问问就知道了。”

    一行人便速度极快的在林间穿梭。

    半晌,才到了一个人声鼎沸的热闹场地,正是混间界。

    “呼~”符临顿时松了口气,总算从那片林子中走出来了。

    “走。”符临说道。

    一行人踏入最大的酒楼之后,便叫了小二,要了一壶酒和几个小菜。

    扶风看着符临说道:“将军,魔主在这儿吗?”

    符临喝了一杯酒,说道:“不知道啊,不过魔主传来的消息,确实是混间界最大的一个酒楼,我看这儿,估计也就这个酒楼最大了吧。”

    “而且,魔主不是说有人来接应我们吗?我怎么没看到呢?”符临左看看右看看,奇怪道。

    “可能是还没到,我们再等等吧。”扶风说道。

    符临顿时点了点头。

    眼下似乎也只有如此了。

    而二楼的栏杆上,站着两个人,带着疑惑看着下方的一众身着铠甲的人。

    奚风站的笔直,深沉的眸光看向下方的众人,而后问道身边如同软了骨头一般靠在栏杆上的魔夜,道:“就是他们?”

    魔夜暗紫色的眸光闪了闪,唔了一声:“应该是吧,看起来跟别的人不太像啊。”

    奚风:“……”

    你这么草率顾锦颜他们知道吗?

    不管魔夜究竟草不草率,也抵挡不了他们试探的心思。

    两人对视一眼,走了下去,径直走到了符临他们旁边的那一桌,同样要了一壶烧酒和几碟小菜。

    而后便小声议论起来,而这个声音呢,刚好控制在别人听不到,而距离他们最近的符临一桌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当然了,这个议论的内容,自然就是昨天比武台上的事情啦。

    只见魔夜一叩桌子,神秘兮兮的对着对面的奚风说道:“哎,你知不知道,昨天比武台上发生了一件大事!”

    奚风虽然觉得这样挺蠢的,可是为了知道自己想要的结果,便也只能配合他。

    疑惑的问道:“什么事?”

    魔夜顿时一眯双眼,身体略微往前倾了倾,神秘兮兮的说道:“你看你就知道你是外地来的,昨日比武场上可是发生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奚风:“……”

    很是忍耐的点了点头:“所以?是什么大事?”

    “黑巫族不是抓到一个魔巫族的圣女吗?昨日正想在比武场引诱出她的同伙,啧啧,那可叫一个惨,最后那都不成一个人样儿了,后来你猜怎么着?”

    奚风耐着性子陪他演戏,道:“怎么着?”

    这边的符临冷不丁的听到这样的八卦,眉头挑了挑,下意识的偷听起来,哦不,不算偷听,是这两个人的声音着实太大,就算他不想听,也做不到。

    “后来啊,那女人的同伙果然出来了,是两男一女,那女的长得跟天仙似的,十分漂亮,而那两个男的,就长得有些差强人意了。”

    魔夜砸吧砸吧嘴的说到,丝毫不觉得自己的措辞有什么不对。

    奚风嘴角微微抽了抽,也就是魔主他们没在的时候你敢跟这么说,要是当着顾锦颜和萧煜,他才不信他这么嚣张。

    不仅这边的奚风嘴角抽了抽,那边的符临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当然,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皱眉,只是下意识的觉得,有点方?

    抛弃心中那股异样的感觉,符临认真的听起了八卦。

    “那三个人啊,有一男一女很是凶残,所过之处那些黑巫族的族人全部倒飞而出,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真有这么厉害?”奚风问道,眼底疑惑的神情恰好表现出了他那种什么也不知道的感觉。

    魔夜心底暗自发笑,对于奚风的表现很是满意,他竟也没想到,奚风这人看起来一本正经的,演起戏来,也是妥妥的一个戏精一枚。

    “当然,只不过另一个就没那么厉害了,似乎连魔灵都没有,后来啊,被那黑巫族族长给挟持了,最后成了人质,反倒被黑巫族族长拿来威胁那一男一女。”

    魔夜说道。

    “那还真是可惜。”奚风长叹一声。

    “是啊,最后四个人,一个人都没跑掉,全部被抓了。”魔夜道。

    “可知他们是什么人?”奚风又问道。

    魔夜猥琐的看了看周围,而后道:“不知道,只知道那黑巫族族长身后的一个长老唤那个女人为顾锦颜。”

    话音刚落,只见原本还保持兴味偷听的符临,顿时一个颤抖,手中的的酒杯落在了桌子上,发出了连环的砰砰声,酒水溅在桌子上,洒出了一片泥泞。

    扶风速度极快的从怀中抽出一块帕子便用力的擦了起来,避免了酒水流到符临的身上。

    符临一把按住他的手,转过头皱着眉问道:“我刚才是不是听错了?他再说顾锦颜?”

    扶风不知道自家将军这是怎么了,只不过方才那男子口中所说的名字确实是顾锦颜三个字,于是扶风便点了点头。

    道:“是!”

    这时,还没等两个人反应过来,只见魔夜又说道:“那老头儿还叫那个男人叫萧煜。”

    “砰——”

    “砰——”

    “砰——”

    几声砰砰砰的声音顿时传来,每个人手中的酒杯从手中滑落,整个桌子都变成了酒水的海洋。

    “将……将军……我们没听错吧?他们说的是……魔主?”一个男子抖了抖脸皮子说道。

    符临凝重的点了点头:“恐怕是的。”

    “那将军,要不要我……”扶风顿时站起身,话还没说完,符临便摇了摇头道:“你坐在这儿,我去问问。”

    “是!”

    符临端着酒杯走到魔夜这一桌,魔夜眼角瞥到之后,和奚风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了然。

    看来,还真是这一群人了。

    符临笑眯眯的走到两人的桌子旁,问道:“请问我可以坐这儿吗?”

    魔夜在心中暗自嫌弃:好老套的搭讪。

    不过脸上倒是笑的挺欢,连忙说道:“当然可以,请坐。”

    符临的一张俊脸顿时笑的犹如菊花一般灿烂。

    身后的一群魔族将士都忍不住撇开眼,不想去看自家将军笑的跟二傻子一般的模样。

    符临坐下之后,便问道:“方才这位兄台所言可是实话?”

    魔夜扬了扬眉道:“当然是实话了。”

    符临赶紧说道:“那不知那黑巫族在什么地方?”

    魔夜也十分配合道:“就在混间界的东南位置,大约走个十多里地就到了。”

    符临点了点头道:“多谢二位!”

    正想离开,却被魔夜给制止了,符临不解的看了看他,眼底却划过一丝警惕。

    却见魔夜笑开,妖邪一般的俊脸上绽放出一抹了然的笑来。

    “还真的是你。”

    “怎么?”符临脸上也弥漫着笑,只不过那笑却不达眼底。

    魔夜直接将一个令牌扔在了桌上,符临眼睛一眯,最后瞳孔狠狠一缩,拿起那块令牌,呼吸有些急促道:“原来是你?”

    魔夜耸了耸肩:“可不就是我吗?”

    符临冷静下来,坐下道:“魔主他们现在是什么情况?”

    “他们被抓进黑巫族了,现在应该在黑巫族的大牢里蹲着吧。”魔夜说道。

    符临一愣,随即一股滔天的杀意自他周身升起。

    “好大的胆子!”

    符临咬牙切齿道。

    竟然敢冒犯魔主陛下!

    这个黑巫族,简直是不想活了!

    “先别急着生气啊,若不是他自己想,谁能关得了他?”魔夜轻嗤一声。

    符临一愣,这倒也是。

    若不是魔主自愿,一个小小的黑巫族,又怎么可能禁锢的了他?

    而且恐怕魔主会如此,也是因为魔后吧。

    想清楚缘由之后,符临顿时哭笑不得。

    “那魔主叫我等来,是为了?……”

    “为了制造一个借口。”魔夜弯唇邪魅一笑。

    “借口?”符临不解。

    登时,魔夜将顾锦颜的打算,告诉了顾锦颜。

    符临一笑:“原来是这样。”

    “就是这样,不过现在看这时间也不早了,如果你们再不赶到魔巫族,若是坏了他们的计划,那可别怪我没提醒你,那女人的心,毒着呢!”

    魔夜喝了一口酒,悠闲的说道。

    符临一愣,顿时一股冷汗从背脊深处升起,凉彻透骨。

    只见他猛的站起身,对着身后的一众将士道:“都别喝了,赶紧给老子起来赶路了!”

    众人一愣,可是将军已经发话,只能将手中的酒杯放下,十分迅速的站起来。

    符临满意的点了点头,一甩手,道:“走!”

    而后一群人便十分迅速的出了酒楼。

    奚风看着这群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禁在心中给了他们一声叹息。

    “我们不走?”奚风看着悠闲抖腿的魔夜道。

    魔夜瞥了他一眼:“走自然还是要走的,但是别这么急嘛,点了这么多好东西,若是不好好享受,岂不是辜负此等良辰美景?”

    奚风嘴角抽了抽,良辰美景?这词儿形容在这儿是不是有些不太恰当?

    黑巫族的大牢中,顾锦颜刚幽幽转醒,便看着那两个男人一坐一立,表情冷漠。

    伸了个懒腰,顾锦颜从萧煜的怀中跳起。

    “怎么?还没来?”

    息恒知道她是在问什么,点了点头:“应该快来了。”

    话音刚落,牢门口便传来了一阵骚动。

    几人对视了一眼,皆挑了挑眉,还真是快来了啊。

    很快,巫蛮的脸便出现在了三人的面前。

    看到牢中的几人并没有他想象的那般狼狈,巫蛮心中顿时有些不爽,只不过目光所及之处,却看到了地上已经看不出人样的‘飞烟’,顿时笑了起来。

    “啧啧,看这小美人,可真可惜了,一张如花似玉的容貌就变成了这样,不知道醒过来会不会想不开哦?”

    原本以为息恒听到这样的话会被激怒,可是息恒却像一座冰山一样,连个眼神也不给他。

    巫蛮暗自恼恨,心中却是有些诧异,原本昨天这个人还对那女人十分关心的,怎么一晚上,就变得如此冷漠?

    看着女人那容颜尽毁的脸,心下了然。

    看了看息恒,心想果然所有男人都是这样,女人对于他们来说,从来都不是什么珍贵之物,息恒会有这个反应,巫蛮也顿时觉得不甚奇怪了。

    “喂,你来干什么?”顾锦颜双臂环抱在胸前,暗红色的眼中划过一丝厌恶,说道。

    巫蛮顿时扯了扯嘴角:“来干什么?自然是来审问你们的,不然,你还以为我给你送早饭来?”

    话音刚落,顾锦颜便挑了挑眉:“你还真别说,我还真以为你是给我们来送早饭的,本来开始想着,这黑巫族不会这么穷吧,居然连个丫鬟都请不起,还要族长亲自来给我们这些阶下囚送早饭,可现在看来,原来是我想错了。”

    顾锦颜这话说的不可谓不毒,拿巫蛮一个组长跟下等的仆役比,巫蛮气的头上都要冒烟儿了。

    眸中闪过一丝恼恨,巫蛮冷笑道:“你现在就尽管嚣张吧,不知道待会你还嚣张不嚣张的起来!”

    顾锦颜丝毫没被这狠话给吓到,反而笑吟吟的说道:“我好怕怕,我真的好怕怕,不如你试试,看我待会还能不能嚣张的起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