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真相-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107章 真相

    萧煜和顾锦颜走后,息恒便将目光放在了倒在地上不起的巫蛮。

    他走到巫蛮的面前,蹲下来,与他对视,眼中似有疑惑。

    “其实····”他皱了皱眉,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

    踌躇了半晌,才道:“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很好奇,灰长老对魔巫族恨之入骨会做出这样的事来,我并不疑惑,可是你,却让我十分的疑惑。”

    巫蛮看着他,冷笑了几声,说道:“怎么?你有什么好疑惑的?”

    “你觊觎大预言术,我想得通,毕竟这样逆天的术法很少有人不觊觎,可是,这死亡谷内的人谁不知道,大预言书就算在过逆天,那也是要魔巫族人才能修习,并且每一次使用之后的代价极大,就算他们十分觊觎,也绝不会想尽办法去夺取,毕竟这个代价实在太大,而你就让我想不通了,大预言术至于你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作用不是吗?你究竟抱着什么样的目的为了一本你不能修习的术法而灭了魔巫族整族?”

    息恒说道。

    这正是他疑惑的地方,大预言书虽然逆天,可是他对于修习要求十分之高,非魔巫族王者血脉不可修行,他就算得到了大预言术,也是绝对无法修习的,息恒不知道,在这样的条件下,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会让巫蛮花费大力气,也要至整个魔巫族为死地!

    出乎他意料的是,巫蛮听了他的问题之后竟然低低的笑了出来。

    那笑声,犹如从地狱之中爬出来的恶鬼,带着满心不甘和怨恨,要用自己尖利的利爪撕开敌人的喉咙,用自己长长的獠牙啃食仇人的血肉!

    在场跪着的奴婢还有黑巫族的族人都忍不住心中一寒,他们族长的笑声实在太过渗人,直教他们心底发寒。

    恐怕现在也只有息恒面不改色的看着他。

    也对,他是从尸山血海之中走出来的人,他曾经看到自己的族人呈现各种各样惨不忍睹的姿势死在他面前,要说怕,也该是他巫蛮害怕才是,不知道,每当午夜梦回的时候,他是否听见那些族人在凄厉哀嚎,在咆哮的要找他报仇!

    “你说本组长不能修炼大预言术?”巫蛮嘲讽的说车了这一句话。

    息恒突然脸色大变:“你说什么!”

    “怎么?不敢相信?”巫蛮看着息恒震惊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

    “呵,你以为本族长真就这么弑杀吗?为了一本功法,屠尽了你们魔巫族全族?”

    巫蛮恨恨说道。

    “那是为什么?”息恒不解,他实在想不出,魔巫族和黑巫族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还有巫蛮刚才那一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他跟魔巫族,究竟又有着什么关系?

    “你当然不知道了,当初的你还没出生呢,不过像你们族中的那些老人还有你父亲,他们可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巫蛮冷笑道。

    “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息恒有些急躁,他隐隐有一些不好的感觉,可是却不得不去问清楚!

    “你以为你父亲是怎么坐上族长之位的?还不是靠着阴谋诡计!”巫蛮怒道。

    “当年的老族长的夫人生了一对双胞胎,两个都是儿子,一个是你父亲,而另一个是我父亲,我父亲生来便聪慧异常,不过几百岁实力便已经达到了魔王境大圆满的境界,也就是因为这样,我父亲便早早的被确立为下一任族长,可是你父亲,他因为嫉妒,在我父亲的酒水中下了废灵散,害的他在族长选举之际被打成了重伤,从此便落下了隐疾,而也正是因为这样,我父亲才与族长之位失之交臂!”巫蛮通红着一双眼睛说道。

    息恒目光有些呆滞,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背后的事实,竟然是这么残酷。

    “不!我不相信!父亲从未与我说过!”息恒摇摇头,虽然心底相信巫蛮应该就是他的堂兄,但是息恒想着自己父亲的品性,相信他父亲并不是那种为了权势而残害兄弟的人!

    “呵,这样大不义的事,他敢说出口吗?!”巫蛮咆哮道。

    可是息恒完全不相信巫蛮口中所说的,他道:“我父亲性情温和,爱民如子,怎会是你口中那等不仁不义之辈!”

    “呵,就算你不信,这可是既定的事实,你父亲一坐上了族长之位,就将我父亲逐出了魔巫族,此等滔天大恨,我怎能不报!”巫蛮怒吼道。

    息恒有些沉默:“所以,灰长老的孙女中毒,也是因为你们给我父亲下毒,可是却阴差阳错的被她吃了下去?”

    “没错!”巫蛮冷笑道。

    “那一次,我本来还有些遗憾,没有毒死你父亲,可是后来,我就不这么想了,我还要多亏了你母亲的见死不救,不然又怎么会让我找到灰长老这么一个好盟友。”巫蛮哈哈大笑,看得出,他十分得意。

    而现在正站在帐篷外面的某个人,听着里面巫蛮得意的笑声,顿时浑身一僵,身后的男人看着他僵硬的身躯,不有的嘲讽的笑了。

    “怎么?不敢进去?”扶风看着这个忘恩负义,为虎作伥的老人,嘲讽道。

    灰长老浑身都僵直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听道这样的一番话,他一直寻求帮助的人,竟然才是杀害他孙女的人,才是他的仇人。

    而瞧瞧他都做了些什么,他竟然帮助他的仇人,毁灭了他的家乡,屠尽了他的族人!

    灰长老一张老脸上满是灰败之色,今日所听到的事实,是他这一辈子中,听到的最残忍的一个事实!

    他竟然助纣为虐!

    扶风嘲讽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灰长老深吸了一口气,生平第一次产生了惧怕,他害怕进去,害怕看到息恒那张充满了憎恨的脸庞。

    可是,事实如此,容不得他退缩。

    灰长老深吸一口气,带着满身的悔恨,走了进去。

    一走进去,便看到息恒和巫蛮对峙的场面。

    息恒看见灰长老走进来,着实一愣,现在才想起,因为巫蛮,他竟然将灰长老这个导致魔巫族灭族的导火线给忽略了。

    此时见到灰长老走了进来,息恒眼中的恨意便忍不住了。

    只见他右手一翻,一道劲风打出,在灰长老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被狠狠的扇到了一旁的桌子上。

    砰砰的声音响起,那张长桌因为一股巨力的冲撞直接碎成了两半,发出了一声无助的悲鸣。

    灰长老直接被打得口吐鲜血。

    浑浊的目光惊惧的看着息恒,不敢置信道:“你····你的实力·····”

    地上的巫蛮也是一阵惊异,明明昨天的时候他身上还没有任何魔灵的波动,怎么今天,就变得这么强了?

    从方才他出手流动出来的魔灵波动来看,他的实力应当在自己之上才是,而且他的魔灵比自己雄厚了好几倍,绝对不是因为吃了什么天材地宝才强行将实力提上去的!

    可是,在短短的这么几天,他就从身受重伤,到达了如此的高度吗?这怎么了能,这简直不是人!

    灰长老倒是比巫蛮知道的多,看见息恒的实力便猜到了是怎么回事,当下便说道:“你融合了体内的极阴之气?”

    息恒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没有作声,可是也就是这样一眼,让灰长老明白了他猜对了。

    只不过飞烟不是·····

    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就说他们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易的被巫蛮抓住,原来是有备而来,而他也根本没想到,顾锦颜那个女人,竟然是魔神殿的人。

    想着前几天有人夜闯黑巫族废了巫蛮的事,灰长老便将这一切都串联了起来。

    看来那天夜闯的人,就是他们了!

    那那个飞烟,估计也是个假的,真正的飞烟,早就被他们给救了出去。

    “极阴之气?什么极阴之气?”巫蛮疑惑,他不知道灰长老究竟在说什么。

    灰长老瞥了他一眼,说道:“你父亲虽然是王族血脉,可是老族长却从来没有打算将族长之位传给他!就是因为,他体内没有这极阴之气!”

    巫蛮愣住,随即厉声道:“老头,你说什么!”

    灰长老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当年所发生的事,现在恐怕除了我以外,就没人知道真相了!”

    说完,心底又是一阵悔恨和黯然。

    息恒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就帮自己父亲说话,但是也没有打断他,毕竟他绝不容许,自己的父亲在死后,还被人扣上一顶不仁不义的帽子!

    “当年的族长夫人虽然诞下两个孩子,一个是你父亲,另一个就是魔巫族的族长,可是在魔巫族的王族血脉中,一直便有一个规定,不管族长夫人诞下几个麟儿,能登上族长之位的,只有一个!而那一个人,必定一出生便拥有极阴之气!虽然我并不知道,这极阴之气是什么东西,但是大抵也是族长人选的一个象征。”

    “而当年,恰好,这极阴之气便在现任族长身上发现了,于是你父亲极为不服,以至于产生怨恨,想要篡夺族长之位,不仅派杀手暗杀息恒的父亲,还想直接将老族长谋杀,幸好被族长发现,这才没有得手。”

    “后来,现任族长继位之后,本想不计较你父亲所做的一切,可是你父亲不但不知好歹,还变本加厉,想要加害于他,最后他忍无可忍,才将你父亲逐出了魔巫族!即便是这样,即便知道自己的放虎归山,可是族长性子仁厚,不愿意杀死自己的同胞兄弟,才会有了今日的惨祸!”

    一番话说完,巫蛮已是面色惨白,不住的摇着头:“不···不可能,父亲不是这样跟我说的!”

    灰长老冷笑一声:“不管事实怎样,你方才那句话是说对了,心怀不仁的人,是决计不会将自己不仁的一面说出来的,因为这就是包裹他肮脏内心的一块皮,如果这块皮被撕开了,那流露出来的,只是一片片腐烂的血肉!”

    听到这里,息恒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原来灰长老会说这样的话,完全是因为方才在帐子外便听见了他和巫蛮的谈话,也知道了害死自己女儿的凶手,就是眼前这个他一直奉为盟友的男人!

    “不···不····我不相信!”巫蛮抱着头,痛苦的大叫。

    他走上这一条路,完全是因为父亲临死前的遗愿,他想要帮父亲报仇,可是事实的真相却如此令人难以接受!

    巫蛮通红着双眼,他站起身,恶狠狠的看着息恒和灰长老道:“你们在骗我,我父亲不是这样的人!他不会骗我!不会!”

    “哼,冥顽不灵!”灰长老冷哼一声说道。

    “你闭嘴!”巫蛮手中拿起自己的沾着血迹的弯刀,猛的冲向了灰长老的方向,正准备一刀了结了他,可是一旁的息恒却冷笑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裆下了巫蛮的攻击。

    “砰——”弯刀被息恒打飞,插进了一旁的柱子上。

    息恒一脚踢过去,巫蛮被直接踢出了帐篷,倒地不起。

    息恒慢慢走到灰长老的面前,站定,眼眸深沉的看着他。

    灰长老不敢看他眼中的神色,只是苦笑一声:“很恨我吧?”

    息恒掀了掀嘴唇,道:“对你,我岂止是恨那般简单?”

    灰长老抖了抖,神情落寞:“也对,你确实恨透了我。”

    “知道真相了?”息恒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将他脸上的痛苦尽收眼底。

    心底冷笑一声,现在知道痛苦了,可是·····息恒抬头将眼中的泪给逼了回去。

    可是他们却再也回不来了!

    “知道了。”灰长老闭上眼,说道。

    “后悔吗?”息恒冷声道。

    灰长老心中一阵发苦和悔恨:“后悔又能怎么办?”

    “也是,像你这样的人,死后就应该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才是!”息恒怒道,一张俊脸已经不复原来的温和,而是一片狰狞!

    “杀了我吧!”灰长老平静的说道。

    自从他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就没想过还要活着,或许只有死,才能减轻一点他心中的罪孽吧,灰长老如是想到。

    “就这么杀了你,岂不是太便宜你了?”

    息恒冷笑一声,在灰长老惊恐的面目下,一道极阴极寒之气从他的手中散出,慢慢将灰长老的身体包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