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一般无二-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112章 一般无二

    顾锦颜也不傻,知道黑曜没有选择和尚野一起回魔界,便知道,要么她落在了神界,想去碰碰运气,要么就是在她之前回到神界处理好神界那摊烂摊子。

    顾锦颜心中升起一股暖流,不论时间过多久,黑曜总是这么护着她,像细雨绵绵飘洒,让人感受到那一份难得的温柔。

    “将魔界的事处理好之后,我们便去一趟神界。”顾锦颜说道。

    萧煜点了点头,他本就是这样想的,顾锦颜说的,他倒也明白。

    “你现在的灵力到什么境界了?”

    萧煜问道。

    说起这个,顾锦颜就一阵气闷,自从她凝聚了第二朵金花之后,便像是卡了壳儿一样的,怎么也无法把第三朵金花凝聚。

    “三花聚顶第二花。”顾锦颜如实答道。

    萧煜皱了皱眉:“以你现在的实力,是无法踏入神界的,不然上位界的灵力会直接撑爆你的身体。”

    顾锦颜从他怀中挣脱,一脸生无可恋的趴在紫金案几之上,郁闷道:“我也知道啊,可是自从突破第二花之后,这最后一花就怎么也凝聚不了,好几次都差点触碰到了那层壁垒,可是却怎么也突破不了。”

    萧煜抚了抚她柔顺黑亮的长发,凝声道:“修炼之途,本就不易,突破之路,更是艰难,切不可操之过急。”

    顾锦颜点点头:“这个我自然是明白的。”

    “我要闭关一个月,突破之后我才出来。”顾锦颜突然对着萧煜说道。

    萧煜一愣,随即点头:“如此也好。”

    “既然如此,这一个月内,小时他们就托付给你了。”顾锦颜笑眯眯道。

    萧煜:“……”

    “魔宫这般大,随他们如何,难道本主还能少了他们吃穿?”

    顾锦颜赶紧顺毛:“自然不是啦,你也知道小时的身份敏感,若是有人趁我不在欺负他怎么办?”

    萧煜挑眉,自然知道顾锦颜和炼药宫之间的纷争,就今天下午,他们不也废了炼药宫某一长老的孙子吗?

    “放心,在魔宫,不会出现这样的事。”萧煜说道。

    “炼药宫的事……”顾锦颜话还没问出来,萧煜便道:“琐事而已,不必费心。”

    顾锦颜点点头:“也对,等我出关之后,再去收拾他们。”

    “魔神掌练的怎么样?”萧煜不置可否,顾锦颜想的也正是他想的,炼药宫,似乎趁着他不在魔界的这段世界,暗地里做了不少事。

    “还不错。”顾锦颜扬眉道。

    “呵。”萧煜轻嗤一声。

    顾锦颜:“……”

    “怎么?不相信?”

    “这倒不是,魔神掌威力巨大,这么多年,我还从未见除了我以外有人修习的,你能修炼,实属奇怪,不过既然能修习,倒也看得出,你这入魔,和常人有所不同。”萧煜道。

    顾锦颜一愣,随即点头:“我身上的魔灵,似乎要比奚风和魔夜他们精纯一些。”

    “竟是这样,那也就不足为奇了。”萧煜道。

    “怎么说?”

    萧煜将手搭在她的手腕上,一股至精至纯的魔灵从萧煜的手中,随着她的筋脉流入全身,顾锦颜惊奇的发现,仅仅是萧煜的魔灵在她体内走了一圈,她似乎感受到了体内魔灵的汹涌澎湃,像是海浪的呼啸拍击海岸一般,萧煜这一手,似乎将她的魔灵带活了。

    “感受感受。”萧煜抽回手,说道。

    顾锦颜不明所以,但是也运行着魔灵在体内游走了一圈。

    “咦?”她惊讶道。

    “感受到了?”萧煜含笑。

    “我体内的魔灵……似乎被激活了一般。”顾锦颜不可思议道。

    萧煜点点头:“不算是激活,只能说产生了共鸣。”

    “共鸣?”顾锦颜不解。

    萧煜点点头道:“你的身体很奇怪,至少我从未见过有人可以像你一样拥有两种明显对立的灵力,而你体内的魔灵的精纯度,与我这个天生天养的魔神一般无二,所以,你才可以修习这本洪荒魔神掌。”

    顾锦颜眨了眨眼,她知道自己体内的魔灵要比奚风他们都要精纯些,可是她没想到,自己竟然和萧煜都能相媲美!

    这着实不让她不惊讶。

    “这是怎么回事?”顾锦颜疑惑道。

    萧煜摇摇头:“不清楚,不过,总归是好的。”

    顾锦颜一愣,随即点头:“也对。”

    不管事实如何,总归是她受了利。

    萧煜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眼底闪过一丝幽光:“阿锦,夜深了。”

    顾锦颜没看到萧煜眼中的狼光,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中肯的点了点头:“嗯,夜深了。”

    “那我们……是不是该就寝了!”

    萧煜一把揽住她的纤腰,薄唇咬上她的耳朵,轻声道。

    温热的气息撒在嫩白的耳垂上,霎时犹如胭脂一般好看。

    顾锦颜冷不丁的一抖,心中暗道不好,面上却丝毫不显。

    只见她十分冷静的松开萧煜钳在她腰上的手,站起身道:“夜确实深了,是该就寝了,不知道,我的寝宫在哪儿?”

    萧煜被撒开了手,微微挑眉,站起身:“莫不是阿锦以为,本主这寝殿,还睡不下你?”

    顾锦颜神色一僵,似是尴尬道:“没啊,我……我这不是怕挤着你吗?”

    话音一落,顾锦颜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这么大的魔神殿,十个她也不可能挤着萧煜啊,这不是给了萧煜借口吗?

    果然,萧煜立马顺着杆子往上爬,靠近她道:“没事,本主,不怕挤。”

    说完还没等顾锦颜反应过来,将她一把抱起,走进了一旁的内殿之中。

    将顾锦颜放上盘龙大床之后,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萧煜直接俯身,吻住了她那张红艳的小嘴。

    顾锦颜先是一僵,而后伸手抱住了萧煜精瘦的身子。

    萧煜直捣黄龙一般的深入,碾转,共舞,没过多久,顾锦颜一张小脸便红的似乎能滴出血来。

    萧煜微微撑起了自己的身子,眼神如炬,紧紧的看着他,那双眼中的深情,像是一块烧红了的铁块,压进了她的内心深处,让她感受到了一股喷薄的热意。

    顾锦颜的手不由得收紧。

    萧煜轻笑一声,看着她在他身下娇美的模样,心中便是一阵激荡,忍不住再次俯身,篡取她口中的甜美。

    一双手也忍不住攀了上去。

    顾锦颜微微抖了抖,却是将他抱的更紧。

    清冷的血光透过雕花的窗户落在房中的地上,折射出一圈圈斑驳的碎影,而那碎影之中,却清楚的透着两个交缠的身影。

    如鸳鸯交颈一般如胶似漆。

    ——

    华夏

    武灵山

    话说,自从半年前那一次大爆炸之后,整个武灵山就安分了许多,不管是四大家族也好,还是宗派也罢,都各自相安无事了几个月。

    而武灵山和华夏的通道,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被打开。

    据华夏政府所给出的解释,便是因为顾家的原因。

    虽然武灵山上的人,不知道顾家是什么时候和华夏政府接头的,但是也就因为这样,在顾家缺乏领导人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家族和宗派敢去找顾家的麻烦。

    而此时的顾家,无尘,无凡,无情,无痕几人聚首在此。

    其中自然也有周松,上宫锦寒,以及周浩然。

    几人正坐在顾家大厅。

    “尚野他们应该已经回去了。”无尘看了几人,说道。

    “你们……真的确定阿锦没有……”

    上宫锦寒眼中带着忧色,迟疑道。

    无尘摇摇头:“虽然我们不确定,可是黑曜的话也不是全无道理。”

    “那阿锦怎么还没有回来找我们?”周浩然急急忙忙问道。

    这时无痕却发出一声吭哧:“回来,哪有那么容易,黑曜和尚野还是因为有着神器,还有在雷音城城主的帮助下,才能够回去,魔后他们想要回来,大抵也不会是太容易的。”

    周浩然不说话了。

    “对了,武灵山和华夏是怎么回事?”这时,周松便说话了。

    对于他来说,顾锦颜这三个字在他心中已经划下了最深的一刀,为了避免那种蚀骨的疼痛,他选择将这个名字暂时深埋,直到她回来。

    而华夏和武灵山的通道问题,也不过是在几天前才打开的,是以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是因为时间的推迟,无尘他们今天才到达武灵山。

    此时听到周松这样问了,无痕才将a城的事情说出。

    一时间,大家都有些沉默。

    “一整城的人都……这是怎样恐怖的力量。”上宫锦寒喃喃道。

    无痕皱了皱眉:“此人的手段实在太过阴刁,将全城人的魂魄抽出,利用阵法将他们束缚在内,也不知道背后究竟是什么样的阴谋。”

    “不管他们有什么阴谋,我们都得撑到魔主他们回来才是。”

    无凡凝重道。

    几人都点了点头。

    “最近b市又发生暴动了。”一旁刚拿出手机的无痕突然道。

    几人神色一禀:“什么情况?”

    “自相残杀。”无情冷着一张脸道。

    最近华夏的城市都不太平,暴动时有发生,政府却控制不住,而那些民众却像是疯了一般的,见到人就打,看到东西就砸,最先出现暴动的z城下的一个小镇,几乎快要变成了废墟。

    政府人员只能出动武警控制。

    可是这些人也都是奇了怪,只在晚上发生暴动,而且不限时间和地点,令人简直防不胜防。

    “他们这样,倒像是犯了病。”

    周浩然瞥了一眼内容,说道。

    无痕挑了眉看他:“你看出什么了?”

    周浩然指着手机屏幕上的一个高清图片道:“你看这人,面色狰狞,双目赤红,偏偏脸色发灰发白,若是正常人,怎么会露出如此表情,即便是在怒极,也定然不会出现如此可怕的神色,所以,看着倒像是犯了什么病一般。”

    而周浩然的话音刚落,无痕几人便互相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凝重之色。

    华夏现在本就是多事之秋,而在这个时间段,各大城市都相继出现了暴乱,虽然现在还在可控范围内,可终究还是令人起疑。

    没有目的,也没有任何征兆,每当月亮升起,天空变暗的那一刻,在城市的角落之中,总会上演这样一幕幕惨烈的一幕。

    最先还没有人伤亡,可是最后暴动的人越来越多,渐渐的也就出现了伤亡。

    无痕放下手机:“这事,确实很奇怪。”

    “怎么?有兴趣?”无尘说道。

    “这些人也太过奇怪了些,而且这暴动……着实来的诡异,不是吗?”

    无痕反问道。

    “嗯,是挺诡异的。”无尘中肯的点点头。

    “我想,我们或许可以调查调查这件事情,反正有花老的帮助,我们应该会轻松很多。”无痕摸了摸下巴,说道。

    “你们觉得呢?”无尘问着其他几人。

    几人耸了耸肩:“随意。”

    这件事就这么拍板了。

    不过无痕现在或许还没有意识到,这场突如其来的暴动,实际牵连着许多隐秘的事情,而这些事情,也跟华夏的生死存亡,息息相关。

    “你们几个人都有各自的家族要管,这件事就交给我们吧。”无尘看着周松几人道。

    几人点点头,没有推辞,他们确实有很多事情,就连今日会面,也是他们挤出来的。

    几人短暂的会面之后,无尘四人便下山离开。

    唯有周松几人,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你们说,阿锦她……究竟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周浩然看了看庭院中明媚的阳光,叹了口气道。

    上宫锦寒眸光闪了闪:“不论她什么时候回来,我们,总归是要等她的。”

    周浩然笑笑,站起身:“没错,总归是要等她的,现如今,又何必纠结这么多,本家主还是去炼我的药去吧。”

    说完便大步离开。

    一阵风出来,吹散了他的低喃。

    “要多炼些,不然以后怕是不够用了。”

    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处,周松看着上宫锦寒:“上宫家主还有话说?”

    上宫锦寒挑了挑眉,站起身,转身离去,他道:“你我心思一般无二,自然是无话的。”

    周松眼神闪了闪,故而低下头,似是惆怅似是苦涩。

    “一般无二吗?”

    ------题外话------

    阿锦:今日可算是喝到浓汤了~

    萧煜:光喝汤怎么够,本主要吃肉!

    阿锦:急什么,早晚会吃到的。

    顾锦颜:你们再说什么?

    ……

    阿锦:你老公想吃肉了!

    妹儿们想吃肉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