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炼药宫宫主-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118章 炼药宫宫主

    连符临都说时仓在炼药宫的日子不好过,顾锦颜想,那时候,爷爷的生活,必定是十分艰难的。

    “虽然,时仓的日子是难过了些,可是炼药宫起先并没有对其下死手,后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时仓便被扣上了偷取《药典》的罪名,被炼药宫逐出宫门,山里追杀。”符临说道。

    “我专门调查了当时在时仓身边的人,发现所有的人,都已经被灭口,可是,这个时候,一个人找上了我。”符临缓缓道。

    “什么人?”顾锦颜坐直了身体,冷声问道。

    “一个洒水的老嬷嬷!”

    符临回答。

    “老嬷嬷?”顾锦颜皱眉。

    “没错,就是这个老嬷嬷。”符临道:“她是最证明当年事情真相的人。”符临将调查过的事情告诉了他。

    “那老嬷嬷曾经是时仓的相好,只不过……只是**关系的相好,时仓出事那天,她正好在时仓房间里等着他回来,据她所说,时仓当时回来的很晚,而且神色仓皇,手中似乎还抱着什么东西,她不过是想要碰一下,就被时仓给呵斥了。”

    “时仓当天晚上便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时仓让她赶紧回去,以后不要透露自己和他的关系,免得招来杀身之祸,那老嬷嬷当时吓坏了,问他为什么,时仓言语闪躲,只是说自己知道了宫主的把柄,被宫主知道了,所知宫主想要杀了他,为了活命,他只能离开。”

    “时仓怎么都没有告诉那老嬷嬷他手中的东西,可是……他却不知道,无论自己怎么藏,那书本低下那两个‘神掌’二字还是被他看见了。”

    “后来,时仓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而炼药宫,也一直没有放弃追杀他的计划。”

    符临一口气说完,咳了咳道:“就是这样。”

    小时早已经是满脸泪痕。

    顾锦颜却是面色沉冷。

    “爷爷就是因为发现了炼药宫宫主拓印了洪荒魔神掌,所以才会被逐出炼药宫的吧。”

    符临顿了顿,才点了点头道:“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因为这个。”

    “轰!”

    顾锦颜身上顿时涌出一股煞气来。

    “炼药宫,呵。”

    她冷笑一声,唇齿辗转之间,满是杀意。

    萧煜按住她的肩膀,薄唇擦过她的耳尖轻声道:“稍安勿躁。”

    顾锦颜忍住内心高涨的怒意。

    “现在没有证据,就算拿下他们又能如何?”魔夜站出来说道。

    此话一出,小时眼中的光顿时熄灭了下去。

    没错,没有证据,他们如何能证明当初的事皆因宫主一人所起?

    “呵,没有证据?那我们就给他制造一些证据出来。”顾锦颜眼中厉光一闪,说道。

    “你想怎么做?”萧煜挑眉道。

    “要想将当年的旧事翻出来可没有那么简单,所以我们必须得有一个由头。”顾锦颜眯了眯眼睛,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计划。

    “哦?看来阿锦心中已经有主意了?”萧煜挽起唇,笑道。

    顾锦颜颔首,不置可否。

    “今儿不还有人看我不顺眼吗?那我就给他这个机会。”顾锦颜笑了。

    “第一步,我就先拿那个青长老开刀!”顾锦颜眼中闪过一道厉光。

    萧煜眯了眯眼,似乎想到了什么。

    看来这样丫头,是等不及想要把自己给推出去了。

    “符临。”顾锦颜说道。

    符临一愣,随即拱手:“魔后?”

    “我没猜错的话,炼药宫的青长老现在应该满大街的找废了他孙子的人吧。”顾锦颜冷笑,脸上挂着的,是艳丽的笑容,像是黑暗中开出的茶靡之花。

    符临不解的看着她,点了点头:“没错,青长老的孙子被废,所以这一月以来,一直在寻找废了他孙子的人,最近听说,已经有了些眉目。”

    “哦?”顾锦颜挽起唇。

    “有了眉目?那倒不用我费尽心思去引导他了,你去做些手脚,让他查到我身上。”

    顾锦颜说道。

    符临一愣,看着她脸上瑰丽的笑容,心中一个念头突然闪过。

    “难道……”符临睁大了双眼。

    心中砰砰直跳。

    顾锦颜看着他,眨了眨眼,而后点了点头:“就是你想的那样。”

    “嘶——”符临心中顿时倒吸一口凉气,看着顾锦颜的神色也越发恭敬起来。

    没想到这位看起来温温柔柔的魔后,动起手来,残忍度和他们魔主一个段位的啊。

    可是想到了这些,对于顾锦颜所说的话,道:“您让我去引导青长老查到您的身上,以青长老睚眦必报的性子,必然会对您不利。”

    顾锦颜却无所谓的摆摆手道:“无碍,我还怕他不找我麻烦呢。”

    顾锦颜冷笑道。

    “可是……”符临还想说什么,便被萧煜打断。

    “照阿锦说的做。”

    老子的媳妇儿,老子还保护不了吗?需要你来担心?

    萧煜心中哼哼道。

    看着符临的目光也愈发不善起来。

    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可是那眼中的意思却让符临看的明明白白。

    符临暗自委屈,却不敢说些什么。

    “是,属下这就去办。”符临瘪着嘴道。

    “哦对了,记得……别暴露了我的身份。”顾锦颜笑道。

    “是!”说完,符临便离开了。

    “为什么还要隐藏身份?”魔夜站出来道。

    顾锦颜翻了个白眼:“如果被他知道我和萧煜的关系,你以为他会很快动手吗?”

    魔夜一噎,这倒也是,顾锦颜的身份一旦爆出来,就算给那什么青长老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而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不想再跟他们玩儿猫捉老鼠的游戏,最好一击必杀!”

    顾锦颜冷声道。

    “突然想起不是还有个什么紫幽?我倒是要去会会她。”顾锦颜挽起唇,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萧煜脸一黑:“会她作甚么?她算个什么东西,也配的你去见她?”

    顾锦颜道:“啧,你可别小看了女人啊,这女人的妒忌心,可是一点儿都不比妖魔鬼怪弱。”

    “我去刺激刺激她,说不定那女人脑子一抽,就忍不住了呢?到时候顺藤摸瓜~哼。”顾锦颜冷哼一声道。

    萧煜皱眉,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时间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宗桓手脚筋已经被接上,虽然不能够作甚么,至少可以轻微的动动,这一认知,让宗桓险些热泪盈眶。

    只有感受过黑暗的恐怖,才会知道阳光究竟有多重要。

    宗桓现在,大抵就是这样的感觉。

    只不过他的双眼。

    宗桓身体一僵,不过想到前些天他爷爷信誓旦旦的话,才放下心来,既然爷爷说,可以帮他,难道他就一定能做到。

    他现在,也只能等。

    而宗桓的爷爷,宗青,现在正在炼药宫的神秘宫主的寝殿之中。

    青烟袅袅,从铜色的香炉之中冉冉升起,珊瑚红的竹帘被一双纤细的手摊开,铺着汉白暖玉的地砖上,一双黑色的锦鞋落下。

    青长老坐在青丝楠木所制的椅子上,半眯着眼,手中端着一盏青烟色的茶杯,泛着茶叶清香的烟雾从杯中飘出,弥漫在整个大厅之中。

    “上好的碧海潮,呵,果真是好享受。”

    青长老眯着眼,似乎是沉醉在这香气之中。

    可是也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双被苍老的眼皮遮盖住的眼底,隐藏的是怎样的一双贪婪眼眸。

    将手中的茶杯放下之后,青长老扫视着大厅之中的格局呵摆设,眼中一抹厉光闪过。

    双手握拳,似是不甘,又似是势在必得。

    “呵。”一声嘲讽的笑。

    青长老顿时松开了手,连忙起身,看着来人。

    “宫主。”他弯腰拱手道。

    来人微微颔首,没有说话,从他身边径直走向了主位。

    青长老眼中闪过一丝愤恨,面上确实不显。

    他站起身,坐下,一双精亮的眸子看着来人。

    炼药宫宫主——药喑

    他似乎永远都不会老,还是那么年轻俊美。

    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乌黑色的发中隐隐有些墨绿的发丝,深黑色的瞳孔竟泛起微微深紫色,显得更加深邃。

    明明如此俊郎,可是那脸上常年泛着的冷意,却让他犹如在万年寒冰之中冻了几千年,浑身都散发着令人不敢靠近的冰冷。

    看着那双微微泛紫的眸子,青长老竟有片刻的失神。

    药喑冷然道:“何事?”

    他话语简洁,说出的话却像是被冻成冰渣子一般,而后被大力的拍到青长老苍老的脸颊上。

    青长老不知怎的脸颊一疼,看着那双眸子和冰冷的脸,心中就忍不住的发怵,可是想到自己的孙子,青长老心一横,笑道:“想必宫主也知道本长老的孙儿,宗桓被人害瞎了双眼的事情了吧。”

    药喑微微颔首:“有耳闻。”

    青长老顿时笑了:“宗桓身上的筋脉对本长老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可是难就难在这双眼睛,即便本长老有通天的本事,也是无法让一双被戳瞎了的双眼重见光明。”

    听得这话,药喑冷漠的眸子才正眼看向他。

    那双黑瞳中晕染的点点暗紫,似乎化为了道道剑光,毫不留情的射进青长老的心脏。

    青长老心脏猛的抽疼,整个人不由得弓起了身子,他皱眉,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今日怎么如此奇怪?

    直起身子抬起头,注视着主位上坐着的男人。

    药喑缓缓道:“你想要什么?”

    青长老笑了,很得意,他道:“我听闻,宫主前些日子,让少主去洛尔城参加了星光拍卖场的拍卖会……”

    青长老没有看到,在他说出拍卖会这三个字的时候,药喑那一瞬间变得无比阴冷暴戾的眸子,就像是一个完美的镜子,突然被狠狠的划上了一道碎痕,显得格外的诡异。

    可是青长老没有发现,他正洋洋得意的说着自己的目的。

    “听说,在那场拍卖会上,宫主以重金拍下了一株名为断生草的仙草?”

    青长老弯起嘴角,邪恶的笑了。

    药喑的眼神越来越阴沉,青长老的心中虽然有些发怵,可是想着自己手中握着的把柄,便有恃无恐起来。

    “不知宫主可否忍痛割爱,将这仙草赠与本长老?”青长老笑道。

    他知道药喑此时应当是极其愤怒的,可是这跟他有什么关系,他的手中,可是握着他最致命的把柄,如果他将这个把柄交给魔主,呵,别说是炼药宫宫主了,就是整个魔界,也容不下他!

    药喑冷笑一声:“本宫主当你打的什么主意,原来竟是想要断生草,你以为,以你的炼药等级,能炼化这等仙草吗?”

    药喑说的话十分不客气,青长老顿时脸色一青一白,青白交错,煞是难看。

    鼻中重重的哼了一声:“这就不牢宫主费心了,只要宫主将仙草给本长老,本长老自然有办法炼化他,复原我孙儿的眼睛!”

    青长老双手紧握成拳,他就这么一个孙儿,所以这断生草,他势在必得!

    药喑站起身,巨大的气场压的青长老突然喘不过气,他眼神惊惧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似乎有些震惊于他的实力。

    “你……”他伸出食指,颤抖的指着药喑。

    药喑慢慢走下台阶,每一步,都像是踏在青长老的心上,痛的他大汗淋漓。

    他走到离他只有几步的距离停了下来,冷眼看他,像是看一具没有起伏的尸体一般。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本座面前摆架子?”

    青长老似乎不能呼吸,脸色涨得通红。

    他嘴角溢出鲜血,一字一句道:“你若是杀了本长老,你所做的,就会传遍整个魔族,传到魔族最高统治者的耳中,到时候……呵……本长老……看你……要如何……”

    青长老脸色清白,眼皮上翻,似乎下一刻就要窒息而死。

    “哼。”药喑冷哼一声。

    “咳了咳……咳咳……”青长老顿时大声喘息。

    刚才那一瞬间,青长老觉得,自己真的就会这么死了。

    还好,还好他还有忌惮。

    青长老松了一口气,才冷笑道:“怎么?怕了?”

    药喑神色阴冷:“你以为你能威胁到本座!”

    青长老也不弱:“能还是不能,宫主你的心里,可比我清楚的太多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