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把柄-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119章 把柄

    危险的气氛在两人之中流转开来。

    药喑的实力不是青长老这个一直醉心炼药术的炼药大师所能比拟的,是以,两人的对峙没有多久,青长老的脸上便大汗淋漓。

    可是为了自己的孙子,他毫不示弱。

    虽然青长老不是什么好人,可是对自己的孙子宗桓,那是掏心窝子一般的疼着,所以即便知道现在还不是跟药喑撕破脸的最佳时机,为了自己的孙子,他别无选择。

    半晌,药喑蹙了蹙眉,似是嘲弄:“本座倒不知道,你究竟有何依仗,敢跟本座提这样的条件。”

    药喑冰冷的挽起唇,把玩着自己修长的手指,似有所指道:“这千万年来,你还真是第一个,敢跟本座如此说话的人。”

    青长老神色一变。

    千万年?

    他……他已经活了千万年?

    青长老不由得倒退两步,他竟然不知道,炼药宫的宫主,竟然还有这等来头?

    一抹惧意从他眼底闪过,心中陡然升起了一股后悔。

    他不禁在想,自己如此过早的暴露自己,究竟是对还是错?

    可是现在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已经暴露了自己,就无法再藏身下去了,虽然……以他的实力,不是他的对手,可是他就不信,在这魔宫之中,没有他不怕的人!

    见他沉默,药喑冷笑:“怎么?知道本座的身份,怕了?”

    青长老哼哼了两声:“哼,你既然敢隐藏真实身份坐上了炼药宫的宫主,那必然在这魔宫之中,有让你忌惮的人,你说……如果魔主知道,他的炼药宫宫主,竟然如此的神秘,来历不明,难道宫主……你觉得,魔主会放任一个他掌控不了的人,待在魔宫之中吗?”

    药喑脸色一变,黑瞳之中的紫意淡淡放大,浓郁的杀意从他眼中蕴发。

    他虽不惧青长老,可是萧煜,若不是难道容易对付的。

    他隐藏在炼药宫这么多年,就是为了这一天,而现在断生草拿到了,他不能就这样功亏一篑!

    “怎么样?这断生草,你究竟是给还是不给?”青长老得道。

    “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如果你有本事就去向魔主告发本座,本座倒要看看,最终阴沟里翻船的,是你还是本座?”药喑冷笑道,话语中的笃定让青长老有些投鼠忌器。

    半晌,他才道:“好,就算这个威胁不到你,可是你潜入伏魔殿盗取洪荒魔神掌的事情,本长老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轰!”药喑身上浓厚的杀气顿时爆发,整个大厅之中,都弥漫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那股杀气似乎有了实质,犹如一只血色大手,死死的扼住了青长老的咽喉。

    而药喑眼中的杀意,让青长老感觉,自己下一瞬就会被药喑给撕碎!

    恐惧,从青长老的心中爬到了他的双眸之中。

    他脸色变得青紫,死亡的感觉流遍了他的五脏六腑。

    “你……你若是……杀了我……你做的事……很快……就会被……爆出来!”

    青长老艰难的说出这句话。

    空气中的杀意顿时烟消云散。

    青长老顿时大口的喘息。

    从来没觉得空气是如此的新鲜和重要。

    “呵……”青长老嗤笑一声。

    “本长老说了,若是没有依仗,本长老怎么敢来和宫主谈条件呢?”

    药喑走回自己的位置,甩飞的袖袍证明了他现在的怒气。

    “你是怎么知道的?”

    药喑眯了眯眼,冷声道。

    这件事,除了当年被逐出炼药宫的时仓以外,在没人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

    尽管药喑很想杀了他,可是这个把柄对他来说,的确是致命的,而现在,他还不想死。

    至少,现在不能。

    “很好奇对吗?”青长老笑道。

    “没错,你是有些本事,即便是当初的十二魔将那般排查,都没查到你的头上,可是你怎么也没想到,那天晚上你从伏魔殿出来的时候,本长老正巧经过那里,你的举动被本长老全部收在眼底。”

    青长老说道。

    “当然,当时本长老只是觉得有些奇怪,并没有想太多,后来,本长老才听说伏魔殿被盗之事。”

    “所以……你怀疑本座?”药喑说道。

    “可是当初可没有传出魔神掌被盗一事,你又是如何知晓?”既然青长老已经知道了,药喑也就没打算再隐藏什么。

    “当然不是,你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可是后来我本长老越想越不对劲,伏魔殿丢失的只有几株药草,你身为炼药宫宫主,什么药材得不到,还非要去炼药宫偷?所以本长老便产生了怀疑之情。”

    药喑静静的听着。

    “没过几天,本长老便趁用拿药的借口进入伏魔殿,上了伏魔殿的顶层,才在上面发现了拓印药水的印记,结合之前所想,本长老才知道你的最终目的。”青长老得意道。

    “不过,本长老还是有一事不明。”青长老说道。

    药喑颔首。

    青长老探究着看着他:“魔族的人都知道,魔主乃是天生天养的魔神,是我们魔族唯一的神,他的功法,可不是平常人都能修习的了的,若非如此,魔主也不会将之编写,放进伏魔殿之中,如果不是信心十足,又怎么会如此草率?本长老实在想不通,你盗取魔神掌的意义何在?”

    这才是青长老最为疑惑的地方,如果魔神掌谁都能够修习的话,那恐怕来伏魔殿的人,都快如过江之鲫,多不胜数了,魔界,恐怕也是一片动乱。

    而药喑去偷一本无法修习的功法,这倒是令他奇怪。

    药喑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道:“这便是你的依仗吗?”

    青长老哼了一声:“怎么?宫主不怕?”

    “不不不。”药喑道:“本座自然是怕的。”

    “毕竟如果青长老在魔主面前多嘴一句,本座在这炼药宫必定待不下去了。”

    “既然如此,宫主不防好好考虑本长老所说提的要求?”青长老得意道。

    “既然如此,本座似乎没有别的选择?”药喑眼中闪过一丝阴冷的光,说道。

    青长老毫不知情,只是得意道:“本长老只要断生草救我的孙儿,只要宫主将断生草交于本长老,本长老一定会为宫主守口如**,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

    药喑站起身:“既然这样,那本座别无选择了。”

    青长老很得意。

    “只不过……”药喑突然道。

    “什么?”青长老被药喑吓的一惊一乍,深怕有什么问题。

    “那断生草即是仙草,可同时也是毒草,若是不将其中的毒给提炼出来,恐怕会有大问题。”药喑说道。

    青长老皱眉道:“这就不牢宫主费心了,本长老自会处理。”

    “是吗?不是本座不相信长老的实力,实在是自从将断生草拍回之后,本座便一直在为清除毒性做努力,可是到现在,却没有一点头绪。”药喑道。

    这话就差没说,以本座的炼药之术,都没能将其中的毒物提炼出来,你区区一个大师级的炼药师,能有什么本事?

    果不其然,青长老犹豫了。

    虽然说,这断生草对他有用,可是这其中的毒素没有清除,那就是毒药,他可不想,自己的孙子用了这东西,一命呜呼。

    “宫主想如何?”青长老问道。

    既然他会这么说,就一定会有别的条件。

    果不其然,药喑清冷一笑:“现在你知道了本座的把柄,本座手上也握住了你最想要的东西,要说我们俩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也不为过,本座自然不会拿自己开玩笑。”

    青长老得意极了,炼药宫宫主又怎么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又怎么样,还不是任由他摆布。

    青长老甚至在想,自己以后可以长期的使用这个把柄,不怕他不服从。

    药喑将宗青的想法看在眼里,不屑的冷笑一声。

    今日你且得意罢,反正……也得意不了多久了。

    “不如,这断生草暂时放在本座这里,待本座将上面的毒性清除,差人送至长老宫中如何?”

    药喑道。

    青长老留了一抹谨慎,问道:“宫主莫不是为了拖延时间,编了个谎言来诓骗本长老?”

    “非也,长老多虑了,本座的把柄在长老手上,又怎么会编出长老来诓骗长老呢?”药喑倒了一杯香茗,微微一抿,泛着暗紫色光芒的眸子倒映在茶水之中,杀意,一闪而过。

    “这倒也是。”青长老点点头。

    自己握着他如此大的把柄,不怕他不听话。

    “如此这样也行,只不过这解毒的日子,也应该有个期限才对吧?不然,若是宫主十天半个月都解不了毒,那本长老岂不是得不偿失?”青长老道。

    “那长老以为如何?”

    药喑放下茶杯,淡漠道。

    “三天!”青长老伸出三根手指,摇了摇,说道。

    药喑沉默了半晌,才点点头:“好。”

    “三日为期,本长老亲自来取,还望宫主,备好东西才是。”青长老笑道。

    “自然。”药喑道。

    “既然这样,本长老便告退了。”青长老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十分得意的离开。

    药喑看着他大步离开的身影,嘴角挽起了一抹邪恶的弧度,造孽般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可是那大厅之中突然碎裂的杯子桌子等物事,让人知道,他的内心并不像他脸上表现的那般平静。

    药喑靠在椅子上,眼眸深沉。

    他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被这样的蝼蚁威胁。

    可是……想着那个男人,药喑皱了皱眉,站起身。

    离开已经一片狼藉的大厅。

    有些苍白的嘴唇微微阖动。

    “时机未到。”

    青长老离开之后,心情十分美妙,他迫不及待的想去告诉自己最疼爱的孙儿,他的眼睛有办法了,而他的爷爷,今日掌控了炼药宫宫主,明日,就可以掌握整个炼药宫!

    怀揣着这样的想法,宗青脚步十分轻快的往宗桓的寝殿走去。

    可是在半路上,却碰到了自己的孙女,紫幽。

    对于紫幽这个孙女,他并不看重,毕竟只是一个小妾生的,身份卑微,不过好在,这个孙女有一副绝美的容貌,才会被他送上赤级魔女的位置,如果能够得魔主的青睐倒也好,以后也能为他的大业帮上一些。

    是以,对于紫幽,宗青虽说不是十分疼爱,却也多存了一些心思在那边。

    而此时看着原本端庄的孙女一脸怒气,宗青不由得好奇,走过去道:“紫儿。”

    紫幽想着刚才看到的一幕,就浑身冒着怒气。

    那个女人!竟然让魔主让她一直蹲着,还有那个男的,竟然就这么让她一直蹲着,直到现在,她的两条腿还隐隐酸痛,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给的。

    正想着,耳中传来青长老的声音。

    定睛一看,便发现青长老向她迎面走来。

    紫幽连忙行礼道:“爷爷。”

    青长老点点头,指着她问:“你这是怎么回事?如此不注重仪态,这不是让人看本长老的笑话吗?”

    紫幽一惊,行礼道:“爷爷恕罪,实在是紫幽气狠了,才会一时间……乱了方寸。”

    “哦?”青长老眉眼一动。

    虽说紫幽是个庶女,可是谁不直到她是他宗青的孙女,在这魔宫,竟然还能有人给她气受?

    “怎么回事?”宗青问道。

    当下,紫幽便将方才发生的事告诉了宗青,当然,其中不乏有添油加醋的桥段。

    宗青却是皱眉深思:“你说……魔主身边有一个女人,魔主对她,还举止亲近?”

    “没错,爷爷,孙女瞧着,魔主心中是有那个女人的。”紫幽恨恨道。

    她眼睛不瞎,萧煜对那个女人说话的时候,眼中的温柔都快要将人溺毙。

    她十分嫉妒!

    “这个女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宗青问道。

    紫幽摇摇头:“不清楚,但是她今日是从魔灵宫出来的。”

    “魔灵宫?那可是魔主修炼的地方。”宗青沉凝道。

    “爷爷,你说……魔主……魔主会不会娶那个女人?我……我看见魔主直接将那个女人抱回了魔神殿。”紫幽慌张道。

    “当真?”宗青脸色一变。

    紫幽点点头。

    宗青神色莫名,半晌,他才道:“你先回去,别轻举妄动,剩下的,交给本长老。”

    紫幽心神不宁的点点头,她拉住宗青的衣袖,哭诉道:“爷爷,你一定要帮帮紫儿。”

    宗青点点头,拉开她的手:“放心罢。”

    说完便离开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