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灭门-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122章 灭门

    今日本是个晴空万里的好日子,可是紫幽却莫名觉得有些冷意。

    那种从骨子中透出来的冷意,让她整个人都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战。

    身后站着的婢女有些担心的看着她,道:“小姐……”

    紫幽没有回答,只是眼神阴鸷。

    半晌,她才微微低下头,冷笑:“既然你无情,那也别怪我无义!”

    抬起头,又恢复了平常的模样。

    “走!”

    紫幽冷声道。

    身后的婢女直觉的知道自家的小姐似乎有些奇怪,可是却也具体说不上来。

    魔神殿

    “那老东西果然没忍住。”

    符临眉飞色舞的对着顾锦颜说道。

    顾锦颜笑了一声:“看来,我是猜的没错了?”

    “可不是。”符临点点头。

    “那老头儿对自己的孙子是真好,竟然真的跟炼药宫宫主干起来了。”

    “昨日,他去炼药宫宫主的宫殿,也不知道说了什么,最后一脸得意的出来了。”

    符临说道。

    “得意?看来他是心想事成了?”顾锦颜挑挑眉,道。

    “应当是的。”符临道。

    一边坐着的萧煜看着顾锦颜好心情的模样,不由得开口说话:“那东西高兴太早了,炼药宫宫主,可不是个简单的人。”

    “怎么?你知道?”顾锦颜挑眉看他。

    萧煜无辜:“这魔神殿有什么是本主不知道的?虽然这么些年本主都在当甩手掌柜,可是不至于连自己属下是个什么性子都不知道吧。”

    “那倒也是。”顾锦颜中肯的点点头。

    “那你说,这炼药宫宫主是个什么性子?”

    “心狠手辣,神秘莫测。”萧煜只给出这八个字的评价,可是足够顾锦颜深思了。

    “心狠手辣,神秘莫测,啧啧啧,看来你对这炼药宫宫主评价还挺高的?”顾锦颜轻笑道。

    “评价谈不上,只不过是就事论事,就人论人罢了。”萧煜故作高深。

    顾锦颜嗤了他一声。

    “既然这人如此心狠手辣神秘莫测的,你还敢将他就在魔宫之中?不怕哪天,你的卧榻之上,被其他人给睡了?”顾锦颜笑眯眯道。

    萧煜脸一僵,这说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邪肆道:“别人有没有睡过本主的卧榻本主不知道,但是本主知道,除了本主以外,就只有你睡过了。”

    顾锦颜嘴角抽了抽,无视下方符临笑的快要抽筋的嘴,狠狠瞪了萧煜一眼。

    萧煜无辜的摸了摸鼻子。

    “咳,那什么,既然这炼药宫宫主这般神秘,又怎么会容许青长老一个老头儿爬到他头上,你们说,他后续会做些什么?”顾锦颜凤眸之中闪着精光。

    那模样,哪里有半分不解的样子,分明是已经猜到,却偏偏要问出来。

    符临摸不着头脑,虽然他也有些怀疑,可是总觉得炼药宫宫主应该不至于这么明目张胆。

    可是萧煜却不这么想,药喑这个人,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只不过现在,他可没这心思,去给他们解惑。

    只是高深莫测道:“耐心等着罢,今晚,或许会有一场好戏。”

    顾锦颜淡笑不语,符临则是一脸茫然。

    夜渐渐深沉下来,天边的繁星如同粒粒的碎钻,镶嵌在黑盘似的天空。

    月黑风高夜,杀人正好时!

    “噗嗤——”

    利刃刺入**的声音,在月夜下显得尤为清晰。

    热烫的鲜血洒在石灰地上,红的刺人。

    杀戮,悄无声息的进行着。

    房中,宗桓因为兴奋的睡不着觉,今日白天的时候,爷爷告诉他,他的眼睛已经有救了,这让他十分兴奋,在爷爷的治疗下,他的双手双脚已经有了些许的知觉,这样的认知,让他忍不住心中兴奋。

    正高兴着,屋中突然传来了一声细微的“噗嗤——”声,而后便是一个东西倒地的声音。

    宗桓一惊,不知为何心中陡然升起了一股不安。

    他艰难的撑着身子,不安的问:“谁?是谁?”

    屋中没有人回答他。

    宗桓慌了:“阿若!阿若!你去哪儿了!”

    双手无助的在床上摸索着。

    “扑通”一声,整个人不小心摔在了床下。

    黑影现在他面前,扬起手中的弯刀,淬亮的弯刀划过他的双眼,将那双冷漠的眼睛应在弯刀上,无端为这月夜增添了几分寒意。

    “噗嗤——”

    弯刀猛然划下,鲜血喷溅开来,为那纯白的窗幔,染上了一抹鲜红。

    影子消失。

    而此时,在宗青的寝宫之中,也同样上演着这样一幕。

    鲜血染红了宗青的宫殿。

    宗青已经断了一臂,整个人狼狈的倒在地上痛呼。

    黑衣人的眼神,依旧冷的令人心寒。

    “是药喑!是不是他!”

    宗青恨声道。

    “难道他就不怕,本长老将他的丑事全都抖落出去吗?”

    “啊!”

    黑衣人冷笑一声:“恐怕,你没这个机会了。”

    熟悉的音色一出,宗青整个人一愣。

    “药喑!”

    “没错,是本座。”药喑将脸上的面巾揭下,露出了那张惊为天人的容颜。

    宗青的眼神变得阴狠,若是眼神能够杀人,药喑此时定然是千疮百孔!

    可是药喑毫不介意。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中的不屑和漠视像是看一条臭虫,宗青的脸一瞬间涨得通红,不知是痛的,还是气的。

    “你就不怕……”

    “不怕什么?不怕你你把本座的事抖出来吗?”

    药喑冷漠的笑道。

    “没错,你还真说对了,本座……还真不怕。”

    “你说,如果本座将和你有关系的人,全都杀光,到时候,还有谁……会说出去呢?”

    药喑嘴角噙着笑,眼神却溢满了杀气。

    “轰!”

    宗青的双眼一瞬间瞪得老大,红色弥漫上了他整个眼眶。

    “嗬嗬嗬——”他长大了嘴,发出了抽风车的声音。

    “桓儿……桓儿……”

    “桓儿?呵,现在他们也应该回来了吧,放心,很快就会让你见你最爱的孙子了。”

    药喑邪魅的笑笑。

    而这笑在宗青的眼睛中,却是十分可怕。

    “你……你……”他用完好的手臂指着他。

    “唰——”一道血光闪过。

    “啊!”宗青的手臂被甩了出去。

    竟是连这一只完好的手臂也被药喑斩下。

    “怎么?不甘?”药喑道。

    宗青说不出话来。

    “在你威胁本座的那一刻,你应该就知道,自己会有这么一天!”药喑阴沉着脸,说道。

    “或许,你以为本座真的被你拿捏住了,你才会这般有恃无恐?呵,如果你真的这么想,本座只能告诉你,你真是太天真了。”

    “这世间,能威胁到本座的,不过尔尔,而你,绝对不会是其中一个。”药喑邪肆的说道。

    “哐当——”

    门被推开,药喑挑挑眉。

    “来了。”

    一个黑衣人走了过来,单膝跪下:“主子。”

    “将东西拿出来,给我们青长老看看。”

    药喑嘴角噙着笑,说道。

    “是!”黑衣人站起身,将手中的黑色袋子扔在了他面前。

    袋子被打开,从里面滚出来一个囫囵的东西。

    一地的鲜血。

    竟是个人头。

    看到这个人头,宗青的脸色瞬间变了。

    “啊啊啊啊啊!”

    “桓儿!”

    他痛心又疯狂的叫到。

    地上那个人头,不是他的桓儿,又是谁。

    宗桓的脸上弥漫着惊恐之色,明显是死前经受了很大的惊吓。

    也对,他眼睛瞎了,什么都看不见,当时一定很害怕。

    宗青的双眼顿时变得浑浊,泪水从他的眼眶中滑落,最终落在了宗桓那睁的大大的血肉模糊的眼眶之中。

    “是爷爷对不起你!桓儿,是爷爷对不起你啊。”

    如果不是他鬼迷心窍,去威胁这匹毒狼,他宗青也不会落到如此下场,还连累他的孙儿,如此大好年华,竟死不瞑目!

    他宗青虽作恶多端,不是什么好人,可是对这个孙子,是真真正正的捧在手心上疼爱的。

    而如今……

    宗青面上一阵后悔。

    药喑将他脸上后悔看的清楚。

    “怎么?后悔了?”药喑道。

    宗青没有回答,现在的他,就像是灯枯油尽了一般的迟暮老人,哪里还有当初威胁他时的得意。

    “可是后悔有什么用呢?你千不该,万不该,竟然拿断生草来威胁本座,呵,今日本座心情好,让你们爷孙见了最后一面,那么现在,你就去死吧。”

    药喑冷笑道。

    身后的黑衣人会意,举起手中的剑便划了过去。

    一片鲜血飞溅,青长老倒了下去,死不瞑目。

    药喑冷眼看着这一地的尸体,身上的杀意瞬间收敛。

    那一瞬间,他似乎又变成了那日身着白衣手执青扇的儒雅公子。

    “走吧。”药喑转身,冷漠的离开。

    走到门口的那一瞬间,黑衣人看到药喑的身体陡然僵硬。

    心中暗道不好,一个闪身便到了药喑的身前。

    “主子?”

    半晌,药喑挽起唇,慢慢的说道:“退下!”

    黑衣人退到他身后,低着头。

    药喑看着门外站着的几人,嘴角挑起了一抹温和的笑来。

    顾锦颜看着眼前这个邪魅俊美的男人,心中一阵恶寒,没想到这个炼药宫宫主长得如此俊美儒雅,像是那天山上的绝色冰莲,清纯的没有一丝杂质一般,可也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人,杀起人来竟然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真是可怕。

    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不怕别人面对面撕你,就怕别人背后头阴着搞你,这炼药宫宫主,现在在顾锦颜心中就是这么个形象。

    药喑虽不认得顾锦颜,可是萧煜和符临他却是认得的。

    也正因为认得,所以他才会有片刻的吃惊。

    毕竟魔神殿离这炼药宫的距离,着实是有些远了,要说萧煜今晚上是来到这儿散步,药喑是怎么也不相信的。

    萧煜也在打量着药喑,他只见过这个炼药宫宫主一次,可也就那一次,让他记住了这个人。

    当时……是怎么回事来着?

    那段时间已经过了很久了,可是现在想起来,却仍是记忆犹新,因为在萧煜的意识中,似乎还从来没有见过,如他这般,杀人嘴角还能带着温柔的笑,还能……如此讲究的。

    他记得,当时在魔界的宴席上,一个舞姬企图勾引他,这在宴席上并不是什么稀罕事,他虽看见,却也懒得管,左右这魔族,只不过是他手下的一个玩具罢了。

    明明是一件算不上什么大事的小事,可是这个人却发怒了。

    不,不是发怒,他只是轻轻的推开那名舞姬,然后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将桌上的两颗枣子打出。

    正好打在了那名舞姬的双眼之中。

    而后,他便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嘴角像现在这样噙着淡笑,看着那名舞姬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双眼痛哭流涕。

    再然后,没过多久,那名舞姬,身上便已经变成了灰色,一条条鲜红色的犹如小蛇一般的东西在她的皮肤下穿行,那个女人,整个人都肿了起来。

    像是一个被吹起来的气球。

    惨叫声萦绕在整个宴席,许多魔族的人都吓得瑟瑟发抖,唯有他,还有他,兴致勃勃的观看些一场有趣的表演。

    约摸过了一刻钟,女人整个人焉了下来,全身的骨头还有血液都被吃的干干净净,整个人只剩下一张皮摊在地上,模样十分恐怖。

    药喑端起一杯酒,站起身对着他道:“魔主可觉得有趣?”

    萧煜嘴角挑起一抹邪肆的笑,回道:“自然有趣。”

    身为魔界之主,萧煜骨子里,也非良善。

    萧煜回神,看着药喑。

    嘴角挑起了和那日一模一样的笑,问道:“怎么?本主这炼药宫,是闹了内讧?”

    药喑听到他如此说,便知道方才发生的一切都被萧煜看在眼底。

    “内讧算不上,只不过有些私人恩怨罢了,怎么?魔主对这个也敢兴趣?”

    言语之中,全然不像属下对主子说话的语气。

    符临气的嘴都歪了,就想呵斥,顾锦颜拉了拉他,示意他别说话。

    萧煜道:“兴趣谈不上,左右有些好奇。”

    两人都打着太极。

    “本主倒是有些好奇,你潜入伏魔殿盗取魔神掌在先,杀了宗青在后,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看来,魔主真的很好奇。”

    药喑脸上的儒雅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邪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