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团体赛,都是一群戏精-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152章 团体赛,都是一群戏精

    剑锋划过洛南祁的脸颊,洛南祁歪头一偏,两脚狠狠一蹬,整个人都横了起来,双脚踢在魏风的胸膛。

    巨大的冲力使得魏风噔噔噔的后退了几步,而洛南祁也在空中一个翻身,才稳住了身形。

    两人又很快的纠缠在起,身影快如流光,在比赛场上交相变幻,令人目不暇接。

    “砰!”

    两人相碰之后皆是被冲力冲的后退了了几步,拉开了距离。

    魏风扬起唇:“啧啧啧,看来这么多年,你也没什么长进啊。”

    洛南祁嘴角抽了抽,懒得理这二货。

    抄起手中的剑就是一道剑光飞射而去。

    魏风一个避闪不及,被割破了左肩的衣袖。

    魏风:“……”

    咬牙切齿的看着他,手中的长剑陡然竖立在面前,右手指尖在剑身上擦过。

    “青龙出海!”

    魏风大喝一声,整个比赛场狂风大作,吹的两人的头发凌乱飞舞,身上的衣袍被吹的猎猎作响。

    一道绿光闪过,原地的上空便出现了一条由灵力凝聚的青龙形象,这个青龙出海可不是沈沧的青龙出海可以比拟的。

    先别说灵力之雄厚,就说这体积,也比沈沧凝聚出来的青龙影象大了接近一倍。

    青龙盘旋在魏风头上,巨大的身躯给人一种急剧压迫的气势。

    洛南祁薄唇微微上扬,手中的长剑也扬了起来:“万剑归宗!”

    长剑自他手中脱离,剑光闪过之后,便是万千剑影。

    顾锦颜在台下看的合不拢嘴。

    “啧,没想到你们少主竟然还有这本事?”

    莫野骄傲的抬起头:“我们少主的万剑归宗可以说得上是炉火纯青了,就连团长,都夸我们少主已经比的上他了,而魏少主也经常败在我们少主的这一招之下!”

    顾锦颜哦了一声,便将目光放在了比赛台上。

    自从洛南祁用出这一招之后,魏风的神色明显凝重了起来,脸上的汗水也不断的滴落。

    他已经败在这招之下太多了,今日,说什么也得扳回一局!

    魏风心想。

    于是双手向前一推,青龙仰天长啸一声,盘旋着身体便冲着洛南祁的方向冲去。

    洛南祁捏出指决,身后的万千剑影像是蜂鸣一般,发出了震耳的嗡嗡声,而后一道道剑光便化作流影飞射出去。

    顾锦颜吃惊的发现,洛南祁的剑影没有直接直直的朝着魏风而去,反而是形成了一个半包围的趋势,将那条青龙影像困在其中。

    龙游浅滩,却被困阻,大概就是眼前这种情况了。

    魏风一看便暗道不好,心想这小子的万剑归宗似乎又有了突破的样子,当下便咬咬牙,催动浑身的灵力,朝着光影而去。

    洛南祁微眯了眯眼,也不甘示弱,金色的光芒闪烁之间,人影已然消失在了原地。

    “吼——”

    青龙嘶吼着,似乎想要冲破束缚,可是这一道道剑影像是一张密不透风的巨网,柔软却又坚韧,叫其挣脱不得。

    青龙身上被剑光划破了多道伤口,却仍是左摇右摆,试图冲出去。

    突然它身上青光大放,仰天怒啸——

    “吼!”

    剑影结扎的网似乎有了些崩溃的趋势,可是却仍然稳稳当当的拦住青龙狂躁的身影。

    顾锦颜眼中惊叹一闪而过。

    如此威力的攻击,在洛南祁和魏风这个年纪,实属难得,若是给他们机会和时间,他们日后的成就,必然不可限量!

    “砰!”

    一阵地动山摇,整个比赛台抖了一抖。

    青龙豁然消散在空气中,而洛南祁的剑影,也都消失不见。

    光影一闪,洛南祁和魏风同时出现。

    只不过两人现在的模样,可都算不上好。

    两人身上的袍子被烈风割破,血液一条一条的渗了出来,头发凌乱的披在脑后,看起来十分狼狈。

    洛南祁胸膛剧烈起伏,魏风亦是如此。

    只不过没过多久,魏风突然低头,一口血喷了出来。

    “少主……”

    “少主……”

    底下狂狮佣兵团的人都不淡定了,纷纷站起身,目光担忧的看着台上的魏风。

    魏风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

    感受到口腔中浓郁的血腥之气,不由得皱了皱眉,但是很快,他把那一抹不满的情绪压下,看着洛南祁。

    神色似乎有些得意。

    顾锦颜:“……”

    这小子脑子没抽把?

    这双方的情况,一看便知谁胜谁负,这人脸上的得意之情是怎么回事?

    莫非是方才打斗的时候,碰到了脑子?

    没想到还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便听到对面的魏风朝着洛南祁说道:“虽然吧,本少主这次还是输了,可是你那万剑归宗这次可是被本少主的青龙出海给破了,假以时日,本少主一定能打败你,一雪前耻!”

    洛南祁:“……”

    “哦。”

    而后便跳下了比赛场。

    魏风:“……”

    这脸突然一阵火辣辣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魏风最后是铁青着一张脸走下比赛台的,走下去的时候,还十分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已经坐回来的洛南祁。

    可是洛南祁呢,眼不见心不烦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剑,一个眼神也没甩给他,这可把魏风给气的心口疼。

    “个人赛第七场,烈火佣兵团胜!”裁判的声音落下,又是一阵十分熟悉的欢呼声。

    七局比赛,烈火佣兵团胜了五局,完全是压着狂狮佣兵团打。

    当然这是因为萧煜和顾锦颜的加入,才会这么顺利,不然,这一次烈火佣兵团估计连参加复赛的资格都没有。

    “第八局——”

    裁判的话还没说完,洛南祁便率先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等一等。”略微有些低沉的声音传入比赛场。

    苏南被打断,也没生气,只是诧异的看着这位烈火佣兵团的少主。

    “我要求,直接进入团体赛。”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不过很快,所有人便发现了这一次烈火佣兵团的队伍,似乎有些不对,按照规矩,个人赛应当有十场,可是烈火佣兵团这一次竟然只来了七个人,在结合一开始压着狂狮的打法,众人似乎有些明白了什么。

    七个人只能打七场,所以胜下的三场他们是无论如何也是找不出人来的,所以一开始他们便只能将比赛控制在五胜两输的局面,只有在个人赛胜出半数的队伍,才能够要求直接进入团体赛。

    狂狮那边的魏风听到洛南祁这话,嘟囔了两句,却也没说什么。

    苏南将目光放在魏风身上,因为烈火佣兵团的放弃,所以接下来的三场自动算入狂狮佣兵团胜出,算是平局,所以光洛南祁提出要求,苏南不能立即答应,而且询问狂狮佣兵团的看法。

    魏风眼不关心不关的翘着二郎腿,假装没有看到苏南的神情。

    苏南抽了抽嘴角:“狂狮佣兵团可赞同直接进入团体赛?”

    沈沧看着那边一众人越来越不善的表情,觉得自己不能再放纵少主作死下去了,连忙推了推他俩少主的肩膀。

    魏风哼了一声:“老子就算不同意,又有什么不同?”

    他们都已经弃权最后三场比赛了,不用他们说,裁判也会直接决定进入团体赛,之所以问他,不过是走个流程罢了。

    沈沧松了一口气,连忙笑着对裁判道:“我们狂狮同意直接进入团体赛。”

    苏南点点头。

    “既然对战双方都要求直接进入团体赛,那么本裁判在此宣布,个人赛双方以平局直接进入团体赛!”

    苏南说完之后,便退开了。

    顾锦颜七个人上了比赛台。

    魏风也没磨蹭,带着七个人就跳上了台子。

    洛南祁皱了皱眉:“团体赛本是十个人,你不用因为我们……”

    话还没说完,便被魏风给打断了:“哎,你可别自作多情的以为我们是为了你,本少主只是不喜欢欺负人而已。”

    说完还扬了扬下巴,那模样,连顾锦颜看了都想揍他。

    “嗤——”

    洛南祁嗤了一声,决定不跟这脑子有坑的人说话。

    “开始吧。”

    洛南祁说道,顾锦颜几人点了点头,以洛南祁为首的几个佣兵团的人迅速站好了位置。

    而顾锦颜和萧煜……

    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站,索性就立在一旁,看着狂狮佣兵团的一群人。

    狂狮佣兵团的一众:“……”

    观众:“……”

    你们这么随性你们团长知道吗?

    魏风咬咬牙,就这么瞪着洛南祁。

    洛南祁被他瞪得莫名其妙,一转头便看到了顾锦颜和萧煜两个人双臂环抱,站在一旁,脸上的兴味让他简直没眼看。

    这两个究竟是不是打比赛的,这么一副像是来观光的样子,真的好吗?

    洛南祁一个没忍住,咳了两声。

    顾锦颜摸了摸鼻尖,看着这儿也没地儿了,便拉着萧煜走到了后面。

    估摸着是个人赛已经看出了些名堂,所以两队人以极快的速度的解决了比赛。

    快到什么地步呢?观众还没反应过来,比赛就已经结束了。

    原因是狂狮佣兵团那一对人根本就没打算能赢得过烈火佣兵团这一群怪胎。

    一个二个不是直接找上了顾锦颜和萧煜,就是找上了洛南祁和莫野这几个实力高手,结果几个人只不过象征性的打一打,这一群人不是躺在地上吆喝着起不来,就是搀扶着一副‘我很虚弱’的模样,更有甚者直接逼出了一口血来,喷在地上。

    阿蛮直接蒙了,他明明……明明就推了他一把,怎么还把他给推的吐血了?

    看着这群堪比职业戏精的人,顾锦颜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这尼玛,都是一群猴子请来的逗比吗?”

    萧煜颔首,轻声道:“逗比都算是抬高他们了,一群傻逼。”

    顾锦颜:“……”

    突然惊悚的看着萧煜。

    “你嘴巴好毒。”

    萧煜:“……”

    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

    洛南祁也是没眼看对面一群戏精做戏的模样。摆了摆手将魏风准备来一个三百六十度转体的身躯给止住了,咬牙切齿道:“别装了!”

    魏风:“……”

    眨眨眼。

    突然叫了一声,而后喷了口血,虚弱倒地。

    洛南祁:“……”

    以前他怎么没发现这人是个智障?

    没看到苏南和台上的两个长老的脸色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吗?

    而偏偏魏风现在还做出一副林妹妹的模样,娇弱靠在嘴角抽搐个不停的沈沧身上,对着裁判摆摆手道:“裁判,我们认输,我们认输了。”

    苏南黑着脸来到比赛台,一脸寒霜的宣布:“团体赛,烈火佣兵团获胜!第二场比赛,烈火佣兵团获胜!”

    话音落下,场外的观众还没看出怎么回事,就被宣布烈火佣兵团获胜了。

    不过这也丝毫不影响他们如火的热情。

    纷纷挥着双臂欢呼道。

    而随着比赛一结束,魏风几个人也瞬间站直了身体,脸也不红了气也不喘了腰也挺直了血也止住了。

    烈火佣兵团:“……”

    苏南:“……”

    两长老:“……”

    以及场外坐着的观众:“……”

    洛南祁在心底狂呼:尼玛你要做戏也给我做的像一点啊!这比赛一结束,你特么就精神奕奕神秘回事?

    可是……魏风注定听不到他内心的咆哮了,甩了甩头便领着一众‘虚弱无比’狂狮佣兵昂首阔气的下了台。

    坐在椅子上看完整场团体赛的叶修和龙暮纷纷捂住眼,这下丢人可丢人到流星城了。

    可魏风却不这么觉得。

    一坐下便松了一口气,而后端起茶壶就朝着自己的口中猛灌。

    灌完了之后,才道:“我们输了。”

    几人疯狂的点头。

    “嗯,不错。”

    魏风道。

    几个人瞬间不淡定了,怀疑的眼神直指魏风。

    魏风最抽了抽,俊逸的脸庞上闪过一丝无奈。

    “你们没发现,从我们和烈火对上的那一刻,就已经在做准备了吗?”

    几个人还是有些不懂。

    沈沧便认命的解释起来。

    “你们没发现,烈火佣兵团将比赛的胜负数控制的很好,刚好是五比五平局,本来我们的实力就不如他们,如果对方下了心思想让我们输的一塌糊涂,你们现在,估计都站不起来了。”

    沈沧道。

    几人愣了愣。

    “而现在你们身上呢,最多就吐了口血,其他的屁事儿也没有,难道你们还猜不出这是为什么?”

    叶修道:“他们是故意的。”

    “没错,我们实力虽然比不上他们,可是他们却并没有下狠手,而现在,我们团体赛输了,烈火佣兵团顺利进入决赛,表面上看似我们吃了亏,可是你想想,我们可是有五比五追平的分数,是可以进入复赛的!”

    沈沧这话音一落,狂狮佣兵团中那些不懂的人双眼纷纷一亮。

    “我们狂狮再怎么说也是佣兵界排名前五的佣兵团,就算没打过烈火,那复赛的那群喽啰,总能对付的了吧!若是这样都输了,那恐怕我们回去,得被团长翻来覆去训练到浑身‘酸爽’——”

    沈沧嘴角挑起,一抹坏笑。

    一群狂狮的佣兵极为同步的摇了摇头,被团长操练,那他们接下来一年的时间,都别想有喘息的日子了,那想想就觉得可怕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