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你不会看上那小子了吧!-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153章 你不会看上那小子了吧!

    夜幕低垂,顾锦颜站在烈火佣兵团的烈火小院中,抬头看着穹顶之上的星空。

    萧煜站在她的身后,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夏夜的风是极凉爽的,吹的人心都冷了。

    “阿煜……”

    顾锦颜突然轻声唤。

    萧煜走上前,伸手揽住她,低低的应了一声。

    “今夜的天空,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顾锦颜道。

    黑眸之中蓦然闪过一丝疼痛。

    今日的比赛场上,她无法忘记,身体被菩提果的能量冲破的那种痛,也无法忘记,萧煜那狼狈绝望的身影和神情。

    “你说,那上面的人,又在干什么?”

    语气陡然出现了一抹嘲讽之气。

    萧煜没有立即回答,只是拥紧了她。

    半晌,他才道:“阿锦,这世上的事,有人说都是尽人事而听天命,可是你不同,你就是天命之人,若是连你都颓废起来了,这世界,恐怕也只能慢慢腐朽,直至消亡了。”

    顾锦颜身体轻轻一颤。

    他听出来了,她的意思。

    她不明白,自己为了天下大道,世间生灵,献祭天地,可是她为之信任和守护的神界,竟然反过来屠杀她的部下,她的亲人,神界不在像以前一样安和,而是充满了阴谋诡计,人心难测,这样的世界,她迷茫不知所措,这样的世界,她守护起来,又有什么意思?

    可是,他还是如此了解她。

    仅仅一句话,便将她所有的负面情绪都给清理出去了。

    顾锦颜没有再说话,一时间,静默的气息围绕在两人周围。

    直到——一阵骚动传来。

    紧接着便是一声调笑的声音:“我说你们两个大男人,抱那么紧干什么?真有那么冷?”

    两个人朝着声源处看去,却看见魏风沈沧和叶修走进了院子,为首的魏风正一脸坏笑加八卦的看着他们。

    顾锦颜“……”

    “怎么?羡慕?”

    顾锦颜勾起唇,语气似乎有些冷。

    魏风打了个寒战,不知道是冷的还是恶心的。

    “咳咳。”

    轻咳了两声:“你不是要教叶修幻术嘛,这不,我们不就来了?”

    说完还将叶修给推了出来。

    叶修一脸无辜的被魏风推出来当挡箭牌,看着顾锦颜笑了笑:“顾公子。”

    顾锦颜点了点头。

    “我是让叶修过来啊,可是没让你过来啊?”

    顾锦颜道。

    魏风嘴角抽了抽:“谁说本少主是来找你的,本少主是来找洛南祁的。”

    “哦~”顾锦颜了然的点点头。

    “这深更半夜,孤男寡男的,同处一室,嗯我明白了。”顾锦颜点点头,脸上的神情让魏风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你说什么呢?脑子里都是些什么肮脏的思想!哼!”

    说完,魏风一扭头,直接走到洛南祁的房门前,然后——作死的一脚踢开了房门。

    而后众人便看到,洛南祁黑着一张脸出现在放门口,抡起拳头就是一顿胖揍。

    魏风一个避闪不及,双眼各挨了一拳,熊猫眼立现。

    魏风:“……!”

    沈沧:“……”

    “你丫的干什么!”

    魏风直接怒了,冲着洛南祁吼道。

    洛南祁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而后说了一个令他恨不得吐血身亡的字来。

    “吵!”

    魏风还想说什么,沈沧极为有眼色的卡住了他,轻声道:“少主!正事重要,正事重要啊!”

    魏风一瞬间就冷静下来。

    “对!正事重要,老子不和这孙子一般见识!”

    说完,便昂首挺胸的走进了洛南祁的房间。

    沈沧伸手擦了擦自己额上的汗,心道自家少主真是越来越难伺候了。

    顾锦颜和萧煜几人全程目睹了事情的所有经过。

    不由得纳闷的冲着叶修道:“你们这少主,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叶修“……”

    尴尬的摸了摸鼻尖,小心道:“说不定……是运气。”

    顾锦颜嘴角抽了抽:“你今晚的目的我知道,你可知道自己最大的缺陷在哪里?”

    叶修茫然。

    “是攻击。”

    顾锦颜道。

    “攻击?”叶修皱眉。

    “没错,攻击,你是不是认为你的幻境勾起了敌人内心最惧怕最承受不了的一幕,就能让其痛不欲生从而迷失在幻境中,更有甚者还会自己了结自己?”

    顾锦颜淡淡道。

    叶修点点头,他的确是这样想的。

    他的幻术,也是朝着这个方向而修炼的,一直以来,他的幻术遇到敌人从未失手,可是今天,出了顾锦颜这么一个意外。

    “没错,你的幻术对于人的形象的确很大,心志不坚的人,很容易被影响,可是……如果你要这么想,那就太狭隘了。”

    “请顾公子指点。”叶修拱手道。

    顾锦颜摆摆手:“指点算不上,只是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你罢了。”

    “在你之前,我遇到过的幻境数不胜数,可是只有你,是只有使用幻术这么一个能力,而没有攻击额能力,我方才说了,如果心志不坚的人很容易被攻克,可是……如果心志坚定能够不受你幻境影响的敌人,到时候你该如何?”

    顾锦颜道。

    想着那种结果,叶修脸上的冷汗顿时冒了出来。

    他以幻术为武器,以搅乱人心为手段,若是这两样丧失了效果,那他无疑就是砧板上的肉,只有任人宰割的下场。

    “所以,你缺少的……是在你的幻术中,加上攻击的手段。”

    “可是,我施展幻术的武器便是琴,而哟施展幻术之时,如何能够将攻击融入我的幻术中?”

    叶修不解道。

    这才是最难的地方。

    他以琴为武器,而他的琴只有迷惑之用,这攻击之术,他如何融入?

    顾锦颜清冷一笑:“当局者迷。”

    “你只记得自己的武器是一把以幻术为主的琴,却忘了你自身,拥有的修炼者应该拥有的能力。”

    顾锦颜说道。

    叶修身体一颤,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只是当他抬起头将目光放在顾锦颜的身上之时,却突然愣住了。

    顾锦颜的眼睛很好看,像是黑玉一样,清澈的黑,没有一丝杂质。

    那双眼睛中,似有光闪过,带着丝丝魅惑,悄无声息的,像牵丝一般的,慢慢涌入他的双眼之中。

    叶修像是被人定了身一般,一动不动,眼神放空。

    突然,他神色大变,脸上的汗如颗粒一般的冒出,粘在他的脸上。

    叶修的神色变得痛苦起来,额上的青筋爆了出来,整个人似乎正徘徊在崩溃的边缘。

    而在这时,顾锦颜突然收回了眼神。

    叶修身体一颤,不敢置信的抬头,目光中似有惊惧,又似乎有一丝惊喜。

    “我明白了!”

    叶修突然说道。

    顾锦颜弯唇笑了笑。

    “多谢。”叶修拱手道谢。

    顾锦颜摆摆手:“我可什么也没说,一切都是,你自己悟出来的。”

    叶修笑笑。

    “总之,你永远别忘了,你的琴,是你的武器,是你杀死敌人的利刃,而不是你的附庸,它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全在于你,如何用它。”

    顾锦颜神色认真,盯着叶修说道。

    叶修重重点头:“我知道了!”

    顾锦颜笑了。

    而此时的屋中,一阵山雨欲来风满楼气息笼罩了整个屋子。

    魏风脸少见的有些扭曲,那张阳光帅气的脸上,此时正紧绷着,薄唇也紧紧抿着,右手的拳头握得咯吱作响。

    “那群孙子!”

    魏风憋了半晌,憋出了这么句话。

    洛南祁:“……”

    喝了口茶,冷声道道:“别侮辱了孙子,那就是群畜生!”

    魏风翻了个白眼:“那你还别侮辱了畜生!”

    “没想到铁血佣兵团的人竟然已经嚣张成这个样子。”沈沧说道。

    “我就说这一次你们怎么就派了这么几个人,原来竟然是铁血那群贱人在背后作妖。”

    魏风恨恨道。

    “不过他们也没讨到好。”洛南祁冷哼一声,说道。

    将顾锦颜和萧煜把他们的魔毒蜂给一把火烧的干净的事说了出来。

    魏风眼睛一亮:“我就说这两人的脸这么陌生,原来竟然是这样,我还以为这是你们烈火佣兵团最近招进来的高手呢。”

    洛南祁斜睨了他一眼,道:“一开始我本来是想要直接杀了殷琛的,毕竟就是因为他,我烈火佣兵团才损失的如此惨重,可是……”

    洛南祁又猛的灌了一口茶,茶杯被他重重的摔在桌子上,发出了一声悲鸣。

    “可是他有办法,能够引出最后的人,所以我才将他放了。”

    魏风难得安静了一下。

    道:“背后的人?你们怎么知道,铁血佣兵团就不是幕后黑手了?”

    洛南祁看了他一眼,慢慢道:“我信他。”

    “哈?”魏风诧异。

    “我信他,不知道为什么,他身上好像有一股魔力,会诱使人不由自主的相信他的话。”

    洛南祁道。

    魏风一脸惊悚。

    “你知道你现在脸上是个什么表情吗?”

    洛南祁不解的看着他:“什么表情?”

    “春心荡漾!”

    魏风面无表情的的吐出了这几个字。

    “噗——”

    正端着一杯茶,往嘴里送的沈沧,一个惊吓喷了出来。

    接着便是死命的咳嗽。

    “蠢货!”

    魏风瞥了他一眼。

    沈沧嘴角抽了抽,十分有眼色的不说话。

    “卧槽,洛南祁,你不会真的对那小白脸有意思吧!”

    魏风手指像是抽风一般的指着洛南祁抽个不停。

    洛南祁似乎还能从他那双闪烁的眼睛中看到不敢置信和恐怖的神色。

    洛南祁:“……”

    没好气的拍开他的手:“你这都是什么肮脏的思想!”

    魏风撇了撇唇:“那可说不定,万一就是你对那小白脸起了其他的心思呢。”

    “我似乎看到了洛叔抄起扫帚,把你打的鸡飞狗跳的样子了。”

    魏风突然说道。

    那脸上向往的神情,令洛南祁一阵牙疼。

    “滚!”

    洛南祁直接出手将两个人给轰了出去。

    “砰!”

    随着门被大力关上,甚至差点夹住了魏风的鼻子。

    魏风才像是回过神似的转头朝着沈沧分:“他这是不是算是恼羞成怒?”

    沈沧看他家少主这不对劲的样子,觉得自己还是要有眼色一点,当下便死命的点头。

    魏风冷哼一声,转身傲娇的离开。

    走到院子中的时候,看了正在和顾锦颜和萧煜聊的正欢的叶修,吼了一声:“还不快给本少主滚回回来!”

    叶修正和顾锦颜两人相谈甚欢’,冷不丁被这么一声吼,当下身体颤了颤,便看见他家少主黑着一张脸瞪着他。

    心中不由得暗暗道:少主这又是抽什么风呢,难道在里面又吃了洛少主的脸色了?

    不过他还是冲着顾锦颜和萧煜拱了拱手,十分自觉的走到了魏风身边。

    魏风冷哼一声,看了顾锦颜一眼,转身便走。

    沈沧在他身后,歉意的冲着顾锦颜两人笑了笑。

    而后便也跟着魏风离开。

    顾锦颜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魏风最后那一眼,似有说不完道不尽的感觉。

    摇摇头将自己脑中奇怪的东西挥去。

    顾锦颜才和萧煜回房休息。

    也是这夜深人静的时候,铁血佣兵团偏殿的一侧卧房中,殷琛正坐在桌前,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一个清秀女子。

    “哥?怎么了?”

    殷姝看着自己的哥哥从一进来便皱着眉头,不由得出声问道。

    殷琛看着她,道:“阿姝,明日你便收拾东西离开这里,到流星城烈火小院,那里会有人接应你。”

    殷姝感到不对劲:“哥哥,是发生了什么事?”

    殷琛没有将与顾锦颜合作的事情给说出来,只是让她快走。

    “明日,我便会和团长一起离开这里去流星城,趁着这段时间,你赶紧走,我会在流星城和你汇合,你别问这么多,你只要相信,哥哥是为了你!”

    殷琛沉重的说道。

    殷姝纵使心底有万千疑问,看的殷琛如此凝重的模样,也只能压在心底,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对了,明日你拿着这块玉佩,去长安阁,将东西交给掌柜,他会帮你离开这里,有他的帮忙,我也不用过于担心你的安危。”

    殷琛从,袖中掏出一块白玉龙佩,递给殷姝。

    殷姝漂亮的眉宇轻皱了皱,半晌,她道:“哥,不管发生什么,你都要平平安安的来见我!”

    殷琛看着她坚定的眼神,点了点头:“你放心!哥哥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

    殷姝松了口气,脸上也绽放了笑颜。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