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找茬?-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四十五章 找茬?

    夜幕降临,漫天繁星,因为武灵山脉是修仙者的圣地,所以在这里现代化的东西非常少,自然,这里的夜晚也犹如千年前一般星光闪烁。

    因为这一天相当于游山玩水,所以顾锦颜一行人只到了南山脚下,大部队们都准备在南山脚下的枫叶林中驻地一晚。

    此时正值金秋十分,红艳的枫叶如同一团团燃烧的火焰,要将整个南山都燃烧殆尽一般。

    顾锦颜找了一个稍微大一点的空地,席地而坐,手中捏着一片枫叶子,微微摆动,加快的速度仿佛转出了一道火红的圈影来。

    萧煜在一旁紧挨着她坐下,十分之不要脸的又去拉她扇着枫叶的小手,顾锦颜勾着眼撇了他一眼,而后直接将手中的枫叶扔了出去,完美的错过他伸过来的手。

    萧煜脸黑了黑,直接一把扣住她闪躲的手,紧紧握住,顾锦颜挣扎了几番,见最终无果,便也由他去了,只是脸色沉了沉。

    萧煜见得手,满足的笑了笑。

    而无痕他们几个早就被这两个人之间的诡异气氛给惊到了几米远,为了不让自己被冻坏,几人十分之有默契的选在了离他们最远的一个地方安顿。

    见她不挣扎了,萧煜才轻咳一声:“今天你是怎么了?”

    处处跟我过不去。

    想着萧煜就郁闷,如此好的风景,如此好的氛围,结果连美人的手都要硬着拉才能拉到,这世界上还有比他更悲剧的男人吗?

    怎么?

    顾锦颜冷笑一声,想着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就一脸不快,但是她从来就不是个会告状的人,当下便若无其事的说:“没事。”

    萧煜哼了哼:“没事?你骗鬼呢?”

    没事你能晾老子一天!

    顾锦颜无语,既然他这么想猜,就让他猜去吧。

    两人之间相顾无言,面前的篝火在两人的面孔上跳跃着,看着身旁靠在自己肩上慢慢睡过去的女人,萧煜黑亮的瞳孔中闪过一丝柔情。

    火光跳跃在顾锦颜的如凝脂的脸上,为她点上了一抹红,仿佛天边最艳美的晚霞。

    如此美景,如此美人,人生多哉?

    可是好景不长,半夜十分,一阵轰吵声传来,惊醒了正在打坐或者入睡的一众修仙者们。

    见顾锦颜被吵醒,萧煜眼中闪过一丝杀意,浑身冷气直冒,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顾锦颜捏了捏他的手,轻声道:“先看看。”

    这时,从不远处的走过来约莫十多个人,皆是虎背熊腰,肌肉如山,粗壮的手臂上纹着一圈盘着的巨蛇。

    还未等他们走近,人群中有的宗派认出他们来,便失声叫到:“是泰塔宗的人!”

    顾锦颜面上一阵疑惑,转过头问道:“泰塔宗是个什么宗派?”

    见她问起,萧煜双手背靠在脑后,悠闲的靠着身后的枫树干,懒懒道:“他们是远古巨蛇泰塔蛇的后人。”

    “泰塔蛇?他们是蛇吗?”顾锦颜皱着眉,看着不像蛇啊。

    也不怪顾锦颜不知道,青灵国修仙的人实在是太少了,整个大陆有没有一百之数都不知道,所以对于一些远古之事和玄幻的东西,她并不是太了解。

    萧煜无语了一番,才继续解释:“他们不是蛇,只是远古的泰塔蛇留下的一丝血脉,在远古时期,修仙者们各异,有人族,有魔族,鬼族,以及很多奇怪的种族,有的种族就是兽类,但是修炼出人身之后,就和人类一般无二,而泰塔蛇也算是远古巨蛇一类,一出生便具有天地灵气,所以便是直接可化为人体,与人类通婚后,他的血脉自然就流传了下来。”

    见顾锦颜点点头,似乎有些懂了,萧煜才又继续道:“不过,远古的时候,泰塔蛇一族倒是令人有几分丧胆,不过千万年过去了,血脉之力已经微薄的可怜,所以,泰塔宗你也不用太过放在眼里。”

    “那他们怎么这么害怕?”顾锦颜指着离他们两米多远的一群人,看着他们的腿抖得跟个筛子似的。

    萧煜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去,嘴角忽然抽了抽,看见他们抖得那个怂样,他觉得若不是这里人太多,估计得吓得尿出来。

    “宗派之间有强有弱,泰塔宗在我们眼里算不得什么,但是,在一些小家族和小宗派眼里,实力还是比较强大的。”

    顾锦颜点点头,看着他们越走越近,越走越近,突然感觉不对了,直接开口说道:“他们怎么好像往我们这边过来了?”

    萧煜沉了沉脸,嘴角挑起一抹冷笑:“可能是要找茬吧。”

    闻言,顾锦颜眼里闪过一丝看好戏的光,她有预感,这什么泰塔宗若是敢来招惹旁边这一位魔神,可能会被揍得连他妈妈都不认识。

    果然,没有让他们久等,一群好比一座小山的人走了过来,每踏一步,顾锦颜便感觉自己身下的土地抖了三抖,到最后,顾锦颜觉得若不是萧煜揽着她,她可能会被抖起来。

    十几人在他们面前站定,为首的一个‘巨人’踏了出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萧煜和顾锦颜。

    顾锦颜头仰的老高,仰的头都要断了,低咒一声,便低下头活络活络筋骨。

    萧煜仍是那副懒相,靠在树干上,连正眼都没给来人一个,手中抓着顾锦颜白如嫩葱的手指不断把玩着。

    泰塔宗的众人被他们动作激怒了,为首的倒还要沉静些,后面那些喽啰们可就没那么好脾气了,当下一个略微小一点的泰塔宗人猛的踏了出来,厉声吼道:“竟敢无视我泰塔宗!”

    一股劲风传来,顾锦颜所在的枫树旁,树干微微颤动,无数的枫叶从树上掉落,美轮美奂,仿佛置身仙境,可是此时此刻,却无人敢欣赏那份美景。

    萧煜抖了抖手,只见那片片本该落在他们两人身上的枫叶瞬间犹如一道道利刃一般飞向适才说话的男子。

    为首的泰塔宗人大吃一惊,忙运转灵力抵挡,可还是晚了一步。

    “啪!”

    “啊!”

    一阵清脆的巴掌声和一声惨叫顿时响彻在枫叶林,惊的许多人都忍不住胆寒。

    再看那叫嚣的男子,半边脸上血红一片,肿的老高,地上还有几颗不明物体,仿佛是牙齿。

    “嘶——”

    人群中有人低低的倒吸一口凉气,以柔软的枫叶为武器,便能发挥如此大的威力,这人的实力该有多强!

    顿时,萧煜这一手便熄了适才有些人想抢地盘儿的心思。

    顾锦颜低笑,谁叫他们占的场地又大又好,枫叶最密集,坐下不是硬邦邦的土地,而是松松软软的枫叶,这样的好位置,若是她,她也想抢啊。

    ------题外话------

    阿锦:不得不说,顾妹子曾经的长公主气度已经为了狗了,现在是妥妥的流氓加强盗。

    顾锦颜:喂了萧煜了

    萧煜:(黑脸)外加委屈。

    老婆,你这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顾锦颜:“那你是鸡还是狗?”

    萧煜:“……”我是你的小甜心~

    顾锦颜:呕——

    萧煜:“……”

    阿锦:拍手称快!妹子们快加收藏啊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