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找茬?(二)-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四十六章 找茬?(二)

    夜色如水,繁星闪烁,篝火跳跃,枫红似血,剑拔弩张。

    萧煜从出手到收手,快的令人根本看不到他是如何出手的,仿佛不过一眨眼的时间,方才盛气凌人的泰塔宗人犹如拔了牙的老虎一般,顿时偃旗息鼓下来。

    为首的高大男子目光闪了闪,眼里透着震惊,似乎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犹如小白脸儿一样的男人,一出手便是如此不留情面。

    呵,若是让萧煜知道他此时心里所想,估计就不是挨一个巴掌,掉几颗牙这么简单了。

    上前一步,双手抱拳:“这位修者,不过一场误会,出手是否太过狠毒?”

    所有人都在看好戏,对于有些实力较弱的宗派和家族来说,泰塔宗这些年欺压他们欺压的厉害,伙若是能得罪一方大能,把他们一锅端了,他们才会拍手称快。

    闻言,萧煜懒懒的撇了他一眼,似是嘲讽,冰冷的话语从他口中吐出:“狠毒?本主不过是小小的教训了一下你们宗门乱吠的狗而已,对待一个畜生,本主这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此话一出,所有泰塔宗人纷纷怒目而视,更有冲动的,已经摩拳擦掌起来。

    泰力,也就是为首的泰塔宗人,听了萧煜的话虽然愤怒,但是却被他压了下来,泰力沉着一张脸说道:“这位修者说话未免太过狂妄,就算你实力不错,但对于我泰塔宗来说,并不算什么,在江湖上混,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若是你冥顽不灵,或许这世界上,又会少一个天才。”

    泰力的话很隐晦,但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这不就是威逼利诱么?

    顾锦颜嗤笑一声,引得众人怒目而视,方才无辜的眨了眨眼:“对不起,我没忍住。”

    众人扶额。

    而一众泰塔宗弟子已经气的七窍生烟,这两人简直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当下站在泰力身后的魁梧男子猛的站出来大喝:“大哥,何必跟他们废话!那个男人伤了泰岩,我们不能放过他们!否则我泰塔宗以后有何威严在武灵山立足?”

    此话一出,身后的泰塔宗人纷纷附和。

    顾锦颜像看傻逼似的看着他们,随即直接靠在树干上闭目养神起来,反正有萧煜在,也不用她动手,方不知,她这动作彻底激怒了泰塔宗人。

    连刚才一直忍着的泰力此时都握紧了双拳,青筋必露,一张威猛的脸上满是愤意。

    “看来这位兄弟对自己的实力挺有自信的,不如就让我泰力来讨教讨教如何?”

    萧煜和顾锦颜两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完全把泰力晾到了一边,顿时,一股尴尬的气氛在几人身边弥漫开来。

    “欺人太甚!”泰鹰怒吼一声,双拳猛的捶地,除了萧煜几人以外,其他的修仙者似乎都感受到大地狠狠震动了一番。

    不同于其他弟子的冲动,泰力显然比较冷静,想他泰塔宗,先祖泰塔蛇的血脉虽已经淡薄,但是千万年的底蕴,也导致了他们如今不可撼动的地位,这两人明知道他们是泰塔宗的人,却仍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这说明了什么?

    要么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要么就是身后的靠山是他们泰塔宗的人惹不起的。

    泰力目光紧了紧,却没有因此而退缩,诚然,如泰鹰所说,他们泰塔宗在武灵山叱咤这么多年,若是被几个来历不明的小子给欺辱了,还不还手,传了出去,那他们泰塔宗在武灵山还有和威信可言!

    士可杀不可辱,这一场战斗是无可避免的。

    正当泰力继续请战之时,旁边传来一种嗤笑声,众人问声望去。

    只见从阴影中慢慢走出几个人来,一个面目含笑,笑意却不抵眼底,一个面无表情,如同千年寒冰一般,要将人的骨血都冷冻成冰,一个长着一副娃娃脸,浑身的气势却与他们不相上下,一个沉稳刚毅,一个风流多情。

    五人各有千秋,却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气势,明明是含笑走过,却硬是令人感受到了难以呼吸的压迫。

    没错,这五人便是因为顾锦颜和萧煜之间的小摩擦而躲得远远的无痕几人。

    随着他们的走近,泰力惊疑的发现,自己竟然感受不到他们的境界,而出现这种的只有三种情况,一是他们都是普通人,没有灵力,自然也感受不到灵力波动,二是他们身上都有遮挡实力的宝物,令人无法查探,三是他们的实力都在他之上!

    得了这个结论,泰力晶黄的瞳孔微微一缩,心下产生不好的预感,能在这里出现,这几人怎么可能是普通人,可是,华夏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多年轻的高手?

    泰力心里不敢置信,但是面上却是丝毫不露。

    萧煜微微抬眸看了他一眼,心下叹道:“这个倒是个不错的苗子,只可惜生在了泰塔宗。”

    无痕盯着一张无害的娃娃脸,漫步走到泰力面前,笑眯眯的上下打量了他,而后颇为不屑的啧啧了两声。

    绕是泰力再怎么能忍,此时遇到这种羞辱,整个人也不禁崩了,一双眼睛犹如猛狮一般,紧紧盯着无痕,似乎下一秒便要冲上去一口咬掉他的喉咙。

    “啧啧,就你这样的实力,也敢跟我们主上叫板?活得不耐烦了?”无痕啧啧了两声,嫌弃的看着他,不过炼精化气前期的实力,也敢来挑战他们魔主,可不就是嫌命太长,急着想死。

    萧煜的实力,便是他们这些做属下的,也从来没有真正知道过,因为萧煜从来没有认真出手过,除了一千年前的那一次。

    或许是想到了什么,无痕的眼神闪了闪,而后耸了耸肩,便退了回去,双手环抱看着泰力,只不过那表情,却是怎么看也怎么不屑的。

    “主上?”莫非他们是那个男人的属下?泰力可没有忽略萧煜刚才的自称——“本主。”

    当下,泰力觉得自己一行人可能是踢到铁板了,连属下都如此深不可测,那那个从一开始便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的妖孽男子,实力又该如何恐怖?

    一时间,泰力骑虎难下。

    ------题外话------

    阿锦:“我觉得泰力你应该快跑!”

    泰力:“说的简单,我怎么跑?”

    阿锦:“求我啊,求我我就让你跑”(奸笑)

    泰力:“……”

    妹子们快来点收藏砸死这丫的。

    阿锦:“来吧来吧,尽情的砸死我吧!”

    来呀~砸我呀~

    泰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