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风云突变(五)-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五章 风云突变(五)

    顾锦颜无力的闭了闭眼,她不敢看,不敢看钟夜拿到菩提果后得意的模样。

    绝望如同大雨倾盆,狠狠砸在她的心头。

    正当她运转灵力,想要和他们同归于尽之时,耳边却突然传来钟夜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啊!”

    她睁开双眼,眼泪唰的就流了下来。

    只见钟夜刚飞上菩提树下欲取菩提果之时,整个树身突然一片红芒闪出,瞬间将钟夜弹出几丈远,下身寸寸断裂,倒在地上无力呻吟,鲜血染红了他身下的土壤,像是妖冶的红河。

    “天不亡我青灵!天不亡我青灵!”顾锦颜撑着身子慢慢站了起来,步履微跄的上前,朝着菩提古树狠狠磕了一个响头。

    “姑姑,我知道,你一定会保佑阿锦的!”

    “哗~哗~”

    整个树身突然剧烈颤抖起来,连同这个巨大的小世界一起。

    “怎么回事?”顾锦颜努力平稳着自己的身子,目光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古树,

    “唰!”只见原本安安稳稳呆在菩提树顶端的菩提果,瞬间笔直垂落——

    “啊!快接住!快接住!不要!”顾成安看见这一幕目眦尽裂,菩提果乃天生天养的神果,对采摘要求非常高,若是掉落在地上,将会即刻腐烂,而要等下一次菩提果成熟,便是几百年之后,可是他,已经没有时间再等了。

    顾锦颜一凝神,飞快的提起身子便冲了上去,双手伸出,将那枚火红的血菩提稳稳的接住。

    顾成安松了一口气,只要菩提果没有落在地上,那他就还有希望,即便是在顾锦颜手上,他也有办法把它夺过来!

    “顾锦颜,快!快把菩提果交给本王。”顾成安捂着右臂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踉跄的向着顾锦颜走去,眼中满是火热。

    顾锦颜玩味儿的看着他:“王叔你是哪儿来的自信?认为本公主会将菩提果交给你?”

    出乎顾锦颜意料的是,顾成安竟然笑了起来:“呵呵,顾锦颜,本王办事一向会留条后路,免得…最后出差错,而对于菩提果这样的绝世之宝,更是会做的全面,你以为你这么简单的就赢了吗?呵呵,好戏,还在后头呢!”

    说到此处,顾成安不禁皱了皱眉,浑浊的眸子四处看了看,疑惑的自言自语:“怎么还没到?难道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看见他这幅做派,顾锦颜心中略有不安,莫不是他还有什么后招?

    思及此,顾锦颜冰冷如霜的眼中迅速升腾一抹杀意。

    “顾成安!你还是下地狱去赎罪吧!”说完便举起手中的长枪狠狠朝他刺去——

    顾成安惊惧的瞪大了双眼,在他以为自己就要葬身于顾锦颜的枪下时,一道空灵的声音响彻在这个空间。

    “且慢!”

    顾锦颜丝毫没有因为不明声音影响自己对顾成安的杀意,反而速度更快了些

    。

    “砰!”重物相撞的声音传来,顾锦颜手腕一痛,手中的长枪竟从她手中飞了出去,最后稳当当的插在丰润的黑壤上。

    “谁?”顾锦颜警惕的向四周看了看,却没发现任何人。

    反倒是顾成安惊喜的大叫:“小师傅,快救本王!”

    “唰——”一道白灰色的影子闪过,最后在顾成安的面前停了下来。

    顾锦颜眯了眯狭长的双眼,看见来人,不确定的问:“和尚?”

    “小僧法号迦楠,阿弥陀佛。”迦楠捏住手中的檀木佛珠,朝顾锦颜作了作揖。

    “皮相倒是不错,就是心肠是否太黑了?难道出家人都如同师傅这般,不分忠奸,不辨是非吗?”顾锦颜冰冷的说道,眼中的杀气愈发浓郁。

    “姑娘说的这些,小僧不是不懂,但小僧也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如同阿难尊者,不过瓢水之恩,宁愿承受红尘之劫百年,小僧虽比不上阿难尊者,却也仍知有恩必报的道理,既然顾施主对小僧有恩,小僧自当保他一命。”

    “哼!保他一命!你可知保他一命,这世界上会有多少人而死于他手,今日你最好给本公主让开,否则,别怪本公主心狠手辣!”顾锦颜死死握住拳头,怒气横生。

    “阿弥陀佛,公主殿下,您不是小僧的对手,还是快走吧。”迦楠作了作揖,并不想因为报恩而使他人受伤。

    “不行!不能放她走,让她把菩提果交出来!”顾锦颜还未说些什么,顾成安倒是急不可耐的大叫起来。

    迦楠为难起来,他能来到这里,本就只是为了报当年顾成安的相救之恩,并不想掺和其他的事,而事实上,他除了在最后保顾成安一命外,其他的任何事他都没有插手过,作为出家人,他可以报恩,却不能助纣为孽。

    顾成安显然也是知道迦楠的为人,所以当下并没有逼他出手,他一向不做没把握的事,若是迦楠顾着恩情,帮他杀了顾锦颜还好,若是死脑筋的守着出家人不杀生的那一套,与他站在对立面反倒不好。

    “小师傅,你是否帮助我的属下们也进来了?”顾成安问道。

    迦楠点点头:“他们在后面,也许还要再等一刻,毕竟他们只是普通人,就算有小僧给他们的引路蜂,也需要些时辰才能到这里。”

    “那就好。”顾成安点点头,便将目光放在了顾锦颜身上。

    “顾锦颜,再等等,本王一定会给你一个巨大的惊喜!”嘴角扬起的笑在顾锦颜看来是那么可恨。

    “你究竟在耍什么把戏!”顾锦颜厉声喝到,心中的不安却犹如雪球般越滚越大。

    “顾锦颜,本王说过,你斗不过本王的,如果你早早的归顺本王,听本王的话该多好,可你偏偏桀骜不驯,那也就别怪本王手段狠辣,不念及叔侄情意了。”说完顾成安还装模作样的摇了摇头,似是惋惜,快要达到目的的他已经疯狂到连手臂上的伤都不顾了,鲜血流了一地,却满不在乎。

    顾锦颜一时半会儿还不知道他究竟有什么阴谋,但是为了防止意外发生,她已经做好了战斗和毁灭的准备!

    将菩提果收入自己衣襟的暗袋中,双手暗暗汇聚灵力,准备趁顾成安和迦楠分心之时将顾成安一击必杀,就在她准备好后,不远处却传来一阵杂音。

    三人纷纷向后看去,顾成安面上的是惊喜,迦楠面无表情,而顾锦颜眼中升起的,却是目眦尽裂的滔天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