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顾家-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五十二章 顾家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他们可能会因为某些人某些事而愤怒,但在他们最愤怒的时候,却总有一个懂他们的人,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能轻而易举就消除了他们的愤怒。

    而顾锦颜就是这个懂萧煜的人。

    她听出他口中的不屑与冰冷,她明白他内心嗜血的杀意,还有那隐藏在心底从未显现出的慈悲与温柔。

    他是魔,可却是一个不一样的魔。

    他有怜悯,有同情,也有温柔,只是,他的地位,他的定义不允许他显露这些一丝一毫,他孤寂,他压抑,他像一抹自由自在的游魂,无拘无束,却充满了孤独。

    顾锦颜明白,萧煜对那群修仙者的不屑,对于当年的事,她不清楚,但她知道,只要她想,他就会告诉她。

    萧煜长叹一声,揽住她的身子,将头紧紧埋入她雪白的脖颈,他知道,她想要知道,但是,有些事并不是她想的那么简单,过早的知道,对她百害而无一利,所以,只要她不亲口问他,他便能瞒一时,便是一时。

    “阿锦,其实这个世界应该只有我这么一个掌界人存在,其他的,应该都还在我们原来的那个位面,在这个世界,我并没有感受到有与我并肩的那种存在。”

    “不过,你要记住的是,时空裂缝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你的到来,将会是这个世界最大的转机,当然,也有可能是灭亡。”

    顾锦颜浑身一震,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显然萧煜并没有为她解惑的打算,只是揽着她的手微微紧了紧。

    半晌,才传出他那低沉的声音:“阿锦,快点强大起来吧。”

    命运的棋盘已经摆好,你将会,是那一颗最重要的棋子。

    不过,只要有我在,就不会让别人,动你分毫。

    顾锦颜抿了抿唇,反手拥住他。

    “好。”

    月色无眠,风声飒飒,平静的表面下,隐藏的究竟是多么汹涌的阴谋,或许,只能等到某一个时机,才会彻底显现出来。

    ——

    古色古香的房间,巨大的唐红珊瑚珠帘被人挑开,陈静烟一身淡烟色的旗袍,搭配同色的披肩,整个人犹如从江南水乡中生养出来的女子,温婉似水。

    顾锦月半躺在暖榻上,雪白的羽毛毯铺在她的身下,她一身纯白色的吊带连衣裙,露出两条雪白的手臂,见陈静烟进来了,才抬起半睁的水眸盯着她。

    “娘?您怎么来了?”

    陈静烟柔柔一笑,在她身前坐下:“当然是来看看我的月儿准备的怎么样了?”

    顾锦月笑了一声:“难道母亲还不相信女儿么?”

    陈静烟拢了拢她额前的发,笑道:“母亲怎么会不相信你呢,顾家这一辈,就只有我的月儿最出色,这少主之位,自然也是月儿的囊中之物了。”

    听了陈静烟的话,顾锦月微微坐直了身子,拉着她的手道:“母亲,听说这些天修灵宗处处与我们顾家作对,许多外门弟子外出历练都遭了他们的毒手?”

    陈静烟皱了皱好看的秀眉,略有责怪:“月儿,这些不是你应该操心的事,你只需要好好准备,待明日少主大选的时候,一举夺下少主之位即可。”

    话毕,只见顾锦月嘟了嘟嘴,窝在陈静烟的怀里撒起娇来:“母亲,既然女儿马上就要继任少主之位,那这些事也理应让女儿知道才是,这样女儿才能为父亲分忧啊。”

    陈静烟叹了叹气,一手抚着她乌黑的发,一边说:“这事你知道也没什么,毕竟你马上就要继任少主之位了。”

    此时陈静烟与顾锦月一样,都认为顾家少主之位非顾锦月莫属,而到了最后角逐的时候,她们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蠢,又有多天真。

    “你也知道,顾锦颜那个贱人母亲是修灵宗的小女儿,修灵宗宗主自然是当掌上宝般似的宠着,她死了,就留下顾锦颜这么一个贱种,修灵宗的那群人自然是得好好护着,但是顾锦颜再怎么说,也是顾家的子孙,所以就算他们想要把她接回修灵宗,也得顾及悠悠众口。”

    “若不是顾锦颜早年被我下了毒,导致筋脉狭窄,再加上,她的天赋本来就差,所以就算留下她也给你造成不了什么大的威胁,但是,就因为她是原配嫡女的关系,即便天赋巨差,族内也仍是有长老支持她,所以,她留着,只会成为你的阻碍。”

    “月儿,你要记住,顾家,不像你看到的那样,暗地里,许多龌龊的人和事都有,你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支持顾锦颜吗?就是因为她没有实力,且没有脑子,而这样的人,才能够被他们操控,成为傀儡。”

    顾锦月惊了惊:“母亲,你是说,为了自己的权利地位,顾家的长老们可以将顾家交给一个废物?”

    陈静烟冷笑一声:“当然了,权利地位,谁不想要,所以,月儿,就算你继任了少主之位,也不能停止修炼,只有实力,才能让所有人颤抖,只有权利,才能让一个人站在巅峰!”

    顾锦月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陈静烟站起身,看着她:“月儿,修灵宗的事你就不要管了,这些小事不用你操心,你只要拿到少主之位,一切都将迎刃而解!”

    “是,母亲。”

    听了顾锦月的回答,陈静烟满意的笑了笑,便走了出去。

    有些事,也该拿到明面上来说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