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风云突变(六)-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六章 风云突变(六)

    “王兄!”顾锦颜眼中泣血,惨痛的目光穿过走在前面的将领,直直的看向被他们拖在地上那个生死不知的男人。

    “顾成安!本公主在此立誓!若不杀你!誓不为人!”顾锦颜双目通红,贝齿死死紧咬,如同恶鬼般狠厉的目光有如实质般射向迦楠身后的顾成安。

    顾成安在这种目光下,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不过马上他又醒过神来,暗骂自己竟被顾锦颜一个眼神吓退了,上前走了几步,指着顾锦寒说道:“顾锦颜,这个人想必你很熟悉,没错,就是你的王兄,青灵的太子殿下,顾锦寒!怎么?顾锦颜,是不是很高兴?本王留了你王兄一命,没让你们青灵王族彻底绝了血脉?”

    “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是交出菩提果,并自废灵根,自毁灵力,本王就饶你和你哥哥一条狗命,二是让你眼睁睁的看着你哥哥惨死,不过最后本王相信菩提果还是会在本王的手上,不过,你的结局,可能就没那么好了。”

    顾成安知道顾锦颜心中的软肋在哪里,所以当初抓了顾锦寒之后,为了避免顾锦颜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便留了他一命,如今看来,他这一命留的可真是及时,今日只要他有顾锦寒在手,不怕顾锦颜不束手就擒!

    “本公主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更何况,那人是否是我王兄还不一定呢,本公主虽与王兄是血脉至亲,但一时看错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这世间,相似的人有如过江之鲫,你想用这样的借口逼本公主就范,哼!休想!”顾锦颜虽然满腔怒气,却也知,现在的她越是愤怒,就越是容易被蒙蔽双眼,失去原来精准的判断力。

    “哼!你倒是狠心,不过,本王既然敢这么说,那就自然不会耍些没必要的小把戏。”顾成安冷哼一声,对她的怀疑根本没放在心上,若是没有真正的底牌,他怎么敢拿出来用?

    顾成安摆摆手,年轻的将领心领神会,将身后的男子拖至众人身前,一把抬起他的头——

    “轰!”

    顾锦颜只觉得脑中有什么东西彻底断掉了,她抖了抖苍白的唇瓣,轻声的唤道:“王…王兄。”

    那张清逸俊美的脸,她不可能会认错,她一直很喜欢王兄眼角下朱红的泪痣,而现在,那颗泪痣竟被一条长长的伤疤分成了两半,血肉外翻,看起来那么狰狞,他的四肢呈一种诡异的姿势弯曲着,整个人像是没有骨头般,只能靠在别人身上。

    “你们,到底对他做了什么?”森寒的声音从顾锦颜的喉咙中挤出,她不敢相信,自己风华绝代的哥哥竟然变成了这幅模样,一想到这里,滔天的杀气从她身上喷涌而出,森冷的气氛令得在场的众人面色都是一白。

    “没什么,只是为了怕他不老实,打断了他的骨头,挑了他的手脚筋罢了。”顾成安狞笑道,顾锦颜越伤心,越愤怒,他就越高兴,因为这样的人,通常会失去理智,而失去了理智的人固然可怕,可一旦利用好了,却是不可多得一个好机会。

    “我杀了你!”顾锦颜的杀意瞬间涨到一个极高的地步,任谁看到自己的血脉亲人被人折磨成这样也不会无动于衷,更何况,那还是从小到大,对她最好的哥哥!

    顾锦颜右手一指,原本落在身后的长枪瞬间飞起,最后稳稳落在她手上。

    “顾成安,你去死吧!”脚尖点地,身体如炮弹一般飞射而出,手中的长枪直直指向顾成安所在的位置,她的眼底那么冷,如同寒冰万丈,那一瞬间,顾成安以为自己真的会死在她的手下。

    “师傅救我!”在顾成安惊惧的目光下,迦楠神色一凝,手中的佛珠瞬间飞出,一时间,金光大盛,强烈的光芒刺得众人睁不开眼,最后只听得“砰”的一声,万籁俱静。

    顾锦颜在强大的冲击力下不受控制的退了几步,一口逆血喷出,她捂着胸口,痛苦的皱着眉头,这个迦楠,实力比她想象的,还要强大!

    “哼,顾锦颜,你王兄在本王手上,你竟然还敢这么嚣张!本王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来人,给我砍了他一条腿!”这个他,指的当然是顾锦寒。

    拖着顾锦寒的将领点点头,抽出腰间的佩刀就欲斩下,就在他动手的那一瞬间,一串檀木佛珠飞射而来,直接将他手中的佩刀给击飞了几米远。

    “小师傅你这是做什么?”顾成安不满的皱了皱眉。

    “阿弥陀佛,出家人慈悲为怀,以往是小僧没有看见,也没有权利去阻挡王爷,但是现在,既然小僧看见了,就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王爷既已经快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又何必再多造杀孽?”迦楠知道,帮助顾成安也许他会付出一些代价,但是,救命之情不能不报,所以,即便知道帮助顾成安这种阴险,杀孽又极重的人,会让他在未来百年中付出巨大代价,他也没有皱一下眉头,但是,当着他的面,杀青灵国人人爱戴的太子,他却是不能不出手,不然,就真的成了助纣为虐了。

    “好,既然师傅说算了,那就留他一条腿!顾锦颜,怎么样?本王的给你的选择,你选好了吗?”顾成安虽然对迦楠擅自出手有所不满,但也知道现在的他不能得罪迦楠,否则,凭他,根本不能与顾锦颜对抗。

    在这种风起云涌的肃杀氛围中,一声声低低的咳嗽声响起。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低沉的声音显得如此凄凉,顾锦寒慢慢抬起头,有些迷离的目光望了望周围,待看到那抹橘红色的身影后,眼睛突然瞪大了,一抹泪光浮现在他苍凉的眼中。

    “阿锦…”粗哑的声音响起,像是在铄石上刮过一般,听得顾锦颜心中犹如被利箭狠狠刺穿一般,疼的她几乎要佝偻了身子。

    她张了张嘴,破碎的声音洒在风中:“王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