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水克土?-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六十六章 水克土?

    当月亮重新落下,当太阳重新升起,这个世界,将会又有一场血雨腥风。

    与往常一样,萧煜和顾锦颜依然来到了比赛场,两人都没有提及前两天的事,至于周松,萧煜已经让无痕将他送回了暗夜。

    比赛仍然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今天是外门弟子比赛的最后一天,也是决出最后胜者的一天。

    经过前两天的淘汰赛制,最后的参赛的人选已经全部确定。

    且,每一个的实力,都是同龄一辈中的佼佼者,这让许多小宗门和家族,都忍不住在心里胆寒顾家的实力。

    毕竟,顾家能占据一个山名,实力自然是不容小觑的。

    一刻钟后,裁判登台,没有过多的言语,直接宣布比赛开始。

    现场一阵火热。

    “主上,这次出场的是八长老的大弟子伊凡和六长老的大弟子朱乘,他们俩个在这届比赛中虽然呼声不是特别高,但是实力在同一辈中,也算是佼佼者,特别是伊凡,他的水系功法已经达到了洞虚后期的实力。”无凡站在他们后面解说。

    “如此看来,这个伊凡倒还是一个人才了?”顾锦颜听到八长老的弟子便凝了神,在原主的记忆中,八长老对顾锦颜一直很好,很护着她,至于这是真心还是假意,她倒是不得而知,不过,这并不妨碍她对八长老做进一步的观察。

    “嗯”出人意外的是,萧煜竟然没有反驳她,而是煞有其事的点点头。

    “伊凡的水系术法确实已经达到了一个同龄人不可企及的高度,但是他的实力,却仍是在洞虚前期,与众多顾家外门弟子一样,就算他的术法修炼到了后期,以他的灵力来说,他想要长时间的发挥他最强的术法,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说完萧煜轻笑一声;“呵,这场比赛,有的看了。”

    ——

    角斗场上的两人两两对视,且眼中升腾起的都是一抹战斗的火热,他们隶属不同的长老门派,自然互相看不顺眼,毕竟,在顾家,只有实力为尊,不管你是什么阶别,哪怕你是顾家家主的亲生女儿,没有实力,也会被人看不起,顾锦颜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伊凡,没想到我们竟然会因为这种方式成为对手。”朱乘哂笑一声,他们的实力相同,同样是洞虚前期,整个顾家外门弟子这个年纪猪脚饭到洞虚前期也不过区区数十人,这个伊凡平常就躲在自己的老巢中修炼,要么就是去虚战空间训练,两人还从没有正是交锋过,这次正好,让他试试他的低。

    看看这个被誉为水系天才的人,究竟有多么大的本事!

    朱乘是土系属性,所用的功法也是土系功法,这个世界修仙者分为很多种,有人是直接根据自己身上的属性修炼相应的功法,而周松那样的,便是将自己的属性放在了第二位,他专修的是武器,也就是剑,而这样的人,爆发起来,是非常可怕的,因为他们太过专一,而这种专一也带给他们无与伦比的爆发力与实力。

    伊凡看上去是一个很儒雅的男人,一身白色长袍,袍子的下方绣着几圈淡蓝色得水纹,看起来就像一个读书人,在他身上,根本感受不到硝烟与战斗的气息。

    “呵。”他轻笑一声,儒雅俊美的容貌上充满了漫不经心。

    “是啊,我也没想到我们竟然会在这个决斗场上交锋?”还是为了争夺那个无用的辅佐者的名头,伊凡的笑容有些冷,但更多的是无可奈何。

    想着师父三天前将自己拉进书房中说的话,伊凡心中便不受控制的涌起一股酸涩。

    在此之前,他从未感受到权利和实力的重要性,而她出事之后,他终于感受到了,可是,为时已晚,现在的他,唯一能做的,便是弥补,尽管无法弥补,那他也要尽自己所能,替她报仇,这样,才能慰她在天之灵。

    “竟然已经遇上了,废话就不多说了!”朱乘生的高大,古铜色的皮肤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油腻。

    他嘶吼一声,双手成拳,牙关紧咬,一圈淡黄色的灵力从双臂之中圈出,他往下一蹲,狠狠砸在地面上,一阵黄沙漫涌——

    “碎裂黄沙拳!”

    地面哗然碎裂,伴随着黄沙的滚涌声,整个决斗场被黄沙包裹,场外的人,连同裁判,都看不清里面的状况。

    “怎么回事啊!”

    “怎么回事儿?看不见了!”

    “朱乘的实力果然高强。”

    场外的百姓有的窃窃私语,有的大喊大叫,好不热闹。

    而黄沙中的伊凡却无半点紧张,他微微弯了弯唇角,一如既往的温和,指尖向前轻轻一指。

    一股淡蓝色的灵力喷出,涌入了黄沙之中——

    “冰封。”

    随着淡淡的两个字落下只见原本还在飞舞的黄沙被瞬间逼退冰封,连同地下正在碎裂的石板和正在施法的朱乘。

    全场一片哗然。

    只有少数人知道,比赛,还没真正开始。

    “咔嚓——”不过两息时间,冰封着朱乘的冰块瞬间碎裂成渣。

    朱乘一脸阴鸷的看着伊凡,没想到他的水系术法已经达到了如此高度,竟然能直接将自己冰封,虽然时间很短但是,谁又能保证,自己不回在这两息的时间内被干掉呢?

    “好!好…真是好极了!”朱乘怪笑一声。

    随即在原地转起了圈,随着动作的加快,幅度越来越大,最后已经教人看不清他的动作。

    一圈黄色的,犹如龙卷风一般的漩涡呗凝聚可出来,带着肃杀的气氛。

    “就让你尝尝我的绝技——死亡绞杀!”

    以强大的风力配合灵力对敌人进行绞杀,若是用在战场上,对敌人的打击是无法估量的,可是朱乘偏偏在一对一得角斗场上使用了这个术法,尽管能对对手一些打击,但是对于伊凡来说,用这招来对付他,简直是愚蠢!

    他右手一抬,掌中出现一道水涡,指尖一探,一把冰蓝色的权杖被他拿在了手中。

    “水之防御——”

    “巨浪滔天——”

    随着话音落下,一股由冰蓝的海水组成得防御墙出现在他的面前,而随之出现的是比朱乘术法更大得巨浪滔天——

    滔滔的海水涌了过去,你问世界上最温和,但也最霸道的东西是什么?那就是水。

    水无惧任何攻击,他依然流动,不管少穿如何变化,她依然存在,他如同一个观望者,对这世间得一切生物处以蔑视的眼光,却又同时用自己,晾整个世界带来生机。

    水的力量,即是无穷!

    “砰——”两股力量猛然碰上,一股巨大的波涛涌出,澎湃着的波涛瞬间将整个黄沙覆盖。

    即便土克水,但是在绝对的实力下,谁克谁,谁又说的清楚呢?

    ------题外话------

    嗯,这是个架空的修仙者题材,修仙者是被时空裂缝吸过来的,所以很多修仙者仍然保持他们以前的装扮或者习惯,所以小说中有人穿古装长袍不奇怪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