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往事-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七十五章 往事

    “该死的!洗不掉洗不掉!这该死的味道就是洗不掉!”雾气氤氲中,水花扑通扑通四溅,伴随着女人的咒骂声。

    顾锦月一脸怒气的在药池中捣腾,布满黑斑的脸愈发触目惊心。

    “为什么!为什么!”顾锦月双手撑在药池的台阶上,满脸疯狂,她已经在药池中泡了整整两个时辰了,然而她身上的恶臭味还是没有去掉,连同脸上的黑斑,也没有去掉。

    “到底是谁?到底是谁,竟敢给本小姐下毒!要是让本小姐知道,本小姐一定要将她抽筋拔骨,挫骨扬灰!”顾锦月恨恨道。

    药师已经告诉她,她身上的臭味和脸上的黑斑皆是中毒所致,虽然并不能长时间维持,但是,起码会有三天的折合期,也就意味着,未来的三天,她都要顶着这样一张脸和一身臭气出现在人前,其他时候还好,她可以躲在屋里,可三天后是少主大选的关键时候,她要怎么办?

    顾锦月简直要疯了。

    不过和她这里的抓狂的情况相比,无尘他们的日子显然是好过很多,自从将周松送回暗夜后,无尘便赶回了武灵山,因为知道萧煜的情况,所以,他们无法放心的将萧煜和顾锦颜两个人单独放在武灵山。

    “不知道魔主现在怎么样了。”无痕把玩着手里的两颗弹珠,半躺在沙发上。

    无情闭着眼休憩,无凡和无尘翘着二郎腿正一脸兴奋的耍着手机,听到无痕的话,无凡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没心没肺的说道:“得了吧,你就别操心了,魔主是谁啊,这世间还有能打得过他的人吗?”说完又继续低下头耍手机。

    无痕闻言,直接两手中的弹珠扔了过去,带着两股劲风——

    “卧槽,无痕你干嘛?会死人的!”无凡迅速将手机一收,而后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堪堪避过两颗弹珠,稳稳的落在地下。

    听着他的抱怨,一旁的无尘连头都没抬起来,带着毫不在意的语气说道:“死了就死了呗,反正你也不是人。”

    “你……”无凡手指颤巍巍的指着他,在众人以为他要说些什么时候,他把脚一跺,转身用无比哀怨的声音假哭:“你们就会欺负我!”

    众人:“……”

    连无情都忍不住睁开眼怪异的盯了他一眼,而后身体抖了抖,又继续睡了过去。

    “好了好了,你们也别担心了,魔主和我们都有契约,要真发生点什么事,我们不会没感觉的,放心吧。”无尘抽出一只手摆了摆,而后低头继续刷着自己的微博。

    ——

    篝火在视线中跳跃,好像起舞的姑娘,带着娇羞的容颜,落入凡人的眼中。

    萧煜怀中抱着昏迷的顾锦颜,邪魅的面孔上满是担忧,在他的对面,还坐着一个身高马大的魁梧青年,只不过他低着头,倒叫人看不清他的真面目。

    过了很久,萧煜才将目光从顾锦颜身上移开,落在对面的青年身上。

    这里是藏宝塔中的世界,也是湖水中的世界,他也没想到,那位神尊最后的安生地竟然是一处界中界,真是好大的手笔。

    “你是不是应该跟本主解释一下。”萧煜怀里的人紧了紧,抬头问着对面的青年。

    青年抬起头,他长了一张好看的脸,却是十分俊美,虽然不同于萧煜的邪肆,却带着阳刚,仿佛太阳一般,炽烈却也致命。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的眼神充满了空洞与迷茫,只有萧煜的声音,能唤回他一丝色彩。

    “你是…魔界之主,魔神萧煜?”喑哑的声音在空间中响起,带着浓重的鼻息。

    “神界的小腾蛇?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对于他的疑问,萧煜没有回答,但是,答案早就清楚了不是吗?

    天地初开之时,天地间衍生的不仅只有各界的掌界者,还有各种神兽,其中除了魔龙和神龙外,就只有魔蛇和神蛇最为强大,魔界的腾蛇尚野是萧煜的守护兽,而神界的黑曜应该是女娲大神的守护兽才是,又怎么会守护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神尊,这才是萧煜不解的地方。

    “呵。”黑曜苦笑一声。

    “自从女娲大神祭天之后,我便想随着大神一同而去,但是却被大神给阻止了……”

    那是一段惨痛的岁月,混着时间的洪流,当初的记忆都已经模糊,但那张容颜,那道纤细的背影,却始终在脑海中徘徊不去。

    “黑曜,本神走了,会有新的神女接替本神守护这天下,六界不能乱,新生的神女太过单纯,你要在她身边辅佐她,直到,她可以独挑大梁为止。”

    面对天地浩荡,女娲以自己的灵体拯救了万千生灵,她死后,神界大乱,各界纷纷出手,想要瓜分这片天上地下最繁华的界面,但在黑曜和当时神界的统领者的带领下,拼死一战,才击退了当时的敌人。

    女娲祭天数千年之后,神界终于迎来了新一任的守护神女,在黑曜第一眼看到那个女子时,便知道,当初女娲为何不让他追随她而去了。

    因为那个女子,和女娲大神太像太像,就如同转世一般,但也只有黑曜知道,女娲的灵体已碎,神魂已灭,是根本没机会转世重生的。

    她是新一任神女,灵力强大,与女娲相比,也不相上下,神界在她的守护下,很快安定下来,天地又恢复了往常的平衡。

    他记得,她总爱坐在神界的最高处,眺望整个五湖四海的景色,偶尔大笑,偶尔也会伤神,这样的她看起来的确像个单纯的孩子,但是,看过她震慑天下时的霸气的人,是不会将她与单纯这个字眼联系在一起的。

    他认为神主的话,终于说错了一句,不过,他却很喜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