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你竟然没死?-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九十章 你竟然没死?

    顾旌死了!

    这个念头同时从所有人的头脑中冒出来。

    台上观战的一众长老们,心中都同时松了一口气,对他们来说,长老嫡系一脉中出了这么一个天才,会让长老们之间平衡的地位被打破,所以,在顾旌死了之后,除了三长老和八长老,所有的人都送了一口气,包括陈静烟和顾城。

    三长老在看到顾旌消失之后,整个人再也坐不住了,猛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也不管别人的眼光,整个人抖得如同筛子一样,充满了惊惧。

    而顾城却只当他因为嫡孙身死受不住而心伤,当下便故作安慰道:“三长老也不必太过忧心了,角斗嘛,伤亡在所难免,你也别太伤心了。”

    此言此语,半句不说顾锦月的过错,当然,实际上她也没什么过错,正如顾城所说,有争斗就必有伤亡,若是顾锦月实力差点,最后胜出的,恐怕就是另有其人了。

    “你不懂…你不懂…”

    三长老整个人如同被抽空了般,毫无生气的倒在椅子上,满脸的后悔以及后怕。

    顾城却没再说什么,只要最后是顾锦月胜了便好,其他的,都跟他没有关系。

    场上的顾锦月,在看到那火海散尽之后,空无一人的位置,也顾不得身体的虚弱,嘴角的笑愈发扩大,最后竟毫无遮掩的笑出了声。

    只不过有保护罩的遮挡,场外的人听不到她的笑声罢了,可即便如此,场外许多人也对她产生了厌恶之情,顾旌就算是长老三脉的嫡系,也算是顾家的嫡系一脉了,与她也是同祖同宗,就算是在角斗场上身死是个意外,但作为顾家嫡女,也不应该如此幸灾乐祸,得意忘形。

    是以,当下,所有人都觉得顾锦月是故意杀死顾旌的,厌恶之情溢于言表。

    陈静烟听着周围暗暗传来的声音,心下一紧,待看到顾锦月脸上的笑容时,皱了皱眉,对着裁判江臣招了招手,江臣走过去撤了保护罩,顾锦月这才收回笑容。

    江臣走到她面前,递给了她一颗丹药。

    是一颗聚灵丹。

    顾锦月吃下丹药后,盘膝而坐调息了十分钟,身体的空虚才渐渐散去。

    她站起身,微微抬起下颚,高傲的扫视了周围一圈,才收回眼光。

    “这女人脑子没病吧?她以为自己是天仙啊?”无痕坐在包间里,刚拿起一杯水喝着,看着顾锦月的动作,没忍住,一口喷了出来。

    离他最近的无尘忙的跳开,才避免了水渍溅在身上的悲剧。

    “卧槽,无痕,你能不能注意点!”

    “我看她不仅是有病,而且还病的不轻。”一旁的无凡煞有其事的点点头。

    “先让她得意得意吧,待会魔妃出手的时候,才有她好看的。”无尘搓了搓手,暗搓搓的说道,一脸贱相令得包间里的几人都转过头不想看他。

    不过对于他这个话,几人还是十分认同的。

    毕竟魔妃现在的层次,已经不是她能够比拟的了,当年那个被武灵山所有修仙者嘲笑的懦弱的废物小姐,早已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成长到一个令人惧怕的地步。

    江臣站在顾锦月的身旁,眼神扫过下方的众人,心中涌起一阵感叹,现实就是这样,在这个残酷的事实面前,在权利的角逐前,人命,往往显得不那么重要。

    顾城看时机差不多了,笑着从椅子上站起来,雄阔的声音传遍了整个角斗场。

    “今,顾氏嫡女顾锦月,诚以几之力,突破重围,成为我顾家少主大选最终获胜之人,下面,我,顾城,顾家第二百八十一代家主,宣布,顾家下一任少主为,顾锦——”

    “慢着!”

    突然横插进来的一道女声打断了顾城的话。

    在场的人纷纷从声源处看去,只见一位女人款步从角斗场的入口朝着他们慢慢走来。

    她看起来很年轻,肤白赛雪,身材高挑,每一分都恰到好处一袭暗红色的长裙,更是为她神秘的气质中增添了一抹妖艳。

    面上覆着同色的面纱,遮住了她的容颜,有风撩起了她的黑发,连同那面纱的一角,薄纱下的肌肤吹弹可破,就好像刚滤出来的豆腐一般,令人忍不住想要触碰。

    她明明走的很慢,却在几秒钟的时间便走到了角斗场之下,一个起跳,在众人还没回过神来之时,稳稳落在角斗场上,与顾锦月两两对视。

    “你是谁?”

    顾锦月冷冷问道,不知为何,眼前的女子给了她一种异常熟悉的感觉,熟悉的令她感觉到惊怕,想要一把捏断她的脖子。

    顾锦颜没有回答她,而是缓缓将目光放在了站在高台之上的顾城。

    这就是“她”的父亲,一个有眼无珠,负心薄情的人,或许,她应该将他的眼珠扣出来,供奉在她母亲的坟头上,无珠之人,留着眼珠,又有何用?

    顾城觉得很怪异,他没有见过这个女人,却在她冰冷的眸子中感到了一丝害怕。

    稳了稳心神,顾城才说:“姑娘这是何意?今日乃我顾家正式决出少主的日子,姑娘是想要破坏不成?”

    “呵。”顾锦颜冷笑了一声。

    “敢问,这顾家少主大选,是否顾家嫡系一脉都有资格参加?”

    “这是当然。”顾城答道。

    “那好,我记得顾家有一女名为顾锦颜,为何她不在比赛场上。”顾锦颜寒眸冷对,在陈静烟眼中看到了一抹凝重。

    呵,果真是聪明的女人。

    “颜儿消失了很久了,生死无踪,况且,就算她在这里,也是没资格站在这个台上的。”顾城说道。

    “为什么?”顾锦颜反问。

    “为什么,呵,因为她就是个废物!一个废物而已,有什么资格来争夺少主之位?”这次在顾城说话之前,顾锦月先开口了,带着满满的不屑。

    “废物?呵,竟是如此吗?畜生尚有舐犊之情,难道顾家主没有?”

    “顾锦颜就是我们顾家的耻辱!你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来对顾家指手画脚!”顾家长老席上的一位长老喝道,他本就是顾二小姐一派,自然得帮顾锦月说话。

    而一旁八长老却是淡淡道:“大小姐再怎么样也是顾家的嫡小姐,老五,你说话,可不要丢了顾家的脸面,平白让别人觉得我们顾家是狼心狗肺之辈。”

    “你!”五长老何时被别人这么怼过,当下便有些坐不住想要争论。

    顾城皱了皱眉:“好了!”

    五长老这才作罢,只是那双老眼中,却是泛着不满的光。

    “姑娘,你到底想说什么?”

    闻言,顾锦颜低头冷笑一声,如果说刚才她心底还有些迟疑的话,现在却是对顾家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了。

    当下幽幽的冷音响起,如同炸弹一般响彻在众人的耳中。

    “原来我顾锦颜在你们心中,就是这样一个废物啊。”

    “你!你说什么?”

    离她最近的顾锦月听到不受控制的退了两步,满脸的不敢置信。

    “你说谎!你绝对不是顾锦颜!”

    顾锦颜明明被她推进了雷源,以她的废物实力,是根本不可能活着回来的,所以,她一定不是顾锦颜!

    顾锦颜将目光放在顾城身上,幽幽道:“难道连父亲,也不认得我了吗?”

    说完便抬手取下了自己的面纱,绝美的面容暴露在空气中,所有人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看着那张和修嫣八分相似的面容,顾城晃荡一下跌在了椅子上,陈静烟更是死死的抓住了自己身下的椅背。

    “你不是顾锦颜!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南冒充顾锦颜的身份!”顾锦月看着那张美艳的脸,整个人如同得了失心疯一般,她的脸上满是黑斑,而眼前的女人却是绝美非凡。这令她怎么接受的了?

    “我是不是顾锦颜,自有顾家主论断,父亲,你觉得我,是不是你的大女儿呢?!”顾锦颜死死咬住了‘大女儿’几个字,冷眸盯的顾城一阵心慌。

    “不!你不是颜儿,颜儿自小貌丑,右脸上有一整块的暗红色胎记,你不是颜儿!”陈静烟倒是没有昏了头,直接说出了顾锦颜曾经的模样。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点了点头,确实,顾锦颜的右脸上有一块暗红色的胎记,衬得她貌丑如夜叉。

    顾锦颜这才将目光移到陈静烟身上,发现她发抖的双手后,轻笑一声,看来是认出了啊。

    “二娘这话可说错了,颜儿脸上的胎记怎么来的,二娘怕是最清楚了,不过我倒也真是奇怪,难道父亲连自己的血脉都认不出了吗?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不介意在众目睽睽之下,溶血证明!”顾锦颜冷笑道。

    顾城皱着眉,他自然知道眼前的人是顾锦颜,他自己的血脉怎么可能感受不到,只是,不想承认这个女儿罢了,可现在,倒是弄了个骑虎难下的地步。

    半晌,决定无果,顾城才道:“不必验血了,本家主知道,你是顾家嫡女,顾锦颜。”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那么,现在,我是否也有争夺少主之位的资本了?”顾锦颜笑道。

    “自然。”顾城也冷笑一声,以他的实力,自然看出顾锦颜身上没有灵力波动,就这样。想要跟月儿比,简直是自寻死路,既然她这么想出丑,那他便让她知道,什么才是极致的耻辱。

    顾锦颜早就知道顾城不会不同意,这样的父亲,倒是真正的令她寒了心。

    “那就好。”冷冷回了一句,顾锦颜便看着眼前的女人。

    既然顾城都这样说了,顾锦月自然无法再装傻,当下便阴狠的说道:“顾锦颜,你也真是命大,竟然还没死?”

    “呵,你们都没死,本小姐自然不能死!”

    顾锦月大怒:“一个废物罢了,也敢妄想少主之位,今日,我就让你看看,谁才是这顾家最后的掌权者!”

    “我觉得你可能是有点迷了。”顾锦颜毫不客气都怼了回去。

    “既然没什么好说的,那就开始吧。”顾锦颜看着一旁的江臣。

    江臣得了顾城的指示,退到了场外。

    顾锦月顾锦颜分别现在场上的两端,箭弩拔张的气味一霎而起。

    今日一战,将成为顾家历史上,最重要的转折点,也将会是,顾锦颜真正崛起一战!

    ------题外话------

    啊啊啊啊啊今天阿锦终于勤快的三千字更,各位妞们快来给点收藏鼓励啊~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