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光明之火VS火神之怒-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九十三章 光明之火VS火神之怒

    “龙凰虚影…我果然没看错。”

    隐在暗处黑曜感受到那一股熟悉的气息后,欣慰的点了点头。

    她终究还是回来了。

    场上的顾锦月也被眼前这一幕惊的回不过神来。

    但是眼中狠意却是只增不减。

    不过对于自己火神之怒她似乎有着十足十的信心,回神之后,右指指着顾锦颜,冷冷道:“以我之血,献祭汝灵,予天地之火,烧为灰烬!”

    “杀了她!”

    顾锦月怒道,伸出右指在上面咬了一口,一滴鲜血被她抛出,滴入虚影体内。

    “吼!”虚影仰头一声怒啸,火神弓对着顾锦月,燃烧着熊熊烈火。

    他右手在虚空中一拉,一只火红的弓箭便直直出现在弓上,拉着弓的手一松,弓箭便飞射而出,带着势不可挡的气势。

    众人看着那一只弓箭在虚空中飞射,由一变二,由二变四,最后竟然变成漫天箭雨,轰涌着冲着顾锦颜飞射而去。

    顾锦颜凝着眉,眼中少见有凝重之色,她右手一抬,五指张开。

    “光明圣火——绞杀!”

    身后的龙凰虚影光芒大放,一声凤鸣响彻云霄,凤嘴一张,无数道包裹着光明之火的火球应声而出,迎着那漫天箭雨便冲了上去。

    “砰!”

    一声炸响,两两碰撞,光明之火的无情绞杀,火神之怒的漫天的火雨,金色与火红的交叉,勾勒出一副极美的画面,可是现在却无人有那个心情去观赏。

    攻击散开,竟是势均力敌。

    包厢中的黑曜一脸无奈,他就知道会是这个样子,龙凰虽强,却也只是个未完全觉醒的虚影,威力自然比不得以前的模样。

    见两人不分胜负,台下许多人都松了一口气,顾锦月一脉的人更是心情落了地,看来就算顾锦颜召唤出了这个东西,但也和顾锦月不相上下罢了。

    顾锦月怎么也不敢相信会是这么一个结局,竟然不分上下,那个东西究竟什么来头?竟然能抵挡住我的火神之怒?

    这下,顾锦月对顾锦颜的实力,以及背后的人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诚然,凭着顾锦颜一个人是根本无法走到这一步的,究竟是谁在帮她?

    顾锦月很想知道事实,但是现在的情况根本容不得她多想,当下便直直盯着顾锦颜。

    “顾锦颜,一招定胜负吧!”

    她体内灵力已经被抽空,虚影根本维持不了多久,现在的她只能赌一赌。

    顾锦颜没有反驳她,对她来说,也有同样的顾虑,召唤虚影的代价太大了,她现在也不过是强撑着没有倒下罢了。

    “火神之怒——焚天烈!”

    顾锦月大吼一声,只见那虚影收了弓,火焰大方,举起拳头便冲向了顾锦颜。

    “光明圣火——绝灭!”

    顾锦颜冷冷吐出这几个字,脑中猛然一痛,如同被针扎一般。

    “戾!”

    龙凰一声鸣叫,拍舞着翅膀便迎了上去。

    “轰!”

    一声巨响,天地变色,风声飒飒,连空气中都带着毁灭的味道,许多人在这一瞬间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火焰之间的碰撞,如同一颗爆炸的小型氢弹,在虚空中绽放出一朵美丽的蘑菇花,金色与火红的相融,成了这世界现在唯一能看到的颜色。

    “轰!”

    仿若世界灭亡,绞杀的机器在不断运转,龙凰的翅膀飞舞,火神的巨拳怒砸,勾勒出了一副刚柔的画面。

    “快!快!防护罩破了!”

    挣扎的有人在大喊,只见那将角斗场包围的严严实实的防护罩上开始出现一圈又一圈的“蜘蛛网”,攻击的威力从破开的地方溢出去,离得最近的人当场一口逆血喷出,倒地不起,角斗场外的观众大乱,更有甚之飞奔而逃。

    “快!众长老随我一起修复防护罩!”

    顾城也是心惊,但作为家主的他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反应过来,一道命令下去,场上所有炼精化气以上实力的长老和弟子们全都一跃而下,围在防护罩周围。

    一时间各种灵力纷纷大放。

    只有切实感受到这威力,他们才知道顾锦颜和顾锦月这一战的威力有多么令人心惊,连他们这种实力站在这里,都有一种令人心惊肉跳的感觉,更何况是其他人。

    他们在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一抹惊惧,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是一点也没有停下,防护罩的裂缝在他们的灵力支持下渐渐合拢。

    在场的人也逐渐冷静下来。

    最后一声炸响之后,光圈散去,众人也看到了的情况。

    顾锦颜双腿颤颤巍巍,任谁都看得出来她现在已经快要撑不住了,但是她仍然站在原地,一身暗红色的长裙略带灰尘,发丝也是有些凌乱,虽然有些狼狈,却也难掩其风华。

    而反观顾锦月,已经倒在原地,生死不知,嘴角,身体各处都在潺潺的冒着鲜血,身上的衣裙被烧的破破烂烂,大片大片的肌肤裸露在外,带着焦黑的颜色。

    “月儿!”

    顾城看到这一幕,一把收回灵力,冲上台,将自己的大氅脱了下来披在她的身上,而后转向顾锦颜,恶狠狠道:“顾锦颜,她可是你的亲妹妹!你竟然下如此毒手!”

    看见眼前带着厌恶的面孔,顾锦颜以为自己不会在意的,可为什么心还是有些微痛,她知道,是这具身体的在痛,被最亲的人抛弃,这是血脉在疼痛,她冷下脸,忽略身体上的微微疼痛。

    “父亲说这话倒是奇怪,我母亲只生了我一个,我哪里来的亲妹妹?”

    “你……”顾城大怒!

    “况且,这本来就是角斗场,失手本在所难免,难道父亲以为,在那种情况下,我还能收手不成?”

    顾城愣住,是啊,那个时候怎么可能收手,一切只能怪顾锦月技不如人,可是,他的心里,还是忍不住恨顾锦颜。

    看着那张与修嫣有八分像的面孔,他就止不住的厌恶。

    “而且…刚才顾锦月将顾旌一把火烧死,可没见父亲大人你站出来说些什么,怎么?顾锦月的命就是命,顾旌的命就不是命了?她顾锦月尚且能对同宗同族的族人痛下杀手,更何况我只是两招对战之间的无能为力?”

    顾锦颜毫不客气的说道。

    顾城一张脸顿时气成了猪肝色。

    因为比赛结束的关系,外围的防护罩也早已经打开,加上顾锦颜又是特意说的很大声,是以稍微有一点实力的人,都听到她的话,下方的人止不住的窃窃私语起来。

    “你!你这个逆子!”顾城气的不轻,若不是这是大庭广众之下,顾锦颜都觉得他会冲上来一把掐死她。

    “颜儿,月儿方才也只是如你一样罢了,同为顾家人,她又是顾家嫡女,怎么会故意伤害顾家的人呢,这些不过是你的推断之词,女儿家底下说说也就罢了,你这样,岂不是给你的妹妹带怨吗?”

    陈静烟这才慢条斯理的走上台,先是看了顾城一眼,走到顾锦月的旁边,朝着身后的医卫队招了招手,医卫队将顾锦月抬上担架离开后,陈静烟才将目光放在顾锦颜的身上。

    没了胎记的顾锦颜和修嫣更像了,陈静烟看着那张脸上的笑,差点绷不住自己的表情,好在她定力好,硬生生将那股恨意给压了下去。

    在陈静烟打量她的同时,顾锦颜也在打量着陈静烟,这个女人很精致,一身牙白色的紧身旗袍勾勒出她姣好的身姿,外搭一套竹色的长披肩,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淡雅,有一种水到渠成的美感,她看似云淡风轻,但眼中流露出的一丝恨意却让顾锦颜明白眼前这个人绝对不像顾锦月那样没脑子。

    一句简简单单的话便将她方才的意思给曲解了,果真是个高手。

    顾锦颜如是想到。

    “颜儿…”

    陈静烟挂着得体的笑,慢慢靠近她。

    顾锦颜心中感觉不对,她现在太虚弱,若是陈静烟想要下些暗手,她可不一定能察觉。

    当下便急忙道:“姨娘有什么要说的?顾锦月受了重伤,难道姨娘不担心吗?”

    陈静烟的眼神有一刹那杀意,姨娘,有多久没人这么叫过她了,自从修嫣死后,整个顾家乃至武灵山上的人,谁不尊称她一声夫人,顾锦颜果真是那个贱人的女儿,让人忍不住的厌恶。

    她面色不变的靠近她:“月儿有医师照顾,本夫人自然是放心的。”

    正当顾锦颜想着怎么应付她时,一道熟悉的嗓音传来:“胜负已定,顾家是不是该宣布少主人选了?”

    所有人随着声源处望去,陈静烟也停下脚步皱着眉看着入口。

    那是一个邪魅俊美的男人,似乎天地间所有美好的词汇都无法形容他的漂亮,精致如妖的面孔上看不到一丝的阴柔,邪魅致命的面孔令得在场的人都有那么一刹那的失神。

    顾锦颜愣愣的看着萧煜朝她走来,忘记了反应。

    而某包厢里的几人却是一脸见了鬼的模样。

    “魔主,魔主竟然用美色迷惑世人,简直好不要脸。”无尘一脸吃惊道。

    “滚!”尚野一把拍开他。

    “你怎么……”顾锦颜惊喜的看着他,没想到他会上来。

    萧煜走到她前面,站定,这幅保护的姿态令得顾锦颜有些微微湿了眼眶。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在等着顾城的回答。

    顾城有些狼狈的移开眼,不敢看他。

    但是现实却让他不得不面对。

    当下便粗声粗气的宣布:“顾家新一任少主,顾锦颜。”

    说完便一甩衣袖走了。

    陈静烟看着他二人,面上再也维持不了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见顾城已经离开,她也不好再留下去,当下深深的看了顾锦颜一眼,说了一句无头无尾的话,便离开了。

    她说:“命运角逐,胜利并不是最重要的。”

    ------题外话------

    紧赶慢赶终于赶上了,今天太忙了,星期六还有课,就不二更啦嘤嘤嘤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