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代价-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九十七章 代价

    伊凡松了口气,尽管现在顾锦颜的实力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对于顾家来说,一个大乘中阶还真不算什么。

    “好了。”八长老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你也别太担心,现在那丫头,可不简单。她背后的人,也同样不简单,顾家,想要动她,恐怕没那么容易。”

    伊凡的脸上也同样出现了凝重之色,顾锦颜这次的回归,变化不可谓不大,也不知这变化的背后,付出的是什么代价。

    “凡儿,你对那丫头的心思,为父看得出来,但是为父必须告诉你,你跟那丫头,没可能的。”

    八长老语重心长道。

    伊凡一愣,随即眉头一皱,问道:“为什么?”

    八长老却是呵呵一笑,说了一句棱模两可的话,便起身推门而出。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成龙。”

    伊凡愣住,敛下眉,喃喃自语:“一遇风雨…变成龙吗?”

    ——

    “公子,这海棠开的真好。”

    朴素的小院子中,铁衣站在周浩然的身后,一手推着他的轮椅,一手指着院子里的一大簇海棠。

    周浩然淡淡一笑:“开的再好又有什么用,没有灵力的支持,也不过落得个败落的下场。”

    “就像人一样,若是没有了利用价值,就只能像不合时节的花一样,只有枯萎。”

    “公子。”铁衣不知道说什么,他知道自家公子在表达什么,视线不由得看向他的腿。

    “铁衣至今都不明白,您当初为什么要救顾家那个废物小姐?平白让自己受这份罪。”铁衣愤愤道,若不是顾锦颜,公子如今也不会变成这样,连与大公子一争少主的资格都没有了。

    周浩然淡然一笑:“她现在可不是废物啊。”

    铁衣一愣,突然响起前几天的顾家少主大选,顾家失踪的嫡小姐突然出现,以惊人的实力夺得了顾家的少主之位。

    “可是她…她以前……”铁衣突然没话说。

    “难道她以前都在扮猪吃老虎?”

    铁衣抽了一口凉气,若她真的在扮猪吃老虎,那这十几年,她也太会装了,这份隐忍,也太可怕了。

    周浩然端起石桌上的一杯茶,轻轻吹了吹,一抹烟雾晕开,他喝了一口,方才说道:“是不是扮猪吃老虎,我可不知道,但是唯一清楚的是,顾锦颜,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什么人都可以踩上一脚的废物了。”

    周浩然低眉看了看自己的腿,一抹不明的意味在眼中闪过:“看来,当初的选择,并不是错的。”

    铁衣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不解:“难道公子早就知道顾锦颜会有此际遇,所以当初才会不顾一切的救她?”

    “呵呵。”周浩然摇摇头。

    “不,我可没那么大本事,当初救她也不全然是为了救她,而是有些事,容不得本公子选择,只有暂时的牺牲,才能换来永久的安宁。”

    周浩然眉间厉色一闪而过,想着当初发生的事,他就止不住的恨,可恨又能怎么样呢?这世界,终究是对弱者太残忍。

    “小姐醒了吗?”

    华丽的院子中,陈静烟身着水烟色旗袍,搭配水乳色长披肩,若不是那眼中的厉色以及眉间的倦色,倒真真是一位不惹烟尘的女子。

    门口的侍女微微俯身:“夫人,小姐醒了,只是……”

    见她吞吞吐吐不敢再说,陈静烟眼中闪过不耐烦,直接伸手便推了门进去。

    纱帐重叠而下,卧榻中躺着一个人影,陈静烟走过去,一把掀开纱幔。

    顾锦月浑身都躲在被子下,仔细看去,还在微微颤抖,见得顾锦月如此没有出息的模样,陈静烟忍不住心头的怒火。

    “月儿。”她厉声吼道。

    顾锦月似乎被吓到了,颤抖的更加厉害,却始终没有将自己露出被子。

    陈静烟一怒之下将她的被子掀开扔在地上。

    “啊!”

    还没做什么,便听见顾锦月发出一声惨叫,如同受了惊吓的小兔,挣扎着爬向床的角落,双臂环抱,头埋在双膝中,整个人呈现出一种极度不安全感。

    而陈静烟呢,陈静烟更是楞在了原地,她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满头白发,颓废苍老的女人,会是自己的女儿。

    “怎么会这样?”她喃喃说道。

    听到这句话,顾锦月才慢慢从双膝中抬起头,她脸上的黑斑过了三天,却没有消除,她的脸上渐渐出现了皱纹,看去,竟如同三四十岁的中年妇女。

    听了陈静烟的话,她冷笑道:“怎么会这样?哈哈哈,我会变成这样,你陈静烟不是最大的功臣吗?”

    见得女儿眼中的恨意,陈静烟不由得后退了两步。

    “不可能的……”

    “不可能?我告诉你,就是因为你给我用的那个东西,我的实力是提升了,对,没错,但是那东西的副作用却不是仅仅只有修为三年内不会有丝毫存进,还有加快自身时间的流动,所以,你看看我,你看我变成了什么样子?啊!”

    陈静烟不敢置信。

    “我告诉你,还没完呢。”

    顾锦月眼中恨意凌然,若不是眼前这个女人,她何至于落得如此境地。

    早知付出了这么大代价仍然没有得到少主之位,那她宁愿当初就没有付出过。

    可是,一切却都已经来不及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