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1章 争辩-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01章 争辩

    当然,在拿出如山铁证,听某个人说话之前

    楚逸还不忘了好好发一通脾气,装一装十三。

    只见,下一刻,他的脸色一凝,冷冷的笑意全部化为怒意,抬手指向裴长锋那几个少年,眼神霸气地死死盯着他们

    厉声喝道:

    “小爷这面墙还未倒,鼓也未破,你们便敢落井下石了?”

    说完这句,他把手放下,转而又看向面前的玄朔方和程希弦等人,继续高声说道:

    “另外,我就不明白了”

    “你等怎知,那头战兽的主人不是玄钦方?”

    “又是如何笃定,那头战兽不能开口说话的?”

    “难道你们不知道,话说得越满,被人打脸的时候就越疼吗?”

    惊!

    满场皆惊!

    楚逸突然像是暴发了一样,三言两语便将方才针对过他的众人,全都给说得哑口无言!

    就连尉重央、卫凌笑和牧鹤大师三人,也都被楚逸话里的意思给吓了一跳。

    片刻之后,只见程希弦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瞳孔猛地一缩:

    “你是说”

    “你能让那头黑豹开口说话!?”

    在场的众人,包括程希弦自己,都能听出他话里那种难以置信的震惊!

    若真是这样,楚逸的手段也未免太可怕!

    要知道,在场的尉重央本身就在驭兽秘术上,颇有建树

    但连他都完全没有听说过,还有这种手法。

    楚逸听了,先是“呵呵”冷笑数声,然后摇着头叹道:

    “我实在懒得与你们再说下去”

    “若非牧鹤大师相问,我也确实没有话想和你们说。”

    “因为我知道,你们中的一些人,从一开始就不会相信我说的话。”

    “大家都是聪明人,应该明白某些人,为什么不会相信我的话吧?”

    “所以,最好的方式,还是让这头小咪咪和你们说吧!”

    话音一落,楚逸直接抬手,在那头黑豹的头上敲了一记

    他的掌心浮现一片玄奥复杂的道纹,没入黑豹体内。

    “呃!”

    “啊呜!”

    呜咽不清的嘶吼声中,那头黑豹竟然缓缓立身而起,像人一样只用两条腿站着。

    然后,在众人惊讶的眼神里,它便渐渐幻化出人形!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一头墨黑的头发,两眼也漆黑如夜,脸上满是血渍。

    他身上的战甲已经破烂,仅能遮蔽住某些私隐之处。

    他的一条手臂自肘处齐齐截断,另一条手臂上也和露在外面的躯体一样,伤痕累累,望之可怖!

    他化出人形后,第一句话并没有说围观众人想听到的答案,而非常震撼:

    “你居然”

    “真得能解开我身上的驭兽契约!”

    这时,所有人都像是之前的黑豹一样,大受震撼,似乎已经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楚逸却像两天前在七星圣地的谷口处,准备去破九灵玄阵时那样,漫不经心地抬起左手,邪魅一笑:

    “这有何难?”

    “易如反掌罢了。”

    只是,此情此景虽曾相似,楚逸此时的心境却早经没了当初那般写意。

    尚在惊愕中的罗浩、南宫清武等人,在看到楚逸的这般举动之后,不由得心生怅然。

    而太子煌和八王爷以及火家的火离魅、火傲宇见了,不禁也都身形一震

    一时间,这两天内发生的事,全都在他们脑海中浮现。

    当时的楚逸,为了维护火皇朝的荣誉和尊严,去破连八王爷都束手无策的九灵玄阵时,是何等的意气风发!

    之后的楚逸,以技惊四座的各种秘术,从卫凌笑和牧鹤大师以及其他少年处赢来赞誉时,又是何等的大放异彩!

    这些情景还都历历在目,可是现在,他们却对楚逸……

    “唉”

    有人轻轻发出一声叹息,让太子煌原本铁青的脸色,变得如被火烧一样的红。

    不仅是他,“易如反掌”四个字听在某些人的耳中,马上让他们心里生出一种莫名的警惕感。

    就好像楚逸是在说,别的事在他看来,也只是易如反掌的小事一样。

    比如,楚逸刚才说的,“打脸”。

    就在大部分人,都还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情形时,却听程希弦已经在怒气勃发地质问那个黑豹男子了:

    “你说!”

    “谁是你的主人?”

    黑豹男子听了,重重咳了两声,然后从口里吐出一口血来,含糊不清地说道:

    “玄……玄钦方!”

    程希弦闻言,马上又是一声怒喝:

    “司玄道的人,从来都是黑巾蒙面,你如何能认识玄钦方?”

    然而,他的话一说完,便见黑豹男子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嘲笑道:

    “呵……驭兽契约不仅对灵兽有约束力,对灵兽的主人同样也有约束力。”

    “玄钦方能知我,我也能知他!”

    “难道堂堂七星圣地天枢峰的程家主,连这点小事都不懂吗?”

    程希弦哪会任由一头战兽肆意嘲讽自己?

    他听了黑豹男子的话后,先是一愣,然后便大喝一声,怒目圆睁

    身上爆发出恐怖绝伦的可怕气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探手伸向黑豹男子,要将它灭杀。

    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卫凌笑突然身形一动,同时一抬手,硬生生地挡下了程希弦的这一击。

    只听“轰”得一声巨响,卫凌笑与程希弦两人身上,同时暴发出一股威势惊人的冲击力。

    这两人的动作实在太快,皇道力量又太恐怖,虽然两人都是有心收敛,但许多毫无防备的少年,依旧被这股冲击力迫得纷纷向后退去。

    和楚逸站在一起的姚芷蓉和离公子,更是被直接推向了承光宗那边。

    还没等他们稳住身形,便听到卫凌笑轻笑道:

    “一头战兽临死前的叫嚣而已,程兄何必放在心上?”

    “若是程兄现在因为一时之气,将它斩杀的话,岂不是让此事从此死无对证?”

    “到时候,某些人的心愿得逞,而程兄却凭白做了别人手里的刀,还要落人口实”

    “实在不是智者所为呢。”

    卫凌笑这话说得极为机巧,既暗含警告,又像是在替程希弦着想。

    因此,虽然两人也算交了手,但卫凌笑倒也没有伤及程希弦的颜面,

    程希弦听了,只能轻哼一声,悻悻退下。

    姚芷蓉被震飞,本想再回到楚逸身边的,却被曲珑儿给拦了下来:

    “姚姐姐且留在我这边,你去了不但帮不上楚逸的忙,反而可能会坏了他的事。”

    姚芷蓉哪会听她的话?

    她深深盯了一眼边上面无表情的荧荧公主,恨声说道:

    “就算是死,我也要与我左门的少主死在一起!”

    这时,矮子离也出声对姚芷蓉劝道:

    “姚小姐还是别过去了”“你难道还没发现,楚公子早已是智珠在握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