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 熊大-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05章 熊大

    见到大熊也化成了人形,在场众人皆是感到脑袋一阵发懵,还是程希弦最先反应过来,脸色难看得像是吃了一吨屎一样

    暴跳如雷地大喝一声:

    “楚逸!你敢!”

    不过,他的话还未说完,刚刚变成人形的熊罴战兽,竟然又重新变回了之前的熊罴模样。

    楚逸对此情形,也是放任不管,像是无功而返一样,已经面无表情地又落回了原地。

    程希弦见状,以为楚逸的手段失败了,并没有成功解除大熊的契约,脸上不由欣喜若狂,心里也满是失而复得的巨大快感。

    刚才熊罴战兽变回人形的一瞬间,他差点以为自己要永远失去熊罴战兽。

    “呵楚逸。”

    “原来你真的只是在危言耸听,哗众取宠罢了。”

    程希弦口中情不自禁地发出一阵阵大笑声,心里高兴之余,已经开始盘算着接下来要如何“消遣”楚逸了。

    在场的众人,原本还都沉浸在熊罴战兽的连番惊变中

    此时,听了程希弦的话后,也都从惊愕中回过神来。

    虽然熊罴战兽现在又变回了之前的样子,但场上的心思缜密者

    其实已经从程希弦的话里,以及熊罴战兽的异象中品察出了一些端倪。

    不过,一些对楚逸“关心则乱”之辈,比如柳华和无来这两个家伙,却只觉得楚逸之前的确是在吹牛胡言。

    一时间,这两人还要抢在心情同样大起大落的玄朔方之前,接过程希弦的话头,再次对楚逸开启了嘲讽模式:

    “楚逸,你现在还有何话?”

    “大言不惭,信口雌黄,我等实在不耻与你为伍!”

    不过,他们的话音刚落,一直没对此事置喙过的洛青简,这时突然冷声说了一句:

    “虽然楚逸失败了,但他也并非信口雌黄”

    “否则的话,程家主的那头熊罴战兽,又怎么会发生如此惊变?”

    说完,他又看向了那头熊罴战兽。

    洛青简并非是想替楚逸说话,他是实在不愿看无来和柳华这些人出糗了。

    大家好歹同为此番南域天才大会中的“天才少年”,若是真让那两人如同跳梁小丑一般继续恶心下去

    恐怕他自己和其他少年的脸上也不光彩,就像无来嘲讽楚逸的那句“不耻与你为伍”一样。

    而紧接着洛青简之后,也出言反驳无来和柳华的人,当然是那个爱憎分明的懵懂少女。

    只见她瞪起一双灵动的眼眸,先是盯着柳华,凶巴巴地娇喝一声:

    “楚逸哥哥才不会吹牛呢!”

    说完,她又盯向无来,柳眉一扬,娇声斥道:

    “原来你还知道廉耻啊?我还以为你只知道嫉妒呢!”

    班玉曣的这番话,很有些针锋相对的意味

    而且,她的神情里也隐隐透露着些许萝莉凶猛的本色。

    看来,虽然她初涉世事,但终究还是继承了女子在吵架上的天赋

    牙尖嘴利,还专揭敌人的短处。

    两天前,宋临安谈起洛青简的身世时,无来便情不自禁地说了些很不恰当的话

    当时,在场的许多少年都能从无来的话里,听出一些“嫉妒”的味道。

    因此,班玉曣的最后一句话,也正好戳中了无来不愿提起的难堪之处。

    不过,这却让一直看着班玉曣的宋临安,心里不由得涌起一股无力感:

    “这家伙,是真不知利害,心思一动就随意毛头啊!”

    他一边在心里想着这些,一边苦着脸观察无来和柳华。

    只见那两人的脸上,都是青一阵白一阵,既有些尴尬,又有些愤怒。

    其实,无来和柳华并非愚笨之人。

    刚才他们只是一时不慎,激动了,没往深里去想。

    这才被洛青简一语点破他们话里的破绽,然后班玉曣又不由分说地将他们数落了一顿。

    这时,玄朔方也已经回过神来。

    只听他胡搅蛮缠地冲楚逸叫道:

    “楚逸,你方才使得究竟是什么幻术?”

    说完也不等楚逸回话,他便马上又冷笑道:

    “不过,不管你使了什么伎俩,刚才的那种情形都不能说明你能解开别人的契约”

    “你不能解开别人的契约,那你就是那头黑豹的主人!”

    说到这里,他眼中暗暗闪过一丝阴险,转而看向程希弦。

    然而,让司玄道道主感到不妙的是,上一秒还在大笑的程希弦

    此时脸上的表情,却莫名其妙地隐隐带着些死灰色,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可怕事情似的。

    见些情形,玄朔方不由得神情一怔,然后不由自主地又看了看牧鹤大师和尉重央。

    却见这两人此时一脸沉思的模样,似乎还在想着刚才那头熊罴战兽的异象。

    再看卫凌笑和五曜圣地的三位长老,玄朔方还是只觉他们和尉重央一样,脸上的神情并没什么异常。

    一时间,他心里不禁疑惑万分,不明白程希弦为何突然变得这么奇怪,同时开始生出非常不妙的感觉。

    这时,玄朔方的耳中又听到令他无比厌恶的声音:

    “程家主,你可是有什么话想说吗?”

    说话的人,当然就是楚逸。

    他依旧是那副笑意吟吟的样子,眼神中似乎还带着嘲讽之意。

    说话的同时,他还很随意地摸了摸那头熊罴战兽的脑袋,好像根本不担心那头熊罴战兽会突然暴起伤人。

    这副诡异的情景,让玄朔方心里咯噔一下,脸色变得阴沉如水。

    不止是他,就连八王爷、太子煌这些人,以及一直替楚逸惋惜的曲珑儿、姚芷蓉等人也还没明白楚逸在搞什么鬼。

    不过,见到这一幕

    牧鹤大师、尉重央这些老头,还有卫凌笑那几位家主倒是瞪大了眼,脸上隐隐浮现起一些恍然大悟的神色。

    “既然程家主没话说,那我也不敢勉强”

    “不如,让我们换个人来发言吧。”

    楚逸一脸轻笑,眼睛里又是一开始时的那种戏谑眼神,看着有些木然的程希弦说道

    说完,他不等别人回应,马上又捏着自己的下巴,故作沉吟道:

    “我也不想说什么。”

    “玄道主又是两眼呆滞,看着也不像是能说出什么名堂的人。”

    说到这里,楚逸略带几分不屑地扫了一眼一头雾水的玄朔方。

    可怜玄朔方,现在正一脑门子的大问号,哪里还敢随意应话?

    只好咬着牙任由楚逸糟践自己,等着看楚逸到底能玩出什么花来。

    却见楚逸的眼神里满含深意,又缓缓从五曜圣地的三个老头、五个少年以及无来的脸上扫视而过

    然后,玄朔方才听到楚逸用轻松调侃的语调笑道:

    “要不然,我们还是听听”“熊大的意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