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6章 玄钦方在此-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06章 玄钦方在此

    楚逸的话音一落,满场皆惊!

    且不提那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就连早有意料的牧鹤大师这些人,也都有些没明白楚逸话里的意思

    虽然说,牧鹤大师和尉重央等人,已经从程希弦脸上的难看神色中

    猜到楚逸已经解开了,那头熊罴战兽身上的驭兽契约。

    可是,就算事情真如他们所想的那样,眼下熊罴战兽分明还是一副熊样,怎么可能开口说话?

    然而,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

    那头流着一嘴哈喇子的熊罴战兽,真就一边淌着口水,一边开口说话了:

    “你究竟……对我施了什么秘术?”

    “为什么我的契约解除了,却还是战兽形态,不能幻化人形,却能说话?”

    随着它的话音落下,不少人的下巴也都掉在了地上。

    他们现在就像楚逸调侃玄朔方时说的那样两眼呆滞,直愣愣地盯着楚逸和那头熊罴战兽。

    “姓楚的,你赶紧给我说清楚!”

    “否则的话,就别怪本尊口下无情!”

    那头熊罴战兽根本不理会旁人的感受,兀自气势汹汹地朝着楚逸怒吼,时不时地还冲楚逸挥舞几下,它那凶悍无比的大熊掌。

    可惜,它现在的状态很奇怪,根本爆发不出应有的威势。

    楚逸听了,脸色一沉,一边抬手敲着它的脑壳,一边作色道:

    “小样儿,居然敢在小爷面前蹦跶?”

    “以后你就叫熊大了,知道吗!”

    在楚逸敲木鱼一样的敲击之下,那头貌似凶残的熊罴战兽,居然只是左支右绌地躲闪,而不敢做任何反抗。

    甚至,有些人还能从它那圆咕隆咚的熊眼里,看到了一些委屈巴巴的可怜眼神!

    直到楚逸停手之后,它才用略带不甘的语气,吭哧吭哧地回道:

    “你可别太过分”

    “我身上现在已经没有驭兽契约了,更不是你的战兽。”

    “若是你……”

    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楚逸又用中指一怼一怼地戳着它的脑壳,很不屑地哼道:

    “还敢顶嘴?”

    “你什么你?”

    “有种你现在就吞了小爷”

    “只要你愿意顶着你那熊头熊脑,流哈喇子的样子,慢慢享受你以后的快乐蠢萌熊生。”

    那头熊罴战兽听楚逸这么一说,又哼哧哼哧了半天,最后还是被楚逸话里描述的惨状震慑住了。

    在场的人听到这里,哪还能不明白楚逸和那头熊罴战兽之间发生的事?

    韦长老作为急性子,连站在楚逸身边的尉重央和卫凌笑都还没开口,他反倒先语带兴奋地询问起来了:

    “小……楚公子,你这驭兽秘术是怎么一回事?”

    “为何能解了别人施下的驭兽契约?”

    “它又为何能开口说话,却不能幻化人形?”

    本来,韦长老是想叫楚逸“小子”的。

    话一出口,他便急忙改了口风,客气了起来。

    楚逸自然也听出来其中转变,不过他已经摸清了这老头的脾性,倒也不介意细枝末节了。

    只是,还没等他开口回话,场上的少年们已经忍不住喧嚣起来:

    “原来楚公子刚才并没有失败!”

    “没错,你没听见它的话吗?它身上已经没有驭兽契约了。”

    “那为何它会那么害怕楚逸?”

    “要知道,它的修为已经踏入紫府元尊级别了!”

    曲珑儿、姚芷蓉、离公子还有班玉曣这几个人见到这一幕,更是喜出望外。

    虽然除了班玉曣之外,其他三人平日里都不是喜欢张扬的性子,但眼下这种情形,他们哪里还能控制得住自己心里的喜悦?

    就连早有预料的“林大叔”和眼中闪着异彩的娜琳小姐,心里也都激动不已。

    无来和五曜圣地的少年们,却是脸色铁青,心中充满了震惊,疑惑,尴尬、难堪、怨愤、嫉妒等,五味杂陈。

    至于火皇朝的那几个人,脸上除了尴尬难堪之外,隐隐还有些难以言明的意味

    尤其是连太子煌,和八王爷。

    只有荧荧公主脸上似乎有些惋惜,又似乎有些激动,眼神里却盛满了黯然之意。

    这时,尉重央深深地看了一眼既不甘心,又无可奈何的程希弦,然后冲牧鹤大师朗声笑道:

    “这小子,真是太不厚道了”

    “之前,还在老夫和卫凌笑面前,装着一副完全不懂驭兽秘术的样子。”

    “这下,老夫倒要听听他还能如何狡辩!”

    牧鹤大师听了,也很是爽朗地大声笑道:

    “这有何难?”

    “以老头子对他的了解,他一定会”

    “先自诩自己生性淡薄,不喜炫耀,然后再自谦着说些区区小事,不足挂齿的话。”

    说到这里,这两个不厚道的老头,像是揭了楚逸的老底一样,开怀大笑起来。

    楚逸听得一头黑线,嘴上却嘿嘿笑道:

    “惭愧惭愧,让两位前辈见笑了。”

    “说起来,这些套路也都是前辈们玩剩下的东西,晚辈只是拾人遗慧而已。”

    他一边说着,一边在心里暗暗嘀咕:

    “次凹,这年头,难道连装逼都得论资排辈了吗?”

    却见牧鹤大师一边抬手指了指楚逸,一边继续乐不可支地笑道:

    “听听!这小子哪像是能被人拿话挤兑的样子?”

    说完,他像是不经意似的,瞟了一眼默然站在楚逸身边的熊罴灵兽。

    “它还是紫府元尊级别的灵兽”

    “看来楚逸的驭兽秘术,很不简单哪!”

    牧鹤大师心里有些惊讶地想着,眼睛又深深地瞄了一眼楚逸。

    他到现在,还没能看出楚逸的修为深浅,只觉一片朦胧。

    就在此时,一直没敢再开口为难楚逸的玄朔方,突然高声叫道:

    “诸位家主!”

    “即便楚公子真是神通了得”

    “但属下还是不信,玄钦方敢背着我与诸位家主,对楚公子暗下毒手!”

    “如今他生死不明,还请……”

    然而,可怜的司玄道道主,话尚未说完

    就在这时,虚空中赫然传来一句,惊雷般的炸响,令某些人心惊胆颤:“诸位,玄钦方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