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8章 只管杀,不管埋-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08章 只管杀,不管埋

    “看来,这出大戏离着落幕还早着呢。”

    “司玄道的人已经走了,程希弦又不好追究”

    “那接下来,应该就是他了吧?”

    牧鹤大师捋着颔下的白胡子,心里默默念叨着,不由自主地向旁边某个方向瞟了一眼。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程希弦再次开口了。

    他依旧面无表情,两只带着寒意的眼睛,有如寒狱般深不可察,看向楚逸淡淡道:

    “既然此事已了,那么”

    “楚公子,是不是该把我的熊罴战兽还给我了?”

    不过,楚逸听了这话,却是露出一脸奇怪,疑惑地回道:

    “程家主这话,从何说起啊?”

    “之前,你可是允许过我拿熊罴战兽”

    说到这里,他故意一停,又改口道:

    “哦,不对,现在是熊罴灵兽了。”

    “是你允许我拿熊罴灵兽,来证明我的驭兽秘术的。”

    “现在程家主这样,难道之前说的话,算不得数吗?”

    听了楚逸的话,程希弦的脸色愈发阴沉了下来,眼神中甚至隐隐浮现出怒火与杀机。

    不过,他看到旁边尉重央眼里的警示之后,只得强自按捺住自己心里的激怒和愤恨,干笑两声说道:

    “呵,你说的没错。”

    “不过,我好像也并没说过,我不要熊罴战兽的话吧?”

    “既然楚公子的驭兽秘术如此神奇,那我也就一事不烦二主了”

    “请楚公子再出手,帮我对它施下驭兽秘术吧!”

    说到这里,他抬手一指,正看着黑豹男子的流哈喇子的熊罴灵兽。

    楚逸见状,先是故作疑惑地顺着程希弦的手指看去,然后又顺着熊罴灵兽看着的方向瞄去

    却发现一直没敢再说话的黑豹男子,正一脸平静地在沉思着什么。

    楚逸心里咯噔一下,觉得黑豹有些奇怪,但眼下顾不得去想这些。

    他回过头来,满脸遗憾地看着程希弦,一本正经地说道:

    “这可难办了。”

    “不瞒程家主和诸位前辈,我的阵法秘术、道纹秘术,都是既管杀也管埋”

    “就是既能施术,也能解术。”

    “可偏偏,我的驭兽秘术,却是学艺不精”

    “只管杀,不管埋。”

    “所以,再布下契约的话,我怕是帮不上程家主什么忙了。”

    说到这里,楚逸又看了看尉重央和卫凌笑,很认真地说道:

    “说起来,尉老家主和卫家主可能不信”

    “但我的确是在打败小咪咪之后,才突然顿悟出驭兽秘术的。”

    “之前我在玉衡峰时,还完全不懂驭兽秘术呢。”

    尉重央听了,先是和卫凌笑相视一笑,都是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意味

    顿悟驭兽秘术?

    他们真要信了楚逸的话,那可真是有鬼了。

    不过,他们知道楚逸肯定有难言之隐,所以也是看破不说破,轻轻点了点头,摆摆手笑道:

    “这些小事不必再提,老夫又不是信不过你。”

    “不过么,老夫之前还想着”

    “既然你能解开老夫施为的驭兽秘术,想必在小不点的事上,老夫也就能甩手不管了。”

    “如今看来,到时候恐怕还是得老夫帮你啊!”

    听了他的这番话,在场的少年们这才知道

    原来程希弦战兽身上的驭兽契约,是尉重央亲手施为的。

    而楚逸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看来,慰老家主和卫家主,并未因为之前的那些事情,对我心生芥蒂。”

    之前在玉衡峰时,尉重央曾与他有过一番戏言

    只要楚逸能解开那座大湖的玄机,尉重央就亲手帮楚逸在小不点身上,施下驭兽契约,让小不点当楚逸的坐骑。

    刚才楚逸听尉重央的言下之意

    他还是信得过楚逸,依旧想让楚逸帮他,解开那座禁忌大湖的秘密。

    一时间,楚逸的心里不禁也对尉、卫两位家主生出许感动之意。

    毕竟,刚刚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他很大程度上冒犯了司玄道和程家

    尉重央和卫凌笑,还能保持对他的友善态度,真的不容易。

    另外,虽然尉重央在玉衡峰,想请楚逸帮七星圣地解开那座禁忌大湖的秘密时,楚逸装作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

    但在他的心里,实际上比尉重央和卫凌笑,还想解开那座大湖中的玄机。

    至于此中原因,自然与大禁忌之湖上的神秘大阵的阵眼有关。

    若是尉重央和卫凌笑,因为刚才的那些事,对他心生芥蒂,不愿再让他帮忙解迷的话

    恐怕以后,他也再没机会能接近那座禁忌之湖了。

    真要那样的话,他又如何能打那座大湖里的神秘至宝和造化的主意?

    因此,在听了尉重央的话后,楚逸马上也笑着与他打趣:

    “我怎么听着,像是尉老家主在故意找托词啊?”

    “若是尉老家主实在舍不得小不点,那晚辈自然不敢勉强。”

    “不过,也请尉老家主放心”

    “只要您一声令下,让晚辈捉鸡,晚辈便去捉鸡,绝不敢去撵狗!”

    他们两人像打偈语一样插科打诨,场上的人除了卫凌笑之外,却再无别人知道他二人话里的意思。

    而林、许等家主也是听得直瞪眼,不明白这一老一少在高兴什么。

    这时,尉重央又对楚逸笑骂一句:

    “你小子少在老夫面前卖乖……”

    不过,尉重央佯怒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曲珑儿略带不满的声音给打断了:

    “尉爷爷!你之前不是说,等小不点再长大一些,就送给我当玩伴的吗?”

    “你怎么能把他送人呢!”

    在场的少年们寻着声音看见,只见虚空中有一个花容月貌、玉姿仙风的佳人,正在朝着尉重央飞去。

    在众少年痴迷的眼神里,这位脸庞上带着些轻嗔薄怒的佳人,如同凌天仙女一般落在了尉重央和楚逸中间。

    然后,他们便又再次听到了清泠玉鸣般声音:

    “楚逸,你说”

    “你要和我抢小不点?”出乎他们的意料,这位佳人在落地后,并没有理会脸色略显尴尬的尉重央,反而主动质问起了楚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