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4章 韦长老献出传承-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14章 韦长老献出传承

    楚逸的话一说完,更让在场的少年一头雾水了。

    尤其是韦千泷。

    刚才他一听自家长老要传给楚逸驭兽秘术时,顿时就炸了毛了。

    哪曾想,裴长老看起来居然比他还要炸毛

    因此,他也只好收敛起自己的脾气,屈服在裴长老的森然怒气之下。

    而刚才,裴长老也是的确没能忍住心里的怒气

    在楚逸帮他破了九灵玄阵之后,他便一再说过,不要再招惹楚逸

    也别再和楚逸追究前事,免得让其他人笑话五曜圣地。

    可是,他着实没有想到,不但裴长锋这些少年不懂事

    就连一向自诩精明的卢长老,也冒然卷入了楚逸遇袭的事情当中。

    此时,唯一让裴长老略感放心的是,楚逸看起来并不像是要与五曜圣地直接撕破脸面。

    因为,他听懂了,楚逸刚才的那句话是在说给谁听。

    所以,在楚逸话音刚落的时候,他便已经看向了卢长老。

    这边,卢长老看起来还是一副施施然的样子,只是眼睛里时不时地闪过一丝愤恨。

    不过,裴长老眼下还顾不上理会卢长老眼中的愤恨是因谁而起。

    现在,他只想着能保全住五曜圣地的颜面。

    甚至,他都不在乎卢长老是不是对他也心生怨恨。

    毕竟,五曜圣地以裴、韦两家为最

    毕竟,五曜圣地的名誉要紧

    毕竟,裴家与柳家已经欠了楚逸很多。

    “呵”

    “楚公子还真是未卜先知,居然能猜到老夫的心思”

    在裴长老殷切的眼神下,卢长老终于说出了楚逸和裴长老最想听到的话:

    “不瞒楚公子,老夫和韦长老一样,也是情不自禁地对你生出了爱才之意。”

    “你年纪轻轻,便能在驭兽秘术上有如此天赋,领悟出能解开驭兽契约的高深法门。”

    “所以,老夫也乐得为你锦上添花!”

    说着,他的手里便凭空多了一册样式古朴的皮质卷宗,然后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凌空抛向楚逸。

    楚逸当然不会再和他客气,一伸手便将卷宗拿在手里,旁若无人地看了起来。

    这下,五曜圣地的少年们彻底不淡定了:

    “长老!”

    然而,他们只喊了一声,便又被裴长老和韦长老两人用警告的眼神,瞪得不敢再质疑了。

    可怜的卢石,原来也是有驭兽天赋的

    只是,卢家长辈认为他的修为尚浅,应该专注于修练武道,而不是好高骛远地再去修习驭兽契约。

    因此,卢石现在一见到,就连自己都没能得到的驭兽秘术,反而被楚逸先学了去,不禁气得直哆嗦。

    牧鹤大师看看楚逸,又看看一脸呆然的少年们,不由地大声感慨道:

    “我南域的历届天才大会,都只讲解武道,不涉及修行法门,也没有秘境传承”

    “你们对此可曾有过疑惑?”

    众少年听了牧鹤大师的话,纷纷回过神来,迟疑地点了点头。

    牧鹤大师见状,继续一脸怅然地又说道:

    “那你们可曾想过,楚逸为何能在打败那头黑豹之后,顿悟出解开驭兽契约的秘术?”

    他的话一说完,众位少年都不由得一愣。

    却听牧鹤大师再次叹道:

    “老头子私心揣度,你们也一定不服气楚逸在道纹秘术和阵法秘术上的造诣吧?”

    “说起来,老头子我也很不服气,甚至还曾想过”

    “若是老头子我也像他那样,身具诸多异术天赋的话,一定不会输于他!”

    众少年听得面面相觑,一时间都不明白牧鹤大师为何会突然说起这些。

    虽然,他们很多人的心里,还真就如牧鹤大师说得那样,在羡慕楚逸的同时,也对楚逸很不服气。

    甚至,某些人的心思,比牧鹤大师所说的还要不堪。

    牧鹤大师见众少年都是一脸茫然之色,这才微微摇了摇头,继续说道:

    “老头子时至今日”

    “不,是直到刚才”

    “老头子才明白,楚逸为什么能在诸多异术上,都有那般出众的造诣。”

    “你们想想,楚逸讲述他的武道领悟时说过的话”

    “再想想,他之前将阵法秘术与武道神通合用在一起时的情形。”

    说完,牧鹤大师便不再多言了。

    而众少年也都沉默不语,像是陷入沉思一般。

    片刻之后,才有人出声打破了场上的这份沉寂。

    “牧鹤大师,您的话我明白了。”

    “楚逸哥哥是因为武道境界高深,所以才能领悟出他原本不懂的秘术,也才能将阵法秘术与神通法术合而为一!”

    班玉曣说到这里,轻轻咬了下嘴唇,像是很苦恼一样,继续说道:

    “可是,我等该要如何,才能像楚逸哥哥那样,领悟出那么精妙绝伦的武道?”

    她的最后一句话,其实也是其他少年想要问牧鹤大师的问题。

    却见牧鹤大师先是一怔,继而失笑道:

    “想要参悟武道,除了天赋之外,还要讲究机缘。”

    “说实话,老头子也不知道该如何领悟武道。”

    “否则的话,老头子又何必在这里歆慕楚逸?”

    说到这里,他又摇了摇头,看着越听越糊涂的众少年笑道:

    “老夫能明白告诉你们的,便只有八个字”

    “坐卧行止,皆是玄机。”

    他的话音一落,旁边的卫凌笑也若有所思地接道:

    “牧鹤大师说得不错”

    “我之前在跟着闲云大师修习道纹秘术时,也曾听闲云大师讲过类似的话。”

    说到此处,他突然向虚空打出两道道纹,将虚空击成无数碎片。

    众少年一惊,不明白卫凌笑此举有何深意。

    这时,卫凌笑一脸肃穆地再次说道:

    “你等且看,我只击出两则道纹,但那片虚空却久久不能恢复如常。”

    这时,少年们才赫然发现,卫凌笑击中的地方,正不断地有虚空碎片散向四下

    而那个虚空黑洞,像在一直坍塌一样,变得越来越大,好似打开了另一片世界之门!

    在一众少年的惊呼声中,卫凌笑轻喝一声,又击出两则道纹。

    只见,那些看似杂乱无序地虚空碎片,突然便有了灵性一般,齐齐冲向了远处一块巨大的山石。然后,便是“轰”一声巨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