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6章 自掌耳光-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16章 自掌耳光

    虽然楚逸已经几次用实力折服了许多少年,也打了不少人的脸,但总有些人不长记性

    比如,无来这个死胖子。

    人都说大肚能撑船,无来却是白长了那么大的肚子。

    从两天前初见楚逸时,他便对楚逸暗暗生出了较量的心思。

    而当时的楚逸,正被如今已经恢复了自由却还赖着不走的那头熊罢,压制得没法反抗

    本来少年气盛,心存较量也无可厚非。

    可之后发生的许多事情,却让无来的心态渐渐沉沦了。

    楚逸的阵法秘术,居然能让牧鹤大师都赞叹不已?

    楚逸的道纹秘术,居然能让卫凌笑都钦佩不已?

    楚逸的武道境界,居然能让牧鹤大师和卫凌笑都自叹不如?

    尤其是,楚逸的驭兽秘术,居然能解开别人施下的驭兽契约!?

    这让一向心高气傲的无来,如何能忍受得了楚逸一次又一次大出风头?

    因此,他不顾刚刚才被楚逸打脸,又一次站出来嘲讽楚逸。

    其实,楚逸原本还在心里腹诽卫凌笑和牧鹤大师:

    “敢情你们这两不厚道的家伙,是想看劳资的笑话啊。”

    等到其他少年出言调侃的时候,楚逸心里也没有较真

    甚至,他还想随便和他们笑骂几句,就把这事揭过算了。

    因为,他现在还有些旁的事情要处理

    比如说,眼前的黑豹男子

    再比如,那头尚未恢复人形的熊罴灵兽。

    直到现在,听了无来的那句叫嚣,楚逸才真正认真起来。

    他眼含深意地瞥了一眼无来,嘴上轻描淡写地说道:

    “无来,倘若我要是能使出和卫家主一样的手段,你又将如何?”

    “你是再像之前那样,一夹尾巴,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还是叩头认错,自己掌嘴?”

    无来心里本就对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此时被楚逸一激,顿时更加恼羞成怒。

    只见他血灌瞳仁,脸色也涨红得发黑,针锋相对地大声回道:

    “叩头掌嘴又有何妨!”

    “我悬幽寺的人,岂会像你说得那么不堪?”

    却听楚逸冷笑一声,应道:

    “少拿悬幽寺的声誉说事。”

    “就你这种人,哪能代表得了整个悬幽寺?”

    一言说罢,他便轻轻闭上双眼,参照着方才卫凌笑的手段,调动起了识海中的象形道。

    其实,在场的诸位家主、长老们,都不明白无来为何会如此针对楚逸。

    只有班玉曣、宋临安,以及五曜圣地和火皇朝的几个少年知道,无来本来就是个忌刻小人。

    他们都还记得,当初宋临安讲述洛青简的离奇身世时,无来就曾口出嫉妒之语。

    因此,这些少年已经开始窃窃私语。

    “楚逸哥哥何必要与那种人一般见识?”

    这是班玉曣的话,话里隐隐带着些怕楚逸失手的忧虑。

    而宋临安听了,却一脸无奈地回道:

    “你的楚逸哥哥,先后得罪了司玄道和五曜圣地,以及七星圣地中的程家、林家这些大世家”

    “如今,他又怼上了悬幽寺。”

    “虽然,这些都不能算是你的楚逸哥哥主动生事,但他这人也实在太招惹是非了,”

    “所以,你以后还是离你的楚逸哥哥远一点吧,免得牵连到你天启教。”

    ……

    “楚逸该不会想来真的吧?”

    “难道楚逸真得已经厉害到,能涉及空间法则,操纵虚空之力伤人了?”

    “无来真的是个小人啊……”

    这些是火皇朝的罗浩和南宫清武他们的话,话里满是惊疑,夹杂着些对无来的鄙视。

    火离魅听了,急忙轻轻扯了他们一下,然后又看了一眼站在最前面的太子煌,示意罗浩他们不要乱说话。

    而太子煌却像是没有听到这些一样,只是面无表情地用眼神问询了一下八王爷。

    八王爷一脸疑惑地摇了摇头,然后轻声说了一句:

    “当初炎飞与楚逸对战时,楚逸并没有施展道纹秘术”

    言下之意,自然是说他也不了解楚逸的道纹秘术。

    便在此时,楚逸突然动手了。

    轰!

    他接连向虚空打出数则道纹,然后

    在场的众人便惊讶地看到,虚空崩开,黑洞内炸

    与之前卫凌笑展示过的异象,几乎无差!

    片刻之后,他们便听到卫凌笑高声惊问:

    “楚逸”

    “你真的没有见过闲云大师?”

    “还是说,闲云大师那一脉的弟子,曾传授过你道纹秘术?”

    听了他的话,楚逸先是看了看卫凌笑脸上的悚然之色,又瞥了一眼满脸惊愕的尉重央和牧鹤大师,这才淡淡笑道:

    “和之前的驭兽秘术一样,我的道纹秘术,也是自行领悟出来的。”

    话音一落,众人不由得又是一阵惊呼。

    却听楚逸再次轻笑着说道:

    “无来”

    “现在该你给大家表演一下叩头掌嘴的好戏了。”

    话音一落,众人的眼光不由得又都投向无来。

    只见无来面如死灰,两眼无神,嘴巴一开一盍,似乎正在喃喃自语。

    见无来如此失魂落魄,牧鹤大师的心里不由得生出些恻隐之心。

    于是,他又抬眼看向楚逸,想让楚逸饶过无来。

    毕竟事情闹得太僵的话,对楚逸也没什么好处。

    然而,牧鹤大师尚未来得及开口替无来圆场,无来却突然跪在地上直接冲着楚逸俯首拜下!

    众目睽睽之下,无来硬生生叩了一个响头,便又站起身来,毫不留情地掌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啪地一声,清脆响亮。

    然后,他便像是已经没脸再呆在七星圣地一样,纵身逃蹿而去。

    见此情形,五曜圣地的那些少年,忍不住头皮有些发麻。

    五曜圣地的裴长锋,更是像“同病相怜”一样,情不自禁地喃喃自语了一句:

    “太过分了!”

    眼下此处安静得落针可闻,因而所有人都听到了裴长锋的这句话。

    然而,楚逸却是一脸淡然之色,用轻松的语气地说道:

    “咎由自取而已”

    “若非他几次三番对我出言不逊,又怎会落得如此下场?”

    说着,他扫视了一下五曜圣地的人,然后看向身边的黑豹男子,继续轻笑着说道:

    “既然,玄钦方那个幕后主使已死,那么”“你也该上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