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7章 有容乃大-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17章 有容乃大

    楚逸的话音一落,身上陡然爆发出一道杀机,直接冲向黑豹。

    众人这才听到,那个黑豹男子戾声惨笑道:

    “楚逸”

    “难道你真就不想知道,究竟是谁把我交给玄钦方的吗?”

    却见楚逸一脸冷漠地摇了摇头,慢条斯理地说道:

    “你觉得,我现在还不知道你的来历吗?”

    闻听此言,黑豹男子先是一愣,继而又疯了一样叫道:

    “你们呢?”

    “你们也不愿保我的性命吗?

    他一边语无伦次地叫着,一边用手胡乱指向人群。

    见此情形,裴长老突然暴喝一声:

    “孽畜找死!”

    一语落下,他便要直接出手,灭杀那个状若疯癫的黑豹男子。

    不想,卢长老却是一抬手拦下了裴长老,神情淡漠地说道:

    “一头困兽而已,掀不起什么风浪的。”

    听了卢长老的话,黑豹男子突然满脸戾气,仰天怪笑起来。

    众人见状,不由得都是一惊,不明白黑豹男子意欲何为。

    楚逸却不理会他的这般举动,依旧一脸冷漠地说道:

    “之前,我已经给过你活路了”

    “可惜你没能争取到。”

    “既然如此,你也怪不得我了。”

    楚逸并非是冷血无情。

    之前,他先是大费周章,将程希弦、玄朔方以及卢长老这些人全给引了出来

    然后,他又当着众人的面,利用这些人顾及各家声誉的心理,逼得程希玄和卢长老不得不拿出些东西补偿于他。

    所有这些,包括他刚才整治无来的事,都是楚逸想给那些对自己心存歹意的人一个警告而已。

    而他现在,之所以决定灭杀黑豹男子,也是为了震慑像裴长锋这样的人。

    然而,就在楚逸准备祭出劫天之刃时,场上却是发生惊变

    不知为何,那个黑豹男子,居然像是摆脱了尉重央施下的禁锢之术一样,突然爆发出可怕的威势,远远蹿行至虚空之上。

    见此情形,楚逸神色一紧,第一时间不由分说地追了过去。

    便在此时,牧鹤大师和尉重央同时大喝一声:

    “楚逸小心!”

    话音一落,众人只觉虚空中,突兀爆起一股令人惊骇的威势。

    紧接着,他们便发现那个黑豹男子身上,燃起了熊熊的可怕赤焰!

    轰!

    一声巨响过后,一团直欲焚天煮海的烈焰,顷刻间裹着楚逸和黑豹男子飞向了更高的虚空。

    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尉重央大喝一声,直接也冲向了虚空中的楚逸。

    这时,裴长老才轻声说了一句:

    “果然,是劫火之灵”

    “他引爆了体内的劫火之灵!”

    众人一听,也都回过神来,开始惊呼出声:

    “是元灵玄榜上,排名前三十的劫火之灵!”

    “楚逸呢?他怎么样了!”

    “劫火之灵爆开,威势何等恐怖,只怕楚逸……”

    说话间,虚空中赫然又多了数道身形。

    却是曲珑儿、“林大叔”、卫凌笑还有姚芷蓉几人,正随在尉重央身后,追向那团劫火之灵爆出的烈焰。

    就在此时,众人却突然发现

    那团爆开的可怕劫火之灵,像是正被什么东西吸走一样,于攸忽之间,便消散一空。

    而虚空中,楚逸赫然完好无损地凌天而立!

    裴长老等人见状,不由得也惊呼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楚逸怎么可能……抵挡得住劫火之灵引爆后的力量!?”

    “莫非,他真正的实力修为,已经超出世尊领域了吗?”

    众少年听了,也都是悚然动容。

    最后那句话是韦长老说的,听他话里的意思,似乎是说连他都承受不住劫火之灵爆裂时的赫赫威势!

    这时,尉重央已经抢在卫凌笑和曲珑儿他们之前,来到了楚逸身边。

    他一脸急切地打量了一番楚逸,这才高声笑道:

    “你小子,可真的是吓死老夫了”

    “刚才老夫还以为,你被劫火之灵爆出的烈焰给焚成虚无了呢!”

    说到这里,尉重央突然又惊“咦”了一声,语带疑惑地说道:

    “你这额上是怎么回事?”

    “怎么突然多了两道奇怪的印痕?”

    楚逸抬手摸了一下额头,胡乱敷衍道:

    “呃”

    “可能是之前被那头黑豹抓伤了吧!”

    他的话刚说完,曲珑儿这些人也已经围了过来。

    尉重央见状,虽然心里还是很疑惑,却也不好再多追问。

    冲过来的姚芷蓉,眼眸中满含忧心。

    她先是一把抓住楚逸,然后上下打量一番,这才像是确定了楚逸安然无恙似的,怒声斥道:

    “楚逸”

    “你怎能如此冒失?”

    “难道你不懂困兽尤斗的道理吗?”

    说着,她便忍不住抬手在楚逸的肩上拍了一记,眼眶里已经像是有泪珠在转了。

    楚逸见她这副样子,急忙告饶一样回道:

    “是是是,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曲珑儿一见楚逸无事,马上一脸嗔意地说道:

    “我刚刚送你的东西,便被你毁了。”

    “你说”

    “你是不是不喜欢那条丝带?”

    “还是说,你又在动什么歪心思了?”

    楚逸听了,不禁满头黑线,忙不迭地应道:

    “不不不,我没有。”

    倒是“林大叔”一言未发,只是嗔怒地瞪了楚逸一眼。

    楚逸见状,只觉得一阵头大。

    这时,便听暗暗观察了半天的卫凌笑说道:

    “楚公子,你可觉得额上有什么感觉吗?”

    刚才,楚逸额上一直束着曲珑儿之前送的那条丝带,因此卫凌笑和尉重央一样,也没发现楚逸额上的异样

    他们现在才察觉。

    楚逸听了,灵机一动,两手捂住额头连连惨叫道:

    “头疼!”

    “我头疼!”

    姚芷蓉听了,急忙扶住楚逸,口中急切地说道:

    “两位家主,我们还是先带楚逸下去吧。”

    说着,她也不等尉重央和卫凌笑回应,便扶着楚逸落向地面。

    身后的曲珑儿和“林大叔”见状,脸上却都是一副失笑的样子。

    曲珑儿是因为听楚逸讲过他额上的印痕的来因,因此她才不信楚逸的鬼话

    “林大叔”却是因为深知楚逸的性子,所以也能一眼看穿楚逸的作态。

    尉重央和卫凌笑,则是面面相觑地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又同时摇了摇头,向对方示意自己也没瞧出楚逸额上有什么玄机。而此时的楚逸,却正借机倚在姚芷蓉的怀里,心里正在偷着暗暗感受,一脸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