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2章 往事-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22章 往事

    楚逸听了卫凌笑的话,心里不由得一惊。

    他不动声色地看了看旁边的尉重央,却见这老头一脸耐人寻味的表情,似乎并不赞同对卫凌笑的说法?

    卫凌笑见楚逸看向尉重央,便斟酌着继续说道:

    “曲家的事,在我七星圣地的七位家主中,只有我与尉老家主知道。”

    “在程希弦他们几人眼中,承光宗和司玄道一样,都只是我七星圣地的附属势力而已”

    “而尉老家主,之所以对曲珑儿多番爱护,也是因为他顾念这些隐秘旧事的缘故。”

    “只是……”

    他的话刚说到这里,便听尉重央长叹一声打断道:

    “唉,还是老夫来说吧。”

    说着,他的眼中突然泛起一丝愧疚,看着卫凌笑苦笑一声:

    “卫家小子,其实你所知并不详尽。”

    “老夫之所以如此维护曲珑儿,并不只是因为你知道的那些秘事,还因为我们七家,当初确实有愧于曲家!”

    闻听此言,卫凌笑不禁惊呼出声:

    “什么?”

    然而,尉重央却不理会他,反而看向楚逸,用低沉的声音问道:

    “楚逸,你在承光宗,可曾见到过曲家先人的古冢?”

    “或者,老夫再说明白一些”

    “你可曾见识过曲家的承光秘境?”

    楚逸听了,忍不住脸色一变,口中惊道:

    “尉老家主,你怎么会知道承光秘境的事?”

    说着,他不由得又看了一眼,脸上同样满是惊疑之色的卫凌笑。

    却听尉重央再次苦笑一声,用理所当然的语气低声应了一句:

    “老夫怎么可能不知道曲家的承光秘境?”

    “七星圣地的很多人都以为,承光宗的历代宗主,是凭借着昭析之术这等古怪的传承,才会有了一日千里般的修行速度”

    “但是,老夫却一直都知道”

    “曲家是借着承光秘境的玄机,才能源源不断的得到前人遗存下来的修为。”

    话一说完,他又瞥了一眼张口欲言的卫凌笑,摇着头继续说道:

    “卫家小子,你也不用怪老夫瞒你”

    “有些事情,本来只有我们七家的那些先祖、长老们知道。”

    “按照他们定下的规矩,我们七家的历代家主中,也只能有一人知晓而已。”

    这时,卫凌笑再也忍不住了。

    只听他先是像极力压住心里的愤怒一样,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才用怀疑的口吻对尉重央质问道:

    “那你前些年,又为什么要告诉我曲家先祖的那些事?”

    尉重央听了,却并未作色,只是淡然回道:

    “那时候,你刚刚学成道纹秘术,一心想解开那座大湖的机密。”

    “谁知你在机缘巧合之下,居然发现了曲家的那些古冢。”

    “当时老夫为免你将此事泄露给其他人知道,只好半真半假地对你说了些,你本不该知道的事。”

    卫凌笑听完,眼中怒意更盛,冷冷问道:

    “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尉重央知道卫凌笑是个性情之人,因此也不与他计较。

    更何况,如果换作他是卫凌笑的话,也不见得能比卫凌笑冷静。

    “曲家先于我们七家来到七星圣地是真,曾离开过七星圣地也是真”

    “只是,当年我们这七家并不是在曲家离开七星圣地后,才占据了这座修练宝地”

    “而是在曲家离开七星圣地时,我们这几家便已经各自据守着一座星峰了。”

    “因为,当初我们几家,只不过是曲家的守山人而已。”

    尉重央的话音一落,楚逸也忍不住惊呼出声:

    “难道说,曲家才是七星圣地的真正主人?”

    而此时的卫凌笑,也已经顾不得再怨愤尉重央欺瞒自己了。

    只听他用难以置信的语气,喃喃说道:

    “你是说,我们七家先祖是鸠占鹊巢?”

    尉重央先是深深地看了他们两人一眼,然后才一脸正色地缓缓说道:

    “鸠占鹊巢,或许还谈不上”

    “但未尽本分,倒的确是不假。”

    说到这里,他迟疑地停下话来,像是在思忖着什么似的。

    可是,卫凌笑此时哪里还有心思,听尉重央慢理斯条地打哑迷?

    只听他语带急切地叫道:

    “尉老家主,当年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而楚逸虽然不像卫凌笑那般作色,但也是满心好奇地用期冀的眼神盯着尉重央。

    只见尉重央眼神一闪,像是下定决心一样,郑重其事地说道:

    “那时候,辅、弼二峰虽然只是无主之地,但同样也是灵气充盈的修行圣地”

    “而被我们七家现在各据其一的七座星峰,也是当初曲家赏赐给我们七家的修行之地”

    “作为回报,我们七家要替曲家守住南边的门户,抵御来犯的其他势力。”

    听到这里,楚逸心思一动,急忙问道:

    “莫非,那座大湖才是曲家的修行圣地?”

    与此同时,卫凌笑也很是疑惑地问了一句:

    “来犯的其他势力,是指哪家?”

    尉重央听了,冲卫凌笑和楚逸点点头回道:

    “楚逸,你猜得不错。”

    “只不过,那座大湖在当时,还是一座高达万仞的紫微星峰!”

    “若论灵气之精纯充盈,老夫的这座天璇峰与紫微星峰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说到这里,他又看向卫凌笑,一脸郑重地继续说道:

    “而且那时候,整个南域的格局,乃至整个玄武大陆的格局,都还不是如今这样安定”

    “不仅南域境内的诸多势力相互征伐,甚至还有其他地境域的势力,也会时不时地侵袭而至”

    “因此,当时我们七家既算是投效曲家的附属势力,也是受曲家庇护的家族。”

    “然而,在曲家突逢变故之时,我们七家的先祖因为势单力孤,选择了,袖手旁观……”

    这时,楚逸和卫凌笑一脸不解地同时问道:

    “势单力孤?”

    却听尉重央长叹一声,颇为感慨地回道:

    “势单力孤,是要看怎么比较的”

    “虽然当时的情形,老夫也没有亲眼见过。”

    “但是,我们七家的诸位老祖对老夫提起当年的巨变时,却都是惊骇难言”

    “而那时,已经是在数百年之后了。”

    说到这里,尉重央又是唏嘘不已。

    而楚逸和卫凌笑更是听得面面相觑。

    因为他们根本无法想象,当年曲家究竟是遇到何等的惨剧才会让七星圣地的老祖们,在数百年后还没回过神来,依旧感觉震惊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