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3章 在这待着-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23章 在这待着

    感慨过后,尉重央这才继续讲道:

    “据老祖们所说,曲家当年生伤惨重,最后好像只存活下来寥寥数人”

    “也正因如此,当年惨剧过后”

    “曲家并未追究袖手旁观的七家先祖,只是将曲家死难的族人埋葬在弼峰之后,便离开了七星圣地。”

    “在这之后,我们的先祖才发现”

    “先前高耸入云、占地极广的紫微星峰,居然已经被夷平为平地!”

    听到这里,卫凌笑和楚逸都是一愣。

    尉重央见状,自然也明白他们心里的疑惑。

    于是,不等他们开口追问,尉重央便又继续说道:

    “而且,更为诡异的是,在曲家离开之后,那里更是一直向地下坍塌”

    “此外,原本灵气充沛的辅、弼二峰,也宛然失去了聚化灵气的能力。”

    “等到百余年后,曲家再次回到七星圣地时”

    “那两座巨峰已经因为灵气外泄的原因,变成了寻常的两座高山”

    “而紫微星峰的遗迹,在经年累月之后,也已经变成了一座死寂的大湖!”

    听到这里,楚逸突然眉头一皱,觉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不由得地看了看卫凌笑。

    果然,卫凌笑也是双眉紧锁,一脸沉思。

    不过,尉重央很快就替他解了心里的疑惑:

    “或许是因为心存愧疚的原因,又或许是因为心有顾忌的缘故,总之”

    “在曲家的人离开之后,诸位先祖便将紫微星峰的遗迹连同辅、弼两座山峰封作禁忌之地。”

    “不过,曲家再次出现在七星圣地的时候,他们既未与诸位先祖提起百余年前的旧事,也未再去紫微星峰的遗迹之地”

    “而是直接去了那座弼峰之上。”

    “曲家如此行事,让几位先祖的心里难免有些忐忑不安”

    “于是,他们便主动去拜望了曲家的人。”

    说到这里,尉重央眉头轻蹙,脸上也不经意地闪过一丝疑惑,有些迟疑地继续说道:

    “虽然,老夫也不知道,当时诸位先祖和曲家的人到底秘谈过些什么”

    “但是,从那以后,曲家便以承光宗的名义,在弼峰上住了下来。”

    “而且在那之后,无论是曲家,还是我七家的诸位先祖,再未轻易在人前提起过以前的那些旧事”

    “因此,我们七家的后辈们,也鲜少有人能知道曲家与我七家的渊源。”

    说着,尉重央又瞥了一眼卫凌笑,语带深意地说道:

    “老夫在不知道这些秘密的时候,曾疑惑过”

    “为什么我等七家的弟子,对司玄道和承光宗的态度截然不同?”

    “而现在等到你们这一辈时,已经再没有人对此事觉得奇怪了。”

    “世事变迁,竟至于斯。”

    说到最后,尉重央又感慨了一句。

    听完这些话,卫凌笑的神情不由得一怔,看着尉重央沉默不语。

    而此时的楚逸,却正想着之前,他和曲珑儿在承光秘境里的情形。

    虽然说,尉重央的这番话替他解开了不少疑团,但是他清楚地记得,当时曲珑儿曾说过

    七星圣地的七大世家,并不知道承光秘境的事!

    想到这里,他略作犹豫,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尉老家主,你是怎么知道承光秘境的?”

    尉重央听了,却只是轻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楚逸见状,虽然没再多作追问,但心里却更觉疑惑。

    这时,卫凌笑突然回过神来,失落地笑了一声,然后喃喃说道:

    “没想到,我卫家先祖居然与曲家有过这么一段渊源。”

    说完,他无比沮丧地轻叹了一声,脸上满是失魂落魄的模样。

    见此情形,尉重央语带怅然地轻声应道:

    “所以,老夫才会对曲珑儿多加照顾。”

    哪知,卫凌笑听了却又语带不解地大声质问道:

    “就算如此,你又为何一直不让我,调查清楚曲家人的诸多异动?”

    “曲家终究是和那座大湖有关,而且辅、弼二峰的异象也与曲家脱不了关系。”

    尉重央见卫凌笑还在执拗,也是脸色大变,突然一改先前的态度,沉着脸怒喝道:

    “这是那些隐世不出的老祖们定下的规矩,你听令行事便是!”

    “等老夫死了以后,你小子若是有资格像老夫一样执掌这些机密,再去问那些老祖们吧!”

    说着,他便虎目圆睁,像是也很恼怒一样,瞪视着卫凌笑。

    卫凌笑和楚逸都没料到,尉重央会突然变得如此暴躁。

    一时间,阁楼里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良久之后,尉重央才收敛起脸上的怒意,讪笑着说道:

    “嘿嘿”

    “老夫有些失态了,你们两个小子别和老夫一般见识。”

    楚逸听了,先是翻个白眼给他,然后哼哼道:

    “晚辈哪敢?”

    “您老虎目一瞪,谁敢多说一句?”

    话一说完,他又看着卫凌笑问道:

    “卫家主,咱们也该回去了。”

    不等卫凌笑回话,便听尉重央又佯怒道:

    “你哪都别想去,就给老夫在这里踏踏实实地呆着!”

    楚逸闻言一愣,心里不禁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却见尉重央的脸上泛起几分滑稽的笑容,接着说道:

    “在南域天才大会结束之前,老夫可不想我七星圣地再发生什么意外。”

    “你留在这里,非常安全,无论是我七星圣地的人,还是五曜圣地的人”

    “又或者是火皇朝的人,都不会再主动生事”

    “更重要的是,你小子也不能再去招惹是非了。”

    楚逸听完,不禁嘴角一咧,满头黑线。

    便在这时,卫凌笑突然也若有所思地说道:

    “嗯,这样也好,你在这的确安妥”

    “那位姚芷蓉小姐,也正和曲珑儿呆在一起,就算有人想找她的麻烦,想必也不敢找上承光宗去。”

    闻听此言,楚逸心思一动,嘻笑着说道:

    “尉老家主,卫家主,要不你们让我也去承光宗吧?”

    “我还是有点放心不下姚芷蓉,想要保护好她……”

    不等楚逸把话说完,尉重央马上又吹胡子瞪眼地笑骂道:“你小子老实在这待着,少动歪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