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6章 坑-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26章 坑

    曲珑儿莫名其妙地来了,又莫名其妙地走了。

    而她留给楚逸的,不是暧昧缠绵的回味,反而是一言难尽的疑惑。

    虽然楚逸心里也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

    之前和柳如烟、云梦瑶相处时,也曾有过情不自禁的时候

    但是,楚逸还从来没有像刚才那样,稀里糊涂地便和美女发生亲密接触。

    不过,楚逸心里最大的疑惑还不是这个

    此时,他最想知道的是关于那则偈语的事。

    之前曲珑儿曾说,她之所以对楚逸动心,是因为闲云大师在很多年前给她曲家留下的一则偈语。

    可惜的是,当时曲珑儿并没有仔细说过这则偈语的内容。

    除此之外,他对闲云大师也更加好奇了

    现在,他只能从其他人的只言片语中,推断出一些有如蛛丝马迹一样的信息。

    比如,闲云大师的修为深不可测,而且通晓道纹秘术、知命秘术、阵法秘术

    闲云大师与悬幽寺曾有过仇怨

    闲云大师在很多年前曾来过七星圣地

    最后,便是卫凌笑和闲云大师之间的关系了。

    除此之外,他对闲云大师再无任何了解。

    沐浴之后,楚逸刚一走出阁楼,便遇上了卫凌笑。

    “楚逸小友,牧鹤大师和其他少年,已经在沐月宫等你了。”

    卫凌笑一脸轻笑,看起来已经不像先前那般郁闷了。

    楚逸听了,也是轻笑着回道:

    “左右不过是一场宴会而已,牧鹤大师又为何必等我一个晚辈?”

    却见卫凌笑摇摇头,有些失笑地回道:

    “程希弦让我七星圣地在众多外人面前,丢了那么大的丑”

    “尉老家主怎么会轻易就铙过他?”

    楚逸闻主一愣,继而一脸好奇地问道:

    “这与今晚的宴会有何关系?”

    卫凌笑却神秘兮兮地又摇了摇头:

    “等到了沐月宫后,楚公子自然就明白了。”

    说完,他便不再多话,抬手撕裂虚空,带着楚逸回到玉衡峰上。

    到了沐月宫后,楚逸才发现,今晚的宴会上,来了许多本不该出现的人。

    “楚公子,你可算来了!”

    “你的伤势如何?”

    程希弦朗声笑问,豪爽中带着些殷切之意。

    楚逸听了,随口回道:

    “我的伤势并无大碍,有劳程家主惦念。”

    说完,他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正与牧鹤大师交谈的尉重央。

    程希弦突然对他这么客气,他还真有些不习惯。

    “唔”

    “楚公子毕竟刚受了伤,今晚你还是先好生休养吧。”

    程希弦一脸真切,眼里也满是对楚逸的关怀之意,似乎很担心楚逸的伤势一样。

    楚逸见状,心里更觉奇怪:

    “这姓程的,突然猫哭耗子,这么假惺惺的,到底在搞什么鬼?”

    他心里一边想着,一边不动声色地应道:

    “程家主说得是。”

    说完,他又看装作不经意地看了一眼旁边的卫凌笑。

    却见卫凌笑的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似乎已经看穿了程希弦心里的小算盘一样。

    “既然如此,那便请楚公子入座吧。”

    程希弦像是也知卫凌笑的心思一样,讪笑着又说了一句,便勿勿走向尉重央那边了。

    等他离开他,卫凌笑噗嗤一乐,轻笑道:

    “这个程希弦啊!”

    楚逸见卫凌笑眼里隐隐有些不屑,不禁轻声问道:

    “卫家主,他是怎么回事?”

    卫凌笑听了,却摇了摇头笑道:

    “一会你就知道了。”

    待他们坐到席上后,站在尉重央身边的程希弦大声说道:

    “今天,在我七星圣地发生了些意外,搅扰了诸位少年聆听武道的兴致。”

    “因此,我特意与尉老家主和牧鹤大师商量了一番”

    “决定对你等,开放我程家的一处秘境,以作对诸位少年的补偿!”

    他的话音一落,众少年纷纷叫好。

    “原来,程希弦是想拿自家的东西,堵别人的嘴啊。”

    楚逸一边暗暗揣测,一边观察着小伙伴们的神色。

    只见,他们的脸上没有丝毫惊讶之色,显然这些家伙在他来之前就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却见程希弦抬手压了压众少年的声音,继续讲道:

    “我程家的这座秘境中,有一桩我程家先祖留下的造化”

    “待晚宴过后,诸位少年便各凭本事去争”

    “只要你们当中有人能拿到,那我程家也绝不吝啬”

    “另外,刚才我与楚公子交谈过,他因为受伤的缘故,已经主动放弃了这次机会。”

    听他说到这里,楚逸不由得一愣,心里仿佛有一千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卧槽他妈的麻辣香蕉!”

    “敢情这恶心家伙,刚刚猫哭耗子,是为了阴劳资啊!”

    想到这里,他又瞥了一眼旁边的卫凌笑,不禁埋怨道:

    “卫家主”

    “你刚才怎么不提醒我一下,凭白让我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对于造化,楚逸可是本着走过路过,绝不能放过原则的

    结果,现在他白白无缘一场机缘!

    却听卫凌笑淡然笑道:

    “太过贪心可不好”

    “你已经得到了他的熊罴战兽。”

    “这座秘境里的秘宝,便让程家主拿去堵别人的嘴吧。”

    看来,卫凌笑也同意程希弦的此等做法。

    不过,楚逸听了他的话,还是有些怏怏不乐:

    “那头熊罴,如今可还在尉老家主的手上……”

    卫凌笑闻言,却只是看着楚逸淡然一笑,并未应话。

    其实楚逸也知道,尉重央肯定不会将那头熊罴灵兽据为己有

    但是在他看来,秘宝这种东西肯定是多多益善的。

    这时,那边的牧鹤大师也接口道:

    “此番天才大会,虽然有些波折,但也让你等见识了,许多平时里难得一见的秘术和神通”

    “现在,程家主又为你们提供了增长修为的机会,可谓是锦上添花。”

    “所以,请诸位少年与老头子一起,向程家主敬谢一杯。”

    说完,牧鹤大师便举着一杯酒站起身来,冲他身边的程希弦致意。

    众少年见状,也都有样学样。

    一时间,沐月宫里倒有些宾主尽欢的景象。

    而楚逸却是一脸的郁郁寡欢,心里暗骂程希弦卑鄙无耻。

    姚芷蓉借着众人都在敬程希弦酒的机会,从另一边来到楚逸旁边,身后还跟着红罗姑娘。

    “楚逸”

    “你的伤势很重吗?”

    姚芷蓉的俏脸上显得忧心忡忡,用探询的眼神不停地上下打量着楚逸。

    她显然是被程希弦的话给误导了。

    楚逸见状,脸上作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看着姚芷蓉的眼眸回道:

    “是啊”

    “我怕是将要不久于人世了。”“现在,我只想静静地和你呆在一起,做些只有我们两个能做的事,了却最后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