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0章 秘境开启-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30章 秘境开启

    等楚逸和八王爷有说有笑地回到沐月宫时,这场“压惊宴”也正到了尾声。

    毕竟,能有资格参加南域天才大会的诸少年,都是些痴于武道修行的人

    因此,这些少年在宴会一开始时,便一直在惦念着程希弦所说的程家秘境。

    等到饮至酒酣时,大伙自然免不了借着敬酒的机会,向程希弦和牧鹤大师这些人打听关于秘境的事。

    在得知秘境中藏有一枚元尊级别的灵兽晶元后,众少年哪里还有心思和别人推杯换盏?

    于是,急不可耐的少年们,一致要求早点结束晚宴,尽快前往秘境争夺灵兽晶元。

    见此情形,牧鹤大师和尉重央相互交换一下心神,都在心里暗自偷乐。

    事实上,这两个老狐狸,本就是想以程家秘境和灵兽晶元的事,平息楚逸遇袭之事造成的影响。

    所以,他们自然不会驳了众少年的兴致。

    而且,现在楚逸和八王爷,似乎也是相谈甚欢的样子

    此情些景之下,牧鹤大师和其他有心人都明白,楚逸遇袭之事已经是就此揭过了

    虽然,沐月宫里的人,根本不知道这二人究竟说了些什么。

    所以,这件事翻篇,秘境也是时候开启了。

    既然是程家的秘境,牧鹤大师和卫凌笑自然要带众少年前往天枢峰。

    在尉重央的授意下,程希弦又邀请了裴长老和八王爷这些人同去。

    这么安排,既是为了让他们观战,也是为约束两家的少年,以免事后因再生波折。

    来到天枢峰之后,楚逸才发现这座星峰非常不凡

    高与天齐,似乎抬手便可摘下星辰。

    硕大的明月之下,无数粗犷宏伟的建筑,如同星罗棋布一般,掩映在参天古木之中。

    而且,天枢峰上的灵气也与众不同,隐隐透着一种凛冽霸道的气息,倒与程希弦的行事风格类似。

    “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难道灵气也是各有属性么?”

    楚逸一边欣赏着天枢峰上的景致,一边摸着下巴喃喃自语。

    而其他少年,可就不像他这么有闲情逸致了,他们的心思全在那座秘境上。

    程希弦也很善解人意,直接便将他们带到一座巨大的古碑下。

    他抬手一指古碑,朗声宣布:

    “此处便是秘境的入口。”

    “我先提醒各位”

    “这座秘境中,已经设下七星玄阵”

    “那枚灵兽晶元和那头灵兽的阴魂,都在玄阵之中,你等切勿踏出玄阵范围。”

    “因为七星玄阵之外,蛰伏着许多等级更高的凶兽阴魂,不是你们能够抗衡的。”

    “另外,每人会有一道替死符”

    “这道替死符,既为保证各位少年的安全,也是你等进入我程家秘境的通行令符。”

    “你等一旦被人斩杀,便要及早传出秘境之外,以免遇上灵兽阴魂时遭遇不测。”

    话音一落,众少年的手上便多了一道替死符。

    这时,“林大叔”突然高声说道:

    “牧鹤大师,卫家主”

    “我的修为全在道纹秘术上,便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她的话刚一说完,离公子也一脸淡漠地说道:

    “我与林兄一样,也不便去争那枚灵兽晶元。”

    这两位异术师一表态,众少年的目光,便不由自主地都看向了娜琳小姐。

    却见娜琳小姐妩媚一笑,迎着众人的探询眼神说道:

    “唔”

    “那我也只好留在外面观战了。”

    程希弦见状,不由得看了一眼尉重央和牧鹤大师。

    牧鹤大师会意,站出来朗声笑道:

    “既然如此,我等也不便勉强三位”

    “现在,请各位少年进入秘境吧。”

    众少年听了,纷纷纵身而起,冲向那座古碑。

    待他们全部进去后,程希弦大手一挥,古碑上赫然出现了秘境里的影像。

    此时,悠哉游哉的楚逸也收回心神,凑到“林大叔”身边,仔细在古碑的影像中寻找着姚芷蓉。

    对于“林大叔”主动放弃争夺灵兽晶元之事,楚逸早有预料

    毕竟,“林大叔”可是楚如衣假扮的。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楚如衣自然不敢随意出手,免得被牧鹤大师或是卫凌笑看出什么破绽。

    至于离公子和娜琳小姐,楚逸才懒得管他们为什么不去秘境。

    “楚公子可是在寻你的同门么?”

    “她现在正和红罗姑娘在一起,还没遇上别人呢。”

    楚如衣嘴角噙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很贴心地指着秘境投影对楚逸说道。

    她一看楚逸的样子,就知道楚逸心里在想些什么。

    楚逸听了,嘿嘿一笑,小声说道:

    “姑姑好眼力,我看了半天都没找到。”

    他的声音里带着些讨好的意味,似乎是怕楚如衣责怪自己一样。

    对于楚逸的小伎俩之词,楚如衣心里一清二楚。

    她悄悄瞥了一眼,正仔细观看秘境投影的其他人,低声笑骂道:

    “少奉承我!”

    “我问你”

    “白天的时候,你为何要孤身犯险?”

    “还有,火家的人为什么突然会对你落井下石?”

    之前她一直没机会与楚逸单独交流,眼下姚芷蓉那些人都进入了秘境,正是“教训”楚逸的好机会。

    楚逸听了,脸上依旧轻笑着,嘴里却故作委屈道:

    “别人势大,只要想找我的麻烦,哪里还需要什么理由?”

    说完,他便发现楚如衣的一双眸子里,满是关心和担忧的眼神。

    楚逸心里不禁一阵温暖,赶紧又很认真地说道:

    “我本想杀鸡儆猴,给五曜圣地的人一个警告的。”

    “谁知道,太子煌居然因为我之前帮裴长老破九灵玄阵的事,怀疑我与五曜圣地的裴、柳两家的关系。”

    楚如衣听了,眉头轻轻一皱,悄声疑道:

    “什么意思?”

    楚逸这才想起来,楚如衣好像并不知道火家与裴、柳两家的渊源。

    他先对楚如衣低声复述了一下,自己从左熙和八王爷处听来的那些火家旧事

    将裴长老对他说过的话告诉了楚如衣,末了才轻笑道:

    “柳如烟的事极为隐秘,我实在不便告诉对八王爷和太子煌,因此才有了些误会”

    “不过,姑姑放心,刚才我已经和八王爷将事情说清楚了。”

    说着,楚逸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八王爷。

    只见八王爷一脸沉静,正抬眼看着秘境投影。

    当然,楚逸不可能知道,八王爷此时心里正翻来覆去地想着四个字:“避重就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