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2章 秘境中的局势-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32章 秘境中的局势

    牧鹤大师的话音一落,尉重央和卫凌笑等人都是一惊,显然是没想到宋临安曾有这等经历

    在他文质彬彬的外表下,竟是历经血与火,曾在沙场上久经杀伐。

    楚逸心里奇怪,正想过去询问详情,却听矮子离已经开口,在他耳边小声解释道:

    “东洲不比我南域这般安稳”

    “那里的格局非常复杂,诸多势力彼此征伐,互相争势已有数百年之久了”

    “而星河教与悬幽寺一样,都喜欢用以战代练的法子,磨练门内弟子”

    “所以,宋临安的经历并不奇怪。”

    矮子离出身于知命秘府,对于天下掌故所知颇多,消息通透。

    听了他的话,楚逸摸着下巴啧啧称奇:

    “没想到宋临安这个小白脸,居然是在战场上长大的男人。”

    他的话刚说完,便在这时,听矮子离惊呼一声,高声说道:

    “看”

    “是姚姑娘和红罗姑娘!”

    楚逸闻言,急忙又看向秘境投影。

    却见姚芷蓉和红罗,突然从虚空中出现,各施法术,拦下了正在追击班玉曣和宋临安的裴长锋等人

    与此同时,无来带着火皇朝的人马,也出现在五曜圣地的人身后。

    不等太子煌表明来意,洛青简与莫如晦两人,又从姚芷蓉和红罗的身后出现。

    一时间,秘境中的局势变得复杂起来。

    “牧鹤大师”

    “老夫想与你打个赌。”

    “就赌我七星圣地的弟子,最后能争夺到那枚灵兽晶元。”

    尉重央这老头许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居然会生出这种念头。

    牧鹤大师听了,哈哈大笑数声,回道:

    “你这老家伙,肯定是又想让我这老头子替你做什么事”

    “不过,你却打错主意了。”

    却听尉重央也高声笑道:

    “此话怎讲?”

    不等牧鹤大师回话,卫凌笑又笑着接口道:

    “想必大师是觉得,这些少年不会在此时开战。”

    说着,他指向裴长锋等人。

    这时,裴长老像是也看出些玄机一样,一边点头一边笑道:

    “没错。”

    “那些少年都是些机灵鬼,怎么可能在七星圣地的少年露面之前,便先分个胜负?”

    “若是被人趁机寻到那枚灵兽晶元,岂不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说到这里,他看看尉重央和牧鹤大师,继续笑道:

    “反正我五曜圣地的少年,不会做出此等蠢事。”

    尉重央被他们说破心思,却也不着恼,只是又大笑道:

    “哈哈”

    “若不然,裴长老也与老夫赌一把如何?”

    话一说完,八王爷也凑趣道:

    “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四家,便各赌自家少年胜出好了。”

    一直没说话的程希弦听了,一边指点着秘境投影中的少年,一边笑道:

    “这倒有些意思。”

    “诸位且看”

    “那两位姑娘,显然是在帮着班玉曣和宋临安”

    “而神山的那两位少年,多半也会选择先与他们四人联手。”

    “如此一来,牧鹤大师的麾下,也组成了强大的阵营。”

    “除此之外,火皇朝、五曜圣地与我七星圣地自成一家,正是各有阵营。”

    听他分析完秘境中的局势,八王爷冲牧鹤大师等人抱一下拳,高声笑道:

    “如此看来,还是我火皇朝人多势众”

    “说不得,我这个晚辈倒要胜过三位前辈了。”

    这些家伙谈笑风声,却只字不提姚芷蓉为何不在火皇朝的阵营里

    也不提,无来为何不帮着同为古教弟子的班、宋二人。

    楚逸一边在心里暗骂他们为老不尊,一边在秘境投影上寻着七星圣地的少年们。

    这时,楚如衣突然抬手一指秘境投影上的一处角落,轻声提醒道:

    “别看了,七星圣地的少年,已经在围攻那头灵兽阴魂了。”

    她的话音刚落,便见正在对峙的众少年突然像是感觉到什么似的,齐齐飞向七星圣地的少年那里。

    看样子,他们听到了那边的动静。

    见此情形,尉重央脸色一变,气急败坏地叫道:

    “这群蠢货,居然妄想着先拿下那头灵兽阴魂!”

    “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样一来他们会成为众矢之的吗?”

    却听牧鹤大师“落井下石”地笑道:

    “哈哈”

    “老头子刚才就已经料到这种情况了。”

    “来来来”

    “趁着你七星圣地的少年们,还没被送出秘境,大伙赶紧把赌注给定下来吧。”

    裴长老等人听了,也都笑得乐不可支。

    而尉重央却笑骂道:

    “你这老家伙,心机还是这么深啊!”

    “罢了罢了,老夫愿赌服输,一会便请你饮酒……”

    楚逸一听尉老头这么说,便知道他是想耍赖了。

    果然,牧鹤大师还没出声,韦长老已经先打抱不平了:

    “尉家主”

    “你这是在玩赖啊。”

    “若说酒,卫家主的玉衡峰上有的是,老夫等人何苦再与你赌酒?”

    裴长老听了,也接口笑道:

    “卫家主、程家主”

    “你们二位是明理之人,可得替我等评评理啊。”

    只见卫凌笑一边乐一边冲尉重央抱抱拳:

    “尉老家主,眼下群情激愤,恕晚辈帮不了您了。”

    尉重央听了,故意作出一副暴跳如雷的样子,对他笑骂道:

    “卫家小子,你吃里爬外啊。”

    姜还是老的辣。

    这些老家伙们拿着自己晚辈做赌打趣,似乎之前彼此间发生的那些不愉快的事,都已经烟消云散了一般。

    正说笑间,七星圣地的少年们,已经被人“送”出秘境了。

    一群人围攻七个少年,连法相神通和各家的秘术都没有动用,便轻而易举地将他们给击败。

    他们刚一出来,尉重央便虎着脸将他们训斥了一顿。

    而裴长老和牧鹤大师他们,却都只笑眯眯地看着,也不去拦尉重央。

    七星圣地的少年们则全低着脑袋,一副甘愿挨训的模样。

    见此情形,楚逸心思一动,突然明白了此中内情:

    “看来,他们应该是事先,就已经得了尉重央的授意”

    “所以,才会故意败露形迹!”

    想到这里,他轻笑一声,摇摇头低声喃喃道:

    “也不知这老头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楚如衣听了,却一脸正色地说道:

    “尉老家主应该是担心,有人会擅自离开七星玄阵”

    “所以,他才特意安排了自家弟子,将别家少年引向该去的地方。”

    楚逸闻听此言,顿时也恍然大悟道:

    “看来,这座秘境的其他地方,应该很不寻常啊。”“既然不准乱走,那尉老家主为何不换个地方,非要动用这座秘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