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5章 太子煌破阵-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35章 太子煌破阵

    面面相觑的裴长老三人,之所以对楚逸的话感到震惊,是因为楚逸已经在无意间,一语中的了

    他的那句“聚合彼此修为”,正是五行合击战阵的精髓之处!

    其实,不仅裴长老他们听到了楚逸的话,牧鹤大师他们也一直在留意着。

    “不知道楚逸自己有没有意识到”

    “他其实已经说出了,五行合击战阵的奥义所在?”

    带着这个疑问,牧鹤大师高声冲楚逸问道:

    “楚逸小友”

    “依你之见,该如何破解裴长锋他们的五行合击战阵呢?”

    听了他的话,在场的众人既觉惊讶,又感好奇。

    却见楚逸先是看了看裴长老,然后才淡然笑道:

    “牧鹤大师”

    “有句话叫看破不说破,不知道大师有没有听过。”

    “当着人家的面,去砸人家的锅”

    “这种事,晚辈可做不出来。”

    他的话音一落,裴长老突然也轻笑两声,很是和气地说道:

    “楚逸小友”

    “这便是你多虑了。”

    “既然我五曜圣地的人,敢施展此等战阵,便不怕观战者品评。”

    说着,裴长老还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楚公子直言无妨。”

    “此番天才大会,除了要让你们这些少年多一份阅历之外,也是想让你们博采众家之长。”

    “若是楚公子能指点一二,对我五曜圣地来说,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卢长老也接口笑道,说话前依旧先看了一眼八王爷的脸色。

    楚逸听了,便也不再推辞,朗声笑道:

    “既然如此,那晚辈便随口置议一二。”

    说着,他冲裴长老抱了抱拳,以示回应。

    刚才裴长老以“小友”称呼于他,显然是有示好之意

    因为柳如烟的事,楚逸自然也愿意与裴长老交好。

    “战阵虽然与九灵玄阵这等阵法有所不同,但本质上却相差无几”

    “既然称作“阵”,那便一定有阵眼存在”

    “只不过,战阵的阵眼会随着布阵之人的身形变换,而不断生出变数。”

    “我不在战局中,还未看清此等战阵的调度之法,与阵眼的转换之术。”

    “因此,要我现在说如何破阵,未名有些言之过早。”

    “不过,依我之见,若想破此战阵,万万不能从裴长锋和韦千泷二人身上着手。”

    听楚逸如此一说,宋临安马上一脸认真地向楚逸请教道:

    “楚兄”

    “宋某曾数度亲临战阵,也曾见识过许多复杂的军阵”

    “但是,我还是不明白,为何不能从韦千泷那一处寻求突破?”

    “裴公子在他们五人中修为最高,楚兄说不能从他身上突破战阵,尚算正理”

    “但是”

    说到这里,他冲对面的韦长老拱手致意一下,继续说道:

    “恕我直言,韦公子是他们中修为最弱的人,为何楚兄要将他与公子相提并论呢?”

    其实,其他少年也都想问这个问题。

    因为他们都曾想过,若是换作自己是太子煌的话,该如何破除五曜圣地的合击之阵。

    思来想去之后,他们心里都认为,韦千泷是五行合击战阵中一处的破绽。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宋临安自然也不例外。

    就连程希弦也是面露疑色。

    虽然,他的修为已经强横到,足以直接轰破裴长锋这些少年布下的战阵

    但是,若以同等修为而论的话,他自知自己若是想破这战阵,也定会选择从韦千泷的身上入手。

    “呵呵”

    见大家都在看着自己,楚逸先是一声轻笑,然后说道:

    “他们五人虽然一直在转换身形,但战阵聚合的力量,却一直都在顶在最前的人身上”

    “而且,虽然我不敢妄下断言,但或许护在两翼的人,也是暗藏玄机。”

    “因此,若是有人试图突入五行合击战阵中,袭杀最弱的韦千泷,可能会得不偿失。”

    楚逸的话音一落,便听矮子离突然叫道:

    “快看”

    “太子煌已经突入战阵中了!”

    众人急忙收起各自的心思,转而又看向秘境投影。

    只见太子煌像是要驳证楚逸的话一样,浑身暴起湛青色的幽焰玄雷,以一往无前之势,径直冲向了韦千泷。

    见此情形,卫凌笑一脸惊色,语带迟疑地问八王爷:

    “唔”

    “太子煌所使的法术,可是你火家的秘技之一”

    “玄冥阴火?”

    话音一落,便见八王爷脸上略显傲然之色,嘴上却淡然应道:

    “卫家主说得不错”

    “这等秘技,如今我火家的诸少年中,只有太子煌一人参悟到了其中的奥义。”

    听了他的话,牧鹤大师轻叹一声,毫不掩饰地赞道:

    “难怪你火皇朝的人,都说太子煌的天赋举世无双”

    “玄冥阴火这一法术,参天地幻化之玄奥,须以风火相合,以生雷霆之烈。”

    “太子煌年纪轻轻,便能掌握这等高深莫测的法术,当真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啊。”

    楚逸闻言,脸上虽然不动声色,心里却也对火家的底蕴,和太子煌的惊人天赋暗叹不已:

    “玄冥阴火?风火生雷?”

    “不知道与火家的火神降临这一神通相比,玄冥阴火又有哪般独道之处?”

    此时,挡在太子煌面前的人,是曾被楚逸暴揍过的柳华。

    然而,柳华似乎很忌惮太子煌一般,并没有迎身而上,反而身形急退

    而且是带动整个战阵同时后撤。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

    在战阵后撤时,裴长锋、卢石、鱼秋声这三人既未向柳华靠拢,也没有护持在韦千泷身边

    就像是在特意为太子煌让路一样,与这两人渐行渐远。

    而太子煌则是摆出一副专杀韦千泷的姿态,像是根本不屑于在其他人身上浪费自己的杀招。

    于是,在观战的众人眼里,整个五行合击战阵,便像发酵了一样慢慢膨胀开来

    见此情形,为太子煌掠阵的火离魅等人,突然齐齐祭出各自的法相,随在太子煌身后一拥而上。

    显然,他们都认为,裴长锋等人是慑于太子煌的锋芒,不敢正面应战而这,正是他们出手,一举击溃合击战阵的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