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7章 强悍的战阵-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37章 强悍的战阵

    见众人都在看着自己,楚逸嘴角一扬,轻笑着回道:

    “如今看来,裴长锋和韦长泷身上,应该聚合了他们五人的全部修为”

    “卢、柳、鱼三人,恐怕也是如此。”

    他的话音一落,众少年不禁齐齐惊呼一声,议论纷纷:

    “怎么可能?”

    “若是如此,裴长锋他们五人,岂不是相当于二十五人?”

    “火皇朝所有人加在一起,也不过只有九人而已,真要如你所说,他们早就败于五曜圣地之手了!”

    然而,裴长老却突然高喝一声:

    “尔等安静”

    “且听楚逸把话说完。”

    众少年一听裴长老,像是承认楚逸的论断一样,不禁再次面露惊骇。

    却见楚逸冲他们举起一根手指,轻笑着说道:

    “第一,裴长锋他们尚未发动真正的攻势”

    “第二,他们这么做的原因,恐怕只是想一探虚实而已。”

    听楚逸这么一说,八王爷便先变了脸色,眼里也隐隐有了些沉厉之色。

    “再说回,如何应对眼下的五行合击战阵”

    “天道虽有盈缺,但冥冥中自有定数。”

    “既然五行合击战阵,能让裴长锋他们爆发出非比寻常的威势,那必然也会在其他方面有所制衡。”

    “比如说”

    “五行合击战阵的时限。”

    “也就是说,裴长锋五人在持久力上,会有大问题,充其量是个快枪手罢了。”

    说到这里,楚逸忍不住坏笑一声,然后才继续说道:

    “所以,依我之见,与其在此时,与裴长锋他们争一时之长短”

    嗯,此处还得坏笑一声。

    “不如先取守势,看看之后,裴长锋他们会不会出现脱力,一泄千里的现象。”

    第三次坏笑。

    韦长老果然是个性情中人,听楚逸莫名其妙地坏笑了数直抒己见,又见他一脸古怪之色,不禁疑道:

    “楚逸小友”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说完的话?”

    “为何一再怪笑?”

    楚逸听了,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恶趣味,哈哈大笑起来。

    一边大笑,一边腹诽韦长老:

    “难道这老头从未有过人道?”

    “还是说他从未听过风月闲话?”

    而在场的这些少年们,大部分都是些身份尊贵之世家子弟,早已领会过那种不可描述之事了

    又怎会听不出,楚逸话里的另外一层含意?

    一时间,他们也都乐得直打跌。

    就连宋临安,也是笑得有些灿烂。

    只有三位姑娘,没有那方面的经验,尚还不明所以,满头黑线地看着少年们抽疯。

    裴长老见状,有心替韦长老解围,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好略显尴尬地干笑数声。

    好在,秘境中的裴长锋他们,像是心有灵犀一样,替韦长老揭过了这事

    只见,柳华和卢石、鱼秋声三人的手上,突然同时捏出一则古怪的法印

    然后,五曜圣地的五个少年身边,赫然同时出现了五种不同的法相!

    金身法相、火莲法相、石怪法相、神柳法相、玄冰法相,彼此交相呼应,令秘境显得有些光怪陆离,爆发出滔天威势。

    观战的众少年听到动静后,不由得都收敛起玩闹的心思,瞠目结舌地盯着秘境投影。

    秘境中的火皇朝众少年见状,顿时显得有些惊惶失措。

    太子煌见机极快,急忙向韦千泷同时施展出玄冥阴火和火神降临这两大杀招,试图阻止韦千泷的暴发。

    然而,他的这两招秘技击出之后,却像泥牛入海一般,没能掀起半分波澜!

    反倒是原本修为最弱的韦千泷,像是喝了神油一样,越战越勇,隐隐有些势压火家三子的迹像。

    而罗浩他们那边,不仅要面对裴长锋,还要应付已经袭杀而至的柳华等人。

    因此,只一瞬间,胜负便分了出来,火皇朝有四人被直接斩杀出局!

    只有无来见势不妙,在间不容发之际,迅速移形到太子煌那边,侥幸逃出生天。

    “呵呵”

    “悬幽寺的隐遁之术,果然有些门道!”

    尉重央老神在在地赞了一句,然后又看向面带郁色地八王爷说道:

    “火家老八”

    “虽然你火皇朝的少年棋差一招,但老夫以为”

    “太子煌的修为实力,应该在裴长锋之上。”

    “所以,你也不必介怀。”

    楚逸听了,脸上轻笑一下,心里暗暗想道:

    “隐遁之术?”

    “听起来,倒是正合无来这个小人的阴险本性。”

    落败出局的南宫清武这些家伙,则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一个个蔫头搭脑,失魂落魄。

    看来,此番落败对他们打击甚大。

    八王爷见状,不禁大声喝道:

    “武道修行,难免会遇上挫折”

    “只有胜败由心,方能有所成就!”

    “尔等甫一落败,便如此萎靡不振,如何能对得起这几天牧鹤大师和卫家主,对你们的谆谆教导?”

    话音一落,便见南宫清武等人身子一震,似乎都被八王爷的训斥之语惊了一下。

    这时,牧鹤大师也叹道:

    “此番安排,既是想让你们互相交流一下彼此的武技,也是想为你们添些负担。”

    说到这里,他又看向班玉曣,神情肃穆地讲道:

    “班姑娘”

    “以你的修为,本来不该这么快出局的。”

    “但是,你的临敌经验太少,导致你的应变能力不足。”

    “因此,你既不能在占据上风时乘胜追击,也不能在落于下风时冷静对敌。”

    说完班玉曣,他又看向宋临安:

    “而宋公子”

    “你虽然久经杀伐,但一直以战代练,未能静下心来潜于修行”

    “因此,你的许多神通法术,都未能领悟到最精髓的奥义。”

    “万事有因有果,这应该也是你一直未能突破的真正原因。”

    “否则,以你星河教的底蕴,和你的特殊身份,早该如班姑娘一样,踏入世尊之境了。”

    班玉曣和宋临安听了,脸上都显出一副醍醐灌顶的模样,冲牧鹤大师躬身施了一礼,口中拜谢道:

    “多谢大师指点”

    “晚辈定然谨记大师的教诲!”

    便在此时,卫凌笑突然轻“咦”一声,脸色微变,指着秘境投影惊声道:

    “荧荧公主所施展的是何等神通?”“居然能拦下裴长锋他们的联手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