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一介奴仆而已-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7章 一介奴仆而已

    听到楚逸的话语,紫衣青年呆了片刻,随即才怒极反笑:

    “边荒小镇的辣鸡而已,谁给了你勇气,敢这么和本少说话?”

    “井底之蛙,不知外面世界,有多广阔——”

    “我今天,就好好教训教训你!”

    话语一落,紫衣青年身形一动——

    全身爆发出惊人气势,就准备动手,击杀楚逸。

    不过,却是被云老和紫老,一人一边,架住了:

    “刘少息怒,在这里可不能动手啊,小姐知道后,会动怒的。”

    果然,一想到是云梦瑶的命令,紫衣青年冷静了许多。

    他停了下来,对着楚逸冷冷开口:

    “我不想,坏了梦瑶小姐的心情,我再说一遍——”

    “你自己主动阉割,我就放你一马。”

    “否则,让你死无全尸!”

    听着紫衣青年的话语,楚逸冷笑一声,完全不放在眼里。

    区区一个三劫地武者,居然如此张狂,把他当作井底之蛙?

    就算来自血月城,背后势力滔天,又如何?

    山高皇帝远,老子今天还真不怕!

    想到这里,楚逸怡然不惧,针锋相对:

    “我的话,你刚才没听清楚吗?”

    “就算你主动阉割,我也饶不了你!”

    “混账!”

    紫衣青年气得,肺都快炸了。

    他指着楚逸,说不出话来,眸子中杀意汹涌。

    “楚逸,你低调点!”

    紫易大师,有些着急。

    他深深沉迷于,楚逸的卫龙辣条——

    自然心里偏向着楚逸,不希望看到,楚逸出什么问题。

    “楚逸,对方来自血月城,背景很不简单。”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就忍一忍吧!”

    云老也走过来,这般对楚逸开口。

    他很清楚,这位紫衣青年的来历,在血月城,都算得上一小霸。

    所以,连他和紫易大师——

    都得好生招呼着,不敢怠慢。

    “忍一忍?晚了!”

    “现在,不是简单的阉割,能解决问题了!”

    紫衣青年一脸狰狞,指着楚逸的鼻子,破口大骂:

    “敢惹老子,今天看我不把你,剁碎了喂狗!”

    “在这边荒小镇,我看谁敢救你!”

    他实在是,气到癫狂。

    区区一个荒镇的小土鳖,居然敢这样和他说话?

    找死!

    “城里人就是牛叉啊,一口一句边荒小镇的。”

    “我倒是想看看,血月城的天才,究竟有几斤几两,会不会那玩意,只有一寸长?”

    楚逸轻笑,就是蹦跶,就是硬刚。

    “云老,紫老,你们让开!”

    “今天,就算拼着梦瑶小姐责怪我,我也要弄死这王八小子!”

    紫衣青年怒吼,显然是忍耐到了极点,准备动手了。

    “放心,你尽管出手,我绝对不会责怪你的。”

    就在这时,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

    云梦瑶出现——

    她早已经丢掉,楚逸那身破军训服,换上了一袭蓝色长裙。

    她莲步轻移,款款而来,空灵出尘——

    犹如天仙临世,圣洁得像一朵,开在天山之巅的雪莲花,不食人间烟火。

    “梦瑶小姐!”

    紫衣青年,心神有些恍惚,连忙对着云梦瑶恭敬行礼:

    “我奉公子之命,前来保护梦瑶小姐的周全!”

    “扫除一些,骚扰您的无耻下流小人!”

    此话一出,楚逸有些发呆。

    搞了半天,这张狂无比的,紫衣青年刘少——

    仅仅只是,一个狗腿子!

    他家公子,才是云梦瑶的追求者,真正的护花使者。

    “我去尼玛的,老子居然,被一条土狗,给鄙视了!”

    一想到这里,楚逸心里就很不舒服——

    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

    “保护我的周全?就凭你吗?”

    云梦瑶轻声一笑,虽然极为优雅美丽,但语气中暗含不满。

    显然,她并不待见紫衣青年——

    也很不喜欢,这条狗的幕后主人。

    “呃,梦瑶小姐天赋出众,即便是比起我家公子,也弱不到哪去。”

    “小的实力渣,自然无法,保护梦瑶小姐的周全。”

    “不过,对于一些无赖下流的土狗——”

    “梦瑶小姐没时间亲自出手,倒是可以由小的代劳,帮梦瑶小姐,解决骚扰!”

    说到这里,紫衣青年语气一冷——

    将目光投向楚逸,闪烁着毫不掩饰的,冰冷杀意。

    很明显,他口中无赖下流,骚扰云梦瑶的土狗,就是指楚逸。

    “哦?那就劳烦你了,出手吧!”

    云梦瑶深深地,看了楚逸一眼——

    水灵灵大眼睛一转,对着紫衣青年,轻笑开口。

    她可是很清楚,楚逸有多逆天。

    死亡森林,三头异兽霸主,都是楚逸小弟!

    “好!梦瑶小姐放心,我保证——”

    “以后这种无赖泼皮土狗,再也不会,在你面前出现!”

    听到云梦瑶同意,紫衣青年大喜,连忙拍着胸脯,对云梦瑶保证。

    “土狗,明天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紫衣青年怒吼一声,向前闪出,全力出手,对着楚逸杀去。

    他自问——

    三劫地武者的修为,就算不能横扫整个荒镇,也少有对手。

    至少,楚逸,绝对会在第一时间,被他打爆!

    “小姐,这……”

    云老来到云梦瑶身旁,有些迷惑,欲言又止。

    紫衣青年,不知道楚逸的厉害,但他们很清楚。

    之前在清灵园,楚逸大发神威——

    展现出了三劫地武者的恐怖战力,完全不弱于紫衣青年。

    而现在,云梦瑶,让紫衣青年杀楚逸——

    应该是,别有目的。

    “小姐,你是想让楚逸,替你解决这个烦人的家伙?”

    “这样不行啊!”

    “万一那位动怒,责怪楚逸杀了他的狗腿子,楚逸可就危险了!”

    紫易大师,也是着急开口。

    两位老者见过太多风浪,隐隐约约猜到了,云梦瑶的想法。

    “放心,你们的卫龙大厨师,没有那么脆弱。”

    “就算那个家伙,事后动怒,也没多大关系。”

    云梦瑶轻笑,脑海中不知不觉,就想起了——

    死亡森林中的情景。

    能降服三大异兽霸主的楚逸,就算遇到血月城那位,紫衣青年的主人——

    也不一定,就是待宰的羔羊。

    “傻叉玩意!”

    楚逸冷笑一声,面对来势汹汹的紫衣青年——

    他随手就是,一道墨剑术轰出。

    扑哧!

    墨色剑光闪过,紫衣青年的下半身,一片猩红,被血液浸染湿透。

    “呃啊!”

    紫衣青年,无力地跪在了地上,哀嚎不止。

    命根子被楚逸一剑,炸成十八段,让他痛不欲生。

    “我要……我要……杀了你!”

    紫衣青年一脸狰狞,身体剧痛,心里更是痛到无法言说。

    “一介奴仆而已,狂什么狂?”

    楚逸轻笑,居高临下地,对着紫衣青年开口:

    “饶你一命,是为了让你回去,告诉你家主人,来找我报仇!”

    “记清楚了,那个让你以后,再也进不了青楼的人,小爷我叫——”

    “楚逸!”

    说完这些话,楚逸暴起一脚——

    踹在紫衣青年的头上,将他踢晕了过去。

    “梦瑶小姐,别来无恙啊!”

    做完这些,楚逸才转头,向着站在一旁,笑意盈盈的云梦瑶看去。

    他心里有些诧异——

    云梦瑶见到他,没有死在死亡森林,为什么一点都不意外?

    “难道,她那天并没有真的丢下我不管?”

    “而是躲了起来,将之后的一切,都看在眼里?”

    楚逸很快,便想到这种可能。

    “楚逸,你可以的。”

    像是知道,楚逸心中的疑惑一般,云梦瑶这般开口:

    “本事很强嘛!三头异兽霸主,都没吃了你!”

    “嘿嘿,那当然。”

    楚逸轻笑一声。

    他心中确信,云梦瑶的确是知道了——

    他将三头异兽霸主,收为小弟的事情。

    “既然你活着回来,那我们之间有些事情,还是,好好商量商量吧!”

    “元灵既然被你所得,那八万木源晶的费用,我就不收了。”

    “不过,哇哈哈,雪碧的事情,你可不能反悔。”

    云梦瑶轻笑着开口。

    显然,她对雪碧、哇哈哈的独家售卖权,很在意。

    “呵呵,元灵是我冒着生命危险获得的,你当然不能收费了。”

    “至于哇哈哈,雪碧的事情,我也会重新考虑。”

    “因为,你之前,丢下我独自逃命,差点害死我!”

    楚逸慢悠悠开口,底气很足。

    现在,主动权可是掌握在他手中。

    “那你想怎么样?”

    云梦瑶黛眉微蹙,心中暗暗意识到——

    楚逸这人,表面吊儿郎当没个正形——

    但其实内在各方面,都很不简单!

    跟他交手,很难占到一点便宜。

    “很简单,陪我睡一晚。”

    “无论什么事情,我们都可以上床,慢慢交流,慢慢谈。”楚逸眉毛一挑,脸不红心不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