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太古遗种宝血-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119章 太古遗种宝血

    “对不起……我来晚了!”

    楚逸将柳如烟抱在怀里,看着她浑身是伤,鼻子有些发酸。

    “没事……”

    柳如烟轻笑,只是模样有些凄惨,像一只折翼的蝴蝶。

    “嗯?有一颗半成品的灵丹!你快服下!”

    早在救下柳如烟的同时,楚逸就开始翻弄——

    乌恒和乌原的,空间戒指。

    很快,他掏出一颗晶莹剔透,散发着惊人生命气息的丹药,递到柳如烟嘴边。

    “灵丹啊,好珍贵,价值上万木源晶呢,我这只是皮外伤……”

    柳如烟皱眉,不想楚逸为她疗伤,就浪费这么宝贵的东西。

    这枚灵丹,虽然只是半成品——

    但药效强大,绝对能在关键时刻,救楚逸一命!

    “再珍贵,也没你珍贵,乖!”

    楚逸强势而又霸道,直接撬开柳如烟的嘴,将丹药塞了进去。

    对他来说,就算是一万枚真正的灵丹,也比不上一个,完好无缺的柳如烟。

    他可是对柳天铭提过亲了,而柳天铭也同意了。

    所以,现在的柳如烟——

    可以算是,楚逸的未婚妻,珍贵无比!

    服下了半成品的灵丹,柳如烟的伤势,很快回复,面色也变得红润起来。

    “是谁对你出手的?”

    见到柳如烟恢复之后,楚逸才轻声开口问道。

    在他心里,已经下了杀心——

    不管对方是谁,就算是西门家的一尊王,也要死!

    龙有逆鳞,触之必怒。

    而柳如烟,就是楚逸的逆鳞。

    “西门翼。”

    柳如烟窝在楚逸怀里,随即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一般:

    “我不知道他去哪了,但他走得很急。”

    “很有可能,是这附近,有一场造化出世了!”

    楚逸在心中冷笑,眸子变成一片冰寒,有杀意在闪动:

    “西门翼,果然是你!”

    至于柳如烟说的,什么造化,楚逸倒是,一点也没放在心上。

    在他看来,为柳如烟报仇,比任何造化都要重要!

    “你知道他去了,哪个方向吗?”

    楚逸问道,迫切想解决西门翼。

    “嗯,知道,那边。”

    柳如烟指了一个方向。

    “走,我带你去报仇。”

    楚逸目光坚定。

    “别,你打不过他的!”

    柳如烟还不知道,楚逸的真正实力,以为他还是三劫地武者。

    “如烟小姐,楚逸现在老厉害了!”

    这时,在一旁的梦琪,走了上来,给柳如烟讲述了刚才的事——

    楚逸抬手,斩杀乌原和乌恒,已经是五劫地武者!

    “噢!太厉害了!”

    “我差点忘了,你有底牌!”

    柳如烟惊喜,想起来,楚逸曾经给她看过——

    那道二品高级光元灵。

    炼化了光元灵,楚逸实力大增,的确不怕什么西门翼了。

    最终,楚逸带着二女,沿着柳如烟指的大方向,一路前行。

    轰!

    半个时辰后,前方山林间,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楚逸瞳孔一缩,暗暗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前方,有很恐怖的天才,在交手!

    嗖!

    一道身影骤然闯出,快若闪电,极速而逃。

    楚逸定睛一看——

    正是西门翼!

    西门翼,并未发现楚逸他们。

    他一头,扎入一个小湖泊里,就此隐蔽。

    “西门翼,留下太古遗种宝血,饶你一命!”

    后方,传来怒吼声,震动山林。

    很快,两道身影,极速追了上来——

    一个是乌家护道者。

    另一个,御风而行,横空虚渡,居然是——

    申屠家的风王!

    可惜,他们并没看见,西门翼躲在湖泊里,一路怒吼着,向前追去。

    “这西门翼,能在乌家护道者,风王的手上夺得造化,可真是好本事。”

    楚逸和二女,躲在一棵大树后,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可惜,注定是为我,徒做嫁衣!”

    时间大约,过了半刻钟,乌家护道者,风王已经追远。

    西门翼猥琐无比,从湖里,露出半个头——

    他小心翼翼地,打量了周围一番,确认没人,才跳了出来。

    “该我上场了,嘿嘿,你们在这里好生看着!”

    楚逸对二女,招呼了一声,直接走了出去,挡在西门翼面前。

    “嗯!?”

    见到突然跳出来一个人,西门翼脸色大变,吓了一大跳。

    他下意识地以为,是乌家护道者,或者风王。

    那两人中任何一个,他都打不过。

    之所以能夺得造化,是因为,他掌握了先机。

    “是你!”

    看清楚来人,是楚逸之后,西门翼不急反笑:

    “老子找了你好久,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

    “嘿嘿!知道你那个小女友,柳如烟吗?她被我揍得老惨了!”

    “现在,她还被我绑在那里!”

    “我一直没有动她清白,就是为了等你!”

    “我要阉了你,然后,当着你的面,狠狠蹂躏那条母狗!”

    “最后,我要我几十个西门弟子,轮流把她弄到死!”

    听到西门翼的话语,楚逸火冒十丈,冷冷吐出几个字:

    “很好,你成功激怒我了!”

    “我不会让你,轻易死去的!”

    西门翼丝毫不以为意,冷笑连连:

    “区区三劫地武者的蝼蚁,也敢在这大言不惭?”

    “老子今天,绝对让你,尝遍这世间一切痛苦!”

    话语一落,西门翼动了,爆发出五劫地武者的气势,向着楚逸展开轰杀。

    轰!

    楚逸也动了,比西门翼更恐怖,身如鬼魅——

    一掌拍出,携带三丈风雷,体内玄力汹涌而出。

    “你!”

    一击之下,西门翼吃了个大亏,被楚逸击飞数十米,跌落湖泊中。

    他脸色大变,明白事情发生了意外——

    楚逸的修为,绝对不弱于他!

    “那又怎样?狂浪掌!”

    西门翼怒吼,浮在湖泊中央,双手结法印,散发神秘可怕波动。

    “在这湖泊之中,我的狂浪掌,威力能提升一倍,你如何能挡?”

    话语一落,在西门翼身后——

    叠起一道又一道高达十丈的水浪,一共十层!

    “呵呵。”

    楚逸嘴角扬起一抹,似笑非笑的诡异弧度。

    他右手随意甩出,化作一道巨大天碑——

    燃烧火焰,萦绕着风雷,迸发夺目神光,向着西门翼镇压而去。

    轰!

    十层水浪,瞬间被蒸发得一干二净。

    西门翼被轰飞,倒在地上,大口吐血。

    “放心,我不会让你轻易死去。”

    楚逸脸上挂着笑容,只是有点冷。

    他一步步,向着西门翼逼近,想到了——

    一个残忍的办法,能让西门翼,痛苦至死。

    “楚逸!”

    就在这时,远方传来一声大吼。

    乌家护道者,到了!

    而且,乌家护道者身后,还跟着一道,御风而行的身影——

    风王!

    西门翼见状,眼神中闪过一抹,凌厉与残忍。

    他咬牙,掏出一个古老无比的陶罐,使劲扔向楚逸,并大喊:

    “两位,太古遗种的宝血,在楚逸那里!”

    顿时,乌家护道者与风王,极速而行——

    从天而降,向着楚逸扑杀而去。

    外界,通过荒武明镜,看到这一幕的人群,一片哗然:

    “西门翼这招狠啊!祸水东引!”

    “如此一来,对上乌家护道者,还有更恐怖的风王——”“楚逸必死无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