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系统的任务-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15章 系统的任务

    “天杀的!一群混蛋!”

    楚逸心中暗骂,随即发消息道:

    三个极品大美女!

    一个丰乳肥臀!

    一个长腿冰山!

    一个玲珑可爱!

    而且,是她们被下了药!

    我是来救她们的,但是如果没有解药的话,我就只能委屈自己亲自出手了!

    这些话一出,群里顿时炸开了锅:

    八戒:各位神医爷爷!情况危急!请务必出手帮助管理哥哥一把,免得他铸成终身大错!

    药费我老猪出了,而且加倍!(艾特华佗、扁鹊、孙思邈、李时珍、张仲景……)

    阿波罗:十万火急!神医爷爷们赶快现身,我愿意帮管理哥哥,出三倍价钱,务必赶快!

    波塞冬:人命关天!神医爷爷们出来啊!(艾特……)

    华佗:专业春药八千年,前排出售合欢散、仙女水、印度神油、加州伟哥……

    楚逸:搞错了!是解药!解春药!

    华佗:哦!老花眼了,差点看错!

    老夫专业春药八千年,要解春药还不简单?

    前排出售阳痿丹、早泄水……

    扁鹊:想解药,请认准,中华第一老字号!

    前排出售缩阳丸、勃起障碍颗粒……

    张仲景:都别丢人了!我老张家独门秘制,一秒见效!30金币一颗!

    李时珍:老李家祖传十八代古方,闻香即可解毒,药到绝对病除!25金币一颗!

    “妈的!我受不了了!”

    楚逸无比痛苦,三个女子好大的劲,硬是强行要脱下他的裤子……

    “快点!不然我真要上了!”

    楚逸发了最后一条消息。

    八戒急了:李时珍神医爷爷,我这就给你发100金币,你快点把药给我管理哥哥发过去,千万要快啊!

    很快,系统提示,李时珍请求加为好友。

    楚逸立刻同意了。

    接着,李时珍发来一个红包,楚逸二话不说就点开。

    “叮!领取李时珍的红包,获得解毒丹*3,已经放入背包,是否提取?”

    系统提示声响起,楚逸心意一动:

    “立即全部提取!”

    话语一落,三颗黑不溜秋的丹药似的东西,就出现在楚逸手中。

    “给!别争了!那里只有两颗,这里有三颗!”

    楚逸暗骂,把三颗黑不溜秋的丹药一把塞进了三位女子的口里。

    “麻蛋!我特么真是太伟大了!你们要是不感动得以身相许,就是对不起我!就是忘恩负义!就是没有良心!”

    楚逸苦着一张脸,在那里骂骂咧咧。

    李时珍不愧是一代历史名医,他的药真有奇效,入口即化,三位女子也逐渐恢复神智,眼神变得清明起来。

    “啊!”

    药效解除,三个女子呆滞片刻之后,同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开始慌忙穿起衣服来。

    “叫什么叫?我还没叫呢!”

    楚逸心中很委屈,自己做出的牺牲太大了。

    “叮!系统发布任务——打听火兰的胸围、梦琪的腿长、小音是不是处女。”

    “任务完成奖励——经验三颗星,金币30。”

    “任务失败惩罚——跳十分钟草裙舞。”

    就在这时,系统提示声响起,顿时让楚逸的脸色难看得像吃了一个死孩子一样。

    “尼玛的系统!你又玩我?”

    楚逸欲哭无泪,问女孩子这种问题,是会被打死的!

    但一脑补出自己在三个女子面前跳草裙舞的画面,楚逸就不得不认命。

    三个女子已经穿上了衣服,但生平第一次遭遇这种险事,都是吓了个不轻,脑袋还处于震荡状态。

    楚逸这个时候也不好开口去问那种问题,只好等她们慢慢平复再说。

    不知道多久过去,泫然泣泪双眼通红的小音第一个开口:

    “楚逸哥哥,谢谢你,这次要不是你,我们就被……”

    “没事!没事!”

    楚逸干笑,看来刚才她们虽然被药效控制,但记忆并未消失。

    火兰意味深长地看了楚逸一眼,朱唇带笑,眉目含春,直叫楚逸心中躁动。

    看来,她已经完全从刚才的下药事件中恢复过来了。

    “呕!呕!”

    而一边的梦琪似乎是恍然想起来什么一般,极为恶心地在一旁干呕起来。

    “尼玛……刚才是你自己硬要……”

    楚逸顿时尴尬无比。

    “楚逸哥哥,真的太感谢你了!我们万万没想到,鹏飞竟然是这种衣冠禽兽!”

    向来温柔可爱的小音也在那里大骂起来。

    楚逸从她口中了解到事情全部的经过。

    鹏飞在四人合力斩杀十级异兽的时候,在用来恢复体力的老药中下了药。

    “啧啧!鹏飞突破九劫武者多年,而且掌握了一道剑法神通,没想到,却是被你轻易就杀了。”

    火兰站起身,扭摆着性感的水蛇腰,向楚逸走来。

    她嘴角还噙着诡异的笑容,似乎是想要把楚逸给看透。

    “笑什么笑!刚才就数你最凶!”

    楚逸心中腹诽,体内的烈火现在还未平息,却是轻笑着开口道:

    “区区一个鹏飞而已,我至始至终都没把他放在眼里。”

    “你,到底是何来历?”

    火兰直勾勾盯着楚逸,眼神火热,伸出一只玉手,在楚逸胸口划来划去。

    “我什么来历你还看不出来?自然是柳如烟的男人!你还敢勾引我?”

    楚逸轻笑一声,手掌探出,向火兰身后而去。

    “小姐的男人?没想到你这么硬,还是吃软饭的。”

    火兰娇笑着一把躲开。

    “你身上为什么会有那种药的解药?”

    梦琪干呕了半天,终于站起身来冷冷发问,直勾勾地盯着楚逸。

    “这妮子如此心细,竟然开始怀疑我?”

    楚逸心中一笑,大咧咧地开口:

    “你看,我长得玉树临风,一表人才!自然,也就很危险啊!”

    “以往走在街上,被那些胭脂俗粉下药扛回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自然要随身带点解药,以防万一。”

    “唉,说了你也不懂,这就是人长得太帅了的坏处啊!”

    面对楚逸如此厚脸皮,梦琪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就走开了。

    倒是小音和火兰,被逗得娇笑起来。

    “嘿嘿!各位,这次我可是救了你们大忙,也不要你们以身相许了,每人回答我一个问题报恩,好不好?”

    楚逸搓着双手,一脸试探地问道。

    “楚逸哥哥,你问,我们知道的话,肯定告诉你的。”

    小音一脸纯真地开口。

    “咳咳!”

    楚逸清了清嗓子,板着脸,竭力让自己看起来严肃一点,然后一本正经地问道:

    “小音妹妹,你还是处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