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柳家之殇-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199章 柳家之殇

    柳家老祖,一尊实打实的天武者,曾经享受举族膜拜,跺跺脚,整个荒镇都要动上一动的大人物——

    此刻,卑微如蝼蚁一般,被楚逸的一股气势压迫,直接跪倒在地!

    远方一阵喧哗,从西门家祖地一路赶过来的吃瓜群众,见到这一幕,瞬间就炸开了锅,彻底沸腾了。

    “天啊,我看到了什么?”

    “威名赫赫的柳家老祖,此刻像条狗一样跪在那里!”

    “楚逸压根就没出手,仅仅凭借一股外放的气势而已,就压垮了柳家老祖!”

    “简直强无敌,不可思议!”

    一道又一道惊叹声响起,许多人望着眼前的景象,只感到一阵头皮发麻。

    这一幕,颠覆了许多人的认知,动摇了许多人的武道之心。

    强如柳家老祖,在区区一股气势面前,就被逼得毫无反抗之力!

    而那个人,仅仅是一个少年而已,年龄还不到柳家老祖的零头。

    “楚逸已经潜龙升天,真正成了气候啊!”

    “刚屠杀了五尊天武者,眨眼又逼得一尊天武者下跪,这等威势,何人可比?”

    这一刻,楚逸在人们心中的形象,愈发变得恐怖——

    有人认为他是战神、有人说他是魔王。

    总之,就是强势、霸气、无敌!

    “这样,小友满意了吗?”

    柳家老祖开口,语气很轻很淡,依旧是那么虚弱,似乎一阵风就能吹散。

    他被楚逸一股气势逼得下跪,一世英名尽毁,却并没有表现得多么怨恨、不甘。

    反而,他的反应出奇地很平静,好像一点也不在意。

    “哼!”

    楚逸心里暗暗吃了一惊,在心里默默高看了柳家老祖一眼。

    这个老者,不简单。

    不过表面上,楚逸依旧冷漠,面色冰寒,眸子猩红而幽冷,杀意丝毫不减。

    “楚逸大人!”

    “楚逸大人!”

    地上,柳道、柳罡父子在那里哀嚎,不断给楚逸磕头。

    他们披头散发,脸色无比惨白,浑身都在颤抖,已经彻底胆寒。

    他们开口,很不要脸地怂了,想要保住一命,在那里求饶:

    “楚逸大人,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放我们爷俩一条狗命吧!”

    “我们爷俩保证,真心悔过,永不再犯,如若不然,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看得出来,两人现在很害怕,也很惊慌,或许也有那么一点后悔之意——

    他们使劲磕头,额头上已经破了个大洞,鲜血覆盖了整个脸庞,直流而下。

    “啧啧,不可一世的柳道、柳罡,此刻却成了两条狗,卑躬屈膝,可怜兮兮!”

    “呵呵,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

    “真可怜,你看那血,突突地往外冒啊,看得我都心软了,不知道楚逸会不会选择原谅他们。”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倒是希望,楚逸不要轻易饶过他们才好!”

    人群中,议论纷纷,每个人都发表自己的看法。

    有的人心肠软,认为楚逸应该原谅柳道父子。

    也有的人不以为然,希望见到楚逸铁血杀伐!

    “放过你们?呵呵。”

    见到柳道、柳罡求饶,楚逸冷笑,眸子中的杀意愈发浓烈。

    这两父子与他的仇,那可真是大到海里去了!

    楚逸心中杀意已决,却没有立刻表态。

    他转头,看向柳如烟,想知道她怎么说。

    毕竟,受伤最重的人,是她。

    “你们两个混蛋,畜生,猪狗不如!”

    见到柳道、柳罡,柳如烟情绪有些不受控制,很失态。

    她双眼通红,眼泪止不住地决堤而出,顺着绝美的脸庞滚下。

    每一滴落在地上,都如同一柄利剑刺在楚逸的心里。

    他见不得她这么悲痛。

    柳如烟近乎崩溃,掩面大哭,同时开口,对着柳道、柳罡父子两怒骂起来:

    “你知道你们多过分吗?!”

    “荒武争霸赛前夕,楚逸送给我的二品高级金元灵,被你们强行拿走!”

    “楚逸天赋杰出,我父亲想辅以资源,好好培养他,你们却不肯,一点东西都不愿意给他,说他始终是外姓人!”

    “荒武秘境中,楚逸横扫三族天才,为柳家立下赫赫战功,结果大赛刚结束,你们就废了他的护道者身份!”

    “冷眼旁观就算了,可你居然还联合其他三族,一起布局,想要坑杀楚逸!”

    “之后又逼宫我父亲,强行夺走家主之位!”

    “族战爆发,眼睁睁看着我老祖父战死,不去救援!”

    “我父亲被追杀入死亡森林,你们不仅没有派人去救,反而落井下石,将我们全部逐出家族,彻底撇清关系!”

    “你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血浓于水,我们是亲人啊!”

    “亲人之间做的事,却被生死仇人还要过分!”

    “你们自己说,你们该不该死!?”

    柳如烟大吼,快要崩溃了,与以往的柔弱安静形象大相径庭。

    可想而知,她承受了多大的伤痛。

    而见到她这个样子,楚逸的心都在滴血。

    他双目血红,面色狰狞可怕,胸口一阵剧烈的起伏,恐怖的杀意即将爆棚,再也遏制不住!

    轰!

    可怕的气势散发出来,席卷天上地下,直冲云霄。

    楚逸一步踏出,如同魔神出世,带着滔天的杀意,向着柳道、柳罡父子逼去。

    不杀,不足以泄心头之恨!

    “唉,原来当中,竟有这么多的隐情!”

    柳家老祖轻叹一声,面色有些恍然大悟的样子——

    似乎他刚刚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楚逸小友,你曾经发下血誓,一旦杀我柳家嫡系,可能会被天道因果所诅咒,产生心魔,修为停滞。”

    柳家老祖看向楚逸,这般开口。

    “那又怎样?他们必须死!”

    楚逸寒声开口,声音有些沙哑,语气冷得像来自九幽地狱的血色修罗,不带丝毫感情。

    杀意已决,说什么都没用!

    “小友,希望你能给老夫这将死之人一个面子——”

    “柳家的孽徒,由老夫亲手清理门户。”

    柳家老祖继续开口,语气依旧很轻很虚弱。

    但随着他话语一落,一股骇人的气势从他身上爆发而出,向着柳道、柳罡压迫而去。

    “老祖!老祖!您这是要干什么?”

    “不是说好,你会为我们说好话,竭尽全力保我们一命的吗?!”

    柳道、柳罡脸色大变,眼神中尽是深深的骇然。

    然而,柳家老祖没有再搭理他们,甚至眼皮都没有再抬一下。

    他面无表情,浑浊的双眼始终很平静,干枯的大手一挥,没有丝毫犹豫——

    直接轰在柳道、柳罡身上,将他们的脑袋打爆。

    轰!

    一声巨响,血雾飘洒,碎骨碎肉落了一地,留下一片触目惊心的猩红。柳道、柳罡,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