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我的女人,不是奴婢-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202章 我的女人,不是奴婢

    “楚逸呢?他去了哪里?”

    有人惊呼,举目四望,却不见楚逸的身影。

    他们赶来的时候,战斗早已结束许久,只留下一地凄凉。

    “会不会是去了乌家的宝库?”

    “要知道,乌家作为荒镇四大家族之一,底蕴深厚,多年来积攒下的资源肯定颇为丰盛!”

    有人这般发声,随即向着乌家深处找寻而去。

    不过,他们并未发现楚逸的身影,也不知道乌家宝库在何方。

    毕竟,一族宝库乃是重地,肯定很隐秘,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

    “不对,以魔王楚逸的脾气,会不会已经离开了此地,杀向了下一站!?”

    有人如梦方醒,这般开口,让所有人都是跟着恍然大悟:

    “对啊!按照楚逸的脾气,肯定不会只灭掉一个乌家!”

    “那么,他下一站去了哪里?西门家还是申屠家!?”

    最终,人群化作一股洪流,向着西门家而去。

    无他,西门家离乌家比较近。

    楚逸如果选择继续横扫,那么肯定是去了西门家。

    当一群人赶到西门家的时候,他们再次石化,呆在了那里。

    西门家,和乌家的下场,差不多。

    整个西门家的建筑,在之前楚逸驾临(救大老黑它们)的时候,就全部被毁掉了。

    现在,楚逸更是把西门家太上长老、西门家主、大长老等强者揪了出来,全部斩掉,横尸废墟间——

    猩红的鲜血,触目惊心。

    乌家之后,西门家也被灭!

    这一次,人们依旧不曾见到楚逸的身影,战斗早已结束多时。

    可以想象,这根本就是一场压倒性的屠杀。

    楚逸的战威,无人可敌!

    “走,去申屠家!”

    人群沸腾,来不及过长时间逗留,直接就赶向了申屠家。

    这一次,人们真真切切地,看到了楚逸的身影。

    他骑在巨大的血狼身上,将雪亮的长刀扛在肩上,正堵在申屠家的大门前。

    在他的面前,申屠家残存的太上长老、申屠家主、大长老,以及一群骨干强者,平日间威风八面的大人物——

    此刻,全部老老实实地跪在那里,不断地给楚逸磕头!

    楚逸一人而已,就如同一座太古神山横堵,压得整个申屠家都臣服!

    没办法,不由得申屠家众强者不胆寒,他们的太上长老一直关注着楚逸的动向——

    亲眼见证了乌家、西门家的灭亡!

    而他们虽然比乌家、西门家强上一点,但很有限。

    硬对上楚逸,那也只会是同样一个下场!

    他们不想死,所以只得主动服软,并开出了一个条件诱惑楚逸。

    打算血杀一切的楚逸,也确实被这个条件给诱惑住了,没有立刻对申屠家挥动屠刀。

    “奇怪,魔王楚逸居然心软了,没有立即平掉申屠家!”

    “不正常,以楚逸那杀伐果断的性情,对待敌人,是断然不会心软的——”

    “我猜啊,肯定是申屠家开出了什么条件,打动了楚逸!”

    后方,人群开始小声地议论起来。

    “楚逸大人,以往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希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我们一马!”

    “我们愿意终生为奴,奉大人为主,并且奉上申屠家百年来的资源。”

    “以及,将族中最耀眼的千金申屠雪,也献给大人!”

    这是申屠家最后一位太上长老的话语,他一边磕头磕得满脸鲜血,一边诚恳地高呼。

    这就是申屠家为了保住族群,而给楚逸许下的条件。

    最后那一句,着实打动了楚逸。

    “申屠雪愿意为奴为婢,一辈子好生伺候大人!”

    在另一边,申屠雪也跪在地上。

    她的装扮很是美艳,头戴凤冠,三千青云丝盘在脑后,五官精致,肌肤欺霜赛雪——

    一身大红袍,明亮动人,美得不可方物,让人望上一眼,便要深深沉迷。

    作为荒镇四大美女之一,申屠雪虽然性格比较像汉子,但那绝美的容颜,绝对不比柳如烟、云梦瑶差。

    不过,她此刻的装扮虽美艳,但她的心情很灰暗。

    她眉宇间涂满了胭脂,盖住了往日的英气,大眼睛通红——

    泪水决了堤似的,顺着脸庞滚滚而下,冲花了美艳的妆容。

    每多说一句‘为奴为婢……’,她的心便多颤抖一次。

    因为楚逸曾经调戏过她,多多少少表达过,想占有她的那种意思。

    所以,族人为了保住自身,一致决定,要牺牲她,把她献给楚逸。

    而她为了自己的亲人,也没有一丝反抗,准备牺牲自己。

    尽管,在她心里,真的很不喜欢楚逸。

    在她看来,楚逸就是一个十足的花花公子,浪荡货色,只是看重她的身子,玩过之后,便会把她无情抛弃。

    自己落入他手中,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面对这一切,楚逸骑在红老二身上,久久没有表态。

    他在思考,该怎样做决定。

    申屠家、与他有仇的申屠少主、申屠灭、申屠老祖等人,已经死了,自己也算是报了仇。

    就算留下这群所谓的强者,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

    一旦他们不知好歹的话,楚逸可以随手解决,不费吹灰之力。

    另外的话,他是真的有些喜欢申屠雪。

    毕竟,他曾经当众扒下过她的裤子,并且将她珍贵的身子,都差不多摸了个遍。

    “从我摸她的那一刻起,她就是我的女人,我是男人,我要负责!”

    “我虽然花心,但绝对真情!”

    最终,楚逸目光一凝,做出了决定。

    他大手一挥,探出一只符文大手,一把将申屠雪抱起,横在怀里,霸气地大声开口:

    “申屠雪是我的女人,是我要用真心去呵护的女人,不是什么奴婢!”

    “看在我家雪儿的面子上,我放你们一马!”

    “我不需要你们为奴,奉我为主,也不需要把资源献给我!”

    “我们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再无瓜葛!”

    “如果谁再敢来惹我,犹如此门,杀无赦!”

    楚逸的气势骤然一变,如同一柄天剑出鞘,凌厉无比——

    单手挥动劫天之刃,爆发出恐怖绝伦的气息——

    如同一尊战神发威,斩出一道雪亮的刀光,切开虚空,照亮了这片天地。

    做完这个动作之后,楚逸抱着一身红艳的申屠雪,骑着红老二,踏破虚空而去,眨眼便没了身影。

    后方,雪亮刀光消失的时候,只听得咔擦一声,申屠家的大门,整齐光滑地断为两半。

    全场,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噤若寒蝉,灵魂都在颤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