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反手就是一巴掌抽飞-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24章 反手就是一巴掌抽飞

    “不行,我要让他赶紧离开!”

    柳如烟心中着急,提步就要向楚逸走去,却被柳眉横身拦住。

    “如烟妹妹这是怎么了?竟然还哭了?”

    “嗯?是那个人出来了,没想到,他竟然还真的拿到了100积分!”

    柳眉转身望去,也看到了站在那边的楚逸,心中一惊,却也只是一惊。

    楚逸过了又能如何?

    她早就算计好了,不管过不过,她不可能让他活!

    “就是他?先拿下,待会押回柳家当众处决。”

    青衣老者扫了一眼楚逸,淡淡开口,就像是在决定一头蚂蚁的生死。

    “是。”

    柳眉轻轻点头,唤来一个柳家守卫,说了几句,让他捉拿楚逸。

    楚逸刚要去登记名字,就被人一把架住,要带走。

    “你干什么?”

    楚逸大惊,一把挣脱。

    “还反了你了!”

    柳家守卫大怒,什么时候,一个九劫武者也敢这样反抗他了?

    更何况,他现在乃是奉命行事,可以来硬的!

    “麻蛋,看老子不打残你!”

    守卫暴怒,被一个九劫武者,还是有罪的人如此反抗,让他丢了面子。

    更何况,那么多上司、大人物都在看着呢,这点事都办不好,以后他还怎么混?

    他探出一巴掌,直接就向着楚逸的脸上抽去。

    啪!

    紧接着,一道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响起。

    只是,飞出去的人,却是那个守卫。

    楚逸动用金刚不坏之身,速度更快,抢先一步将他给抽飞了出去!

    寂静!

    全场死一般的寂静!

    原本各种声音斑驳夹杂的场面,顿时变得落针可闻。

    有人居然敢抽飞柳家的守卫!?

    “我滴个亲娘,我没看错吧,这人好生猛,一巴掌把柳家守卫给抽飞了!”

    “武神在上,什么时候人的胆子变得这么大了?”

    “我擦!这可是柳家的场子,不仅有三大年轻高手在这,更是有长老亲自坐镇啊!”

    “散了吧,都散了吧,明年这个时候,这位兄弟的坟头草已经五丈高了!”

    短暂的平静过后,宛如十二级雷暴来袭,人群沸腾,彻底炸开了锅。

    大部分参加考核的人,都指着楚逸的鼻子,断言他吃了熊心豹子胆,今日难逃一死,会被柳家高手强行斩杀。

    “放肆!”

    柳眉怒斥一声,脸上浮现冰冷无情的杀意,身形一闪,化作一道红色残影,向着楚逸轰杀而去。

    她似乎,有点迫不及待,在害怕着什么。

    “住手!”

    柳如烟也从目瞪口呆中反应过来了,身形一闪,来不及拭去脸上的泪花,便前去阻击柳眉。

    不过,未等到柳如烟追上柳眉,那名青衣老者便动了。

    他面色凝重,如同鬼魅般闪出,快若雷霆,及时拦住了暴怒的柳眉。

    “长老?!”

    柳眉脸色大变,眸子深处闪过一抹忌惮与不安,随即便很快敛去——

    露出一脸茫然的表情,有些急切地问道:

    “长老为何拦我?那人公然击伤柳家守卫,挑衅我柳家的威严,我去击杀他!”

    “且慢!”

    青衣老者面色严肃,眸子中绽放锐利的神光,摄人心魄,一般人不敢直视。

    他一只手拦住柳眉,直勾勾地盯着楚逸,缓缓吐出几个字,道:

    “我且问你,三天前,他还是八劫武者?”

    柳眉脸色一僵,心中突然一紧,抿了抿嘴唇,皱眉轻声道:

    “三天前,他真的是八劫武者,可能这几天碰巧,突破了。”

    听到柳眉的确切恢复,青衣老者眸中绽放的光芒,更加犀利慑人,锋芒毕露,轻吐道:

    “区区刚突破的九劫武者,刚才为何一巴掌抽飞了一名玄武者守卫!?”

    “不知道……”

    柳眉眼神黯然,极为不甘地朝楚逸看了一眼,心中那份不祥的预感,愈发强烈起来。

    “显然,这个少年,不简单。”

    青衣老者点了点头,收回手,轻吐道:

    “先别动他。”

    “可是长老,族规……”

    柳眉张嘴,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青衣老者一句话打断了:

    “我比你,更懂族规。”

    柳如烟见此情景,立即抹去脸上未干的晶莹泪花,下意识就舒展眉头,轻轻地笑了起来。

    看样子,长老这是见到了楚逸的非凡之处,打算改变之前福旺客栈那件事的处理方式。

    “我真的,越来越看不懂你了。”

    柳如烟轻语,望向楚逸,目光复杂。

    明明很好色,污言秽语不断,却在魔猿谷没有占她便宜。

    突然一把抱住她,又突然跪在地上,嚎叫什么就这样被你征服。

    八劫武者时,就杀了九劫武者的福旺掌柜,当时还以为他是偷袭得手。

    现在,眨眼突破到九劫武者,又光明正大一巴掌抽飞了一个玄武者。

    “你把老药留给你姑姑,我之前还以为你不知好歹。现在看来,你是真有底气,根本就不担心这场考核。”

    柳如烟轻轻一笑,像是春风三月迎风盛开的花朵,明晃动人,自语道:

    “倒是我,瞎操心了,还让鹏飞照顾你,他哪里比得上你……”

    这个时候,楚逸站在那里,全身神经紧绷。

    他根本不知道柳如烟对他的看法,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更不知道,他因为这一巴掌,展示了自己的非凡,救了自己一命。

    他现在很着急,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尼玛,老子杀了你爸,还是上了你妈,为什么突然对我出手!”

    楚逸怎么能不心急?

    他区区一个九劫武者,得罪了柳家,还不是分分钟被搞死?

    不说柳如烟身边那个如渊似海的可怕老者,就说柳眉,以及那个冷冷地盯着他的青年,就能一巴掌拍死他。

    什么神通都用出来也无用。

    “麻蛋!你完了,你完了,老子今天非杀了你不可,把你狗头砍下来当夜壶!”

    这时,那个被楚逸抽飞的柳家守卫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他肿着半边脸呢,似乎有些轻微脑震荡,骂骂咧咧地伸手去抽腰间的精钢长剑,就要杀了楚逸。

    “尼玛,还敢来,老子就拉你垫背了!”

    楚逸也怒了,索性心一横,趁着金刚不坏之身的效果还有十几秒,准备杀一个是一个。

    “回来!”

    就在这时,一声沉闷的大喝传来,如同战鼓擂响,震得在场所有人都是耳膜轻颤。

    要杀楚逸的柳家守卫首当其冲,直接就一头栽到了地上。

    他倒着眼才看清,竟然是那位可怕的长老,对他发话了。

    “刚才发生点小意外,一切照常继续。”

    接着,青衣老者又和蔼一笑,声音柔和无比,与之前的可怕模样截然相反。

    末了,他还看了楚逸一眼,轻笑着点了点头,很是和善的样子。

    “嘶!”

    楚逸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来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中一紧,恶寒无比:

    “这尼玛的老头,眉目含春,笑得如此猥琐,不会是看上英俊潇洒、人见人爱的小爷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