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区区七劫天武者而已-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250章 区区七劫天武者而已

    听到楚逸的那些话语,所有人都是如同被九天惊雷劈中般,石化在了原地,痴呆了半天。

    星云阁众天才做梦也想不到,他们强大的长老降临此地,没有放下身段镇杀楚逸,而是放低姿态与他谈判——

    本以为楚逸会见好就收,这场战争和平收场。

    没想到,他居然会说出如此大言不惭的话,搞得好像是他不愿放过星云阁一样!

    他真的敢!

    要知道,星云阁的长老,即便是放眼整个血月古城,都是排得上号的大人物,一身实力深不可测——

    想要抹杀楚逸,那绝对是只在抬手之间。

    谁给楚逸的勇气?

    这一点,就连柳如烟、柳天铭、大老黑他们,都是一头雾水,被楚逸的话语给深深震惊了。

    他真的是无所顾忌,语不惊人死不休!

    而作为被楚逸轻视的当事人,金袍老者,则是一脸古怪,像是被爆了菊一般,脸上的表情极为丰富——

    震惊,不可思议,不敢相信。

    原本以为,他放低姿态,楚逸就会乖巧听话。

    结果,楚逸远比他想象的可怕,这样一开口,说出这番话,直接将谈判的主动权给夺了过去,让他陷入尴尬的境地之中。

    好一会儿,金袍老者才反应过来,在那里一阵干笑:

    “不然呢?你想怎样?你又能怎样?”

    “不然的话,我就——”

    听到金袍老者的话,楚逸的瞳孔陡然一缩,面色一沉,露出一脸狰狞的杀气,森然开口道:

    “我就——没有办法了!”

    说出这句话,楚逸脸上的表情骤然变换,从那副一脸冷漠的杀意,变成了一脸贱贱的笑容。

    他眉毛一挑,顺带向金袍老者抛了一个媚眼,魅惑十足。

    顿时,整片天地都安静了下来。

    许多人面色古怪,在心里暗骂,楚逸这不要脸的贱货,这神转折来得可以。

    “还以为你真的那么硬气,原来也有认怂的时候!”

    拓跋烈、闻人破等人眼神歹毒,如同毒蛇一般死死盯着楚逸,毫不掩饰眸子中的杀意。

    即便是跪在地上,他们也不曾真心悔过。

    金袍老者的脸色,瞬间就更加精彩起来了。

    他深深地看了楚逸一眼,随即哈哈大笑道:

    “有意思的年轻人,老夫喜欢!”

    听到这句话,楚逸面部表情再次切换,摆出一副无比嫌弃的脸色,斜倪金袍老者:

    “你喜欢也没用,本帅可是有老婆的人,拒绝搞基,跟你这种老货更是不可能!”

    当然,金袍老者听不懂搞基是什么意思,那是地球华夏同志们的幸福专用语。

    “嘿嘿,怪不得以雷老头那暴躁脾气,都想要收你为徒,看来你的确不简单。”

    “不过,哈哈,雷老头注定和你无缘了。”

    “因为,你只能是老夫的!”

    金袍老者这话说得简单粗暴,比起楚逸当年第一次向女孩子表白,都要来得直接有力,言简意赅地表明了他的心意——

    竟然起了爱才之心,也想要收楚逸为徒。

    “谁是你的,老大哥你都一把年纪了,能要点老脸不?”

    听到金袍老者的话语,把楚逸恶心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怎么,你不愿意做老夫弟子?”

    金袍老者轻笑道。

    以他在星云阁的身份和地位,再加上那超绝的实力,多少天才挤破脑袋想入他的门下都无果。

    比如,强如拓跋烈,星云榜第四,都没能入他的法眼。

    见到金袍老者想收楚逸为徒,跪在地上的拓跋烈、闻人破、梦文等人的脸色无比难看,像是吃了一吨死耗子,心里别提是什么滋味了。

    “当然,你有什么资格当我师尊?”

    楚逸冷笑道,这话说得倒是不假。

    他乃天龙之体,真凤之魂,又有系统在手,更有九殇之棺中帝路的传承——

    强如银老,不知道是什么时代留下的老古董,都不敢称是他的师尊。

    区区一个星云阁长老,即便一时间能够压他一头,但哪里有资格做他师尊?

    此话一出,空气骤然冷了三分。

    许多星云阁天才在心里腹诽——

    装什么装,你以为你是金子做的啊?

    身具灵脉,还是特殊体质的天赐王者,亦或是世家少主?

    我星云阁的长老要收徒,你居然还说他没资格当师尊,简直狂妄!

    金袍老者面目一怔,听到楚逸的话语虽有不爽,却也没有动怒。

    他面色平静,心平气和地说道:

    “这样吧,我有没有资格做你师尊,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

    “实力,一切凭实力说话。”

    “你现在看到的我,并非我的真身,只是一具意志投影罢了,实力不足我本尊的千分之一。”

    “你如果能接下我意志投影的一掌,就算你赢,我就承认我没资格做你师尊。”

    “你如果接不下我这一掌,就算你输,那你就得老老实实地做我徒弟。”

    “如此公平公正,你觉得可行?”

    说罢之后,金袍老者看向楚逸,在等着他的回复。

    他这一番话,让楚逸心头剧震。

    如此恐怖的金袍老者,浮空而立,仅凭一股气势就差点压制他——

    居然只是一道意志投影,实力不及他本尊千分之一!?

    何其恐怖!?

    想一想,金袍老者的强大,都让人头皮发麻。

    楚逸面色有些凝重,目光闪了闪,没有立即下决定,而是冷静地开口问道:

    “你的意志投影,实力大概在什么级别?”

    见到楚逸发问,金袍老者也没有丝毫隐瞒,如实相告:

    “我的意志投影,不足本尊千分之一,只相当于区区七劫天武者而已。”

    这句话,顿时让在场许多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胆小的人,更是浑身开始颤抖。

    七劫天武者,高阶天武者!

    怪不得,他能够仅凭一股威压,就能压制所有人。

    七劫天武者,的确有那么恐怖。

    “楚逸,不要答应他,一掌之下,你会死的!”

    后方,柳如烟有些着急。

    小音、火兰她们也是纷纷出言相劝,让楚逸冷静。

    然而,楚逸听到那句七劫天武者后,目露精光,眸子中开始燃烧熊熊的战意。

    他嘴角扬起一抹似笑非笑诡异的弧度,盯着半空中的金袍老者,淡淡一笑,那轻飘飘的话语,也随之在天地间缥缈散开来:

    “区区七劫天武者而已。”“别说接你一掌了,就算你今天想彻底留在这里,本帅也能够成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