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灵鼎境-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309章 灵鼎境

    “唔,既然你想知道的话,告诉你也没关系。”

    见到楚逸那一脸好奇的表情,银老便开始说了起来:

    “血月当年雄姿英发,被誉为最耀眼的天骄,然而英雄,总是仇者多,举世皆敌——”

    “他曾经在一次天才宴会上面,得罪了炼尸一派的少主,两人因此结怨。”

    “后来,血月创下血月古城之日,炼尸少主前来捣乱,屠戮十万人,炼化他们的尸体。”

    “血月与之大战,将炼尸少主击败,镇压在此地。”

    “而因为,炼尸一脉走的本就是尸道,血月很难彻底将炼尸少主杀死——”

    “所以血月便布下符阵,封印了炼尸少主,想借助岁月的力量,慢慢磨灭他。”

    “而负责镇守封印之地的,便是血月当年的好兄弟柳青。”

    “后来,血月发生了意外,本就是重伤之身的他,被一群人横击,饮恨殒落。”

    “镇守在那里,等着血月回来的柳青,不知道血月已经殒落,一直在苦等着。”

    “于是,他娶妻生子,年复一年地镇守在这里,便有了荒镇这一脉的柳家。”

    “而随着时间流逝,柳青因为镇守封印耗费太多心血,实力再也无法寸进,并且渐渐消退下来。”

    “封印之下,炼尸少主与柳青一直缠斗,并且开始占据上风,诅咒了柳青的血脉。”

    “柳青没办法,依旧苟延残喘,通过自己后人临死前坐化到这里,为他提供血脉能量,苦苦地支撑着,继续与炼尸少主缠斗。”

    “他始终以为,血月终究有一天会回来,因为在他心里,血月是不死的。”

    “一晃之下,两三百年过去了,柳青年老体衰,终究还是支撑不住了——”

    “他便叫这一代柳家的老祖,取走镇压炼尸少主的关键器物——那枚神秘钥匙。”

    “后来,柳家这一代的老祖将那枚钥匙,交给了你。”

    “而世事就是那么机缘巧合,你得到了九殇的认可,成为九殇选中的第十人,带着那枚钥匙,再次出现在这里。”

    “这一次,柳青在临死前,终于是等来了血月。”

    “血月耗尽残魂之力,动用这件神秘钥匙,终于是彻底磨灭了,实力不足当年千分之一的炼尸少主。”

    “这,便是事情的一切经过。”

    银老说了很多,一口气将事情的经过全部说完。

    楚逸听后,心神剧震,半响没有说出话来。

    为了兄弟的一个承诺,苦守三百年,至死方休——

    这个柳青,真是值得让人敬重的前辈。

    而另一个疑惑便是,血月前辈当年镇压炼尸少主后,究竟被什么人横击,导致了他的陨落?

    不过,既然银老没说,楚逸也不方便多问。

    他知道,该知道的时候,自然就会知道。

    因为,九殇之棺的第九层,就是血月前辈的残魂所掌管。

    自己只有达到天武者之上,帮血月前辈完成了夙愿,才能开启九殇之棺的第九层。

    到时候,知晓血月的夙愿,想必也就清楚他当年被什么人给横击了。

    “这枚钥匙,来历神秘而不凡,与佛道有关,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东西,你且好生保管。”

    这时,血月淡淡开口,虽然背对着楚逸,但却的确是在对他说话。

    与此同时,那枚神秘的钥匙飞来,也再次落入楚逸的手中。

    “是,前辈!”

    楚逸重重点头。

    “还有,这**精血,乃是柳青临死前,从自己身上提炼出来的,他要留给这个小女娃。”

    “他说,这个小女娃在血脉被诅咒的情况下,依旧能够觉醒血脉之力——”

    “天赋比起他,都是强上了太多,未来必定放光放亮。”

    “他对你也很满意,希望你在未来,能够好生保护那个小女娃。”

    那道身影再次开口,与此同时,一个晶莹剔透的白玉**,也落入楚逸的手中。

    在白玉**中,有鲜红璀璨如宝石一般的液滴闪动,一共十滴。

    “放心吧,前辈,我会用自己的生命来守护如烟!”

    楚逸接过那十滴精血,重重发誓道。

    “嗯,等你突破之后,我会告诉你,我的夙愿。”

    血月残魂开口道,抱起柳青,化作一缕青烟,钻入九殇之棺当中。

    “小子,柳家可不简单啊,来头很大,未来你就会知道的。”

    “还有,努力修炼,等你到了锻凡境巅峰,我再让你进入造化源池,炼化永恒星沙和万族真血。”

    银老拍了拍楚逸的肩膀,轻笑着说道。

    “锻凡境巅峰?”

    楚逸心头疑惑,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语了——

    之前,那身骑青鸾的紫衣少女、雪袍少女,也称呼自己为什么锻凡境蝼蚁。

    “我明明是九劫天武者,为什么是锻凡境蝼蚁呢?”

    楚逸决心问个明白,便向着银老开口。

    这位老古董不知道活了多久,肯定是一部异界百科全书,什么都知道。

    “嘿嘿,天武者、地武者、玄武者、黄武者,只是一种通俗的说法而已。”

    “实际上的境界划分,并不是按照这个来的。”

    “武道修炼,第一个大境界,名为锻凡境。”

    “锻凡境分为四个部分,分别为黄庭、玄关、地窍、天门。”

    “而这四个部分,以通俗的说法,正好对应天、地、玄、黄武者四境。”

    银老这般说道,让楚逸心中明了——

    自己升了那么多级,原本以为牛逼哄哄吊炸天了,结果敢情还在第一个大境界徘徊。

    “那么,天武者之上,也就是锻凡境之后,又是什么境界呢?”

    楚逸继续问道。

    “锻凡境之后,便是灵鼎境。”

    “灵鼎境,很是玄妙,以神鼎之力,来衡量战力。”

    “而灵鼎境,也有一种通俗的说法,叫做武师,武道大师。”

    “至于灵鼎境的具体修行法门,等你达到锻凡境巅峰之后,我再告诉你。”

    “因为,在突破至灵鼎境,成为武道大师之前,你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银老这般说道,没有把话全部说明白,便化作一缕青烟,钻入了九殇之棺中。

    “锻凡境,武者,天地玄黄。”

    “灵鼎境,武师,神鼎之力……”

    楚逸站在原地,还在整理思绪。

    他似乎有些明白了,为什么天武者对战天武者之上,会有几乎不可逾越的大差距——

    因为,这是间隔了一个真正的大境界。武道一途,路漫漫,其修远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