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胜者-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357章 胜者

    面对石子明的挑衅,楚逸轻笑一声,冷眼以对。

    而见到这一幕,石老面色复杂,深深地看了楚逸一眼,苍老的眼神中,也是浮现一抹无奈。

    很快,又是一个小时过去。

    “第二层封印,解开了!”

    石子明呼地一声,浑身疲软,累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面容苍白。

    可见,看石是一件非常耗费体力、精神力的事情。

    但在他的脸上,却是挂着胜利者般,得意洋洋的骄傲笑容。

    解开第二层封印之后,他差不多将石头内部的东西,看了个七七八八,已经是很清晰了。

    尤其是,对上连看石是什么意思都不懂的楚逸——

    到了这个地步,石子明觉得,自己已经是胜券在握。

    当然,真要让他去解第三层封印,他也已经是强弩之末,解不开了。

    “是什么东西!?”

    见到石子明的惊呼,众人纷纷围了上去,一脸好奇,无比激动地询问石子明。

    “嘿嘿,这个,可不能当众说出来。”

    “你说万一,要是被楚逸那家伙听去,那他不也就知道了吗?”

    石子明嘿嘿一笑,嘴角扬起一抹嘲讽般的弧度。

    随即,他看向石老,颇为急不可耐地开口道:

    “师尊,让我们把各自看到的东西,都写在纸上,分出个结果吧!”

    听到石子明的请求,石老面色复杂,微微点了点头。

    “嘿嘿,这还用写吗,楚逸啥都不可能知道!”

    “不会的,楚逸至少知道,那是一个刀状物——”

    “刚才石子明,已经说了出来……哈哈哈!”

    人群顿时起哄。

    很快,石子明、楚逸将各自看到的东西,都写到了纸上,递给石老。

    石老接过两张纸,都没来得及仔细看纸上的内容,便面无表情地开口道:

    “我宣布,这次赌石的获胜者是——石子……”

    然而,当他的眼睛随意地往楚逸的纸上一瞥的时候——

    有些浑浊的眼神当中,瞬间浮现一抹活见了鬼般的深深骇然。

    那‘石子明’的最后一个明字,硬是没有说出来,而是活活地改口,变成了:

    “楚逸!”

    这两个字带着颤音,从石老的口中吐出来,顿时响彻四方。

    “哈哈哈,石子明兄弟,恭喜恭喜啊,这次赚了三千万……”

    听到石老的话语,大部分人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以为石老说的获胜者是石子明——

    所以,他们如众星拱月般,纷纷向着石子明贺喜。

    “哈哈哈,同喜,同喜啊!”

    “今天晚上,我会在翠明楼大摆宴席,好好庆祝一番!”

    “到时候,还希望在场亲眼见证的各位,都到翠明楼,大吃一顿啊!”

    不仅大部分观众没有反应过来,就连当事人石子明,也没有反应过来。

    他压根就没仔细听石老说的名字,下意识地百分百以为,获胜者肯定是自己。

    然而,在场这么多人,不可能每一个人都这么粗心——

    还是有那么几个人,听到了石老口中所说的获胜者,是楚逸!

    当即,便有少数人摸着脑袋,一脸懵逼地疑惑道:

    “哎呀,真是奇了怪了,我怎么听到石老说——”

    “获胜者,好像是楚逸呢?”

    “对呀,真是奇怪,难道是我耳朵不好使了?我也好像听到楚逸这个名字了……”

    而听到这少数人的话语,另外的大多数人,立刻大笑着开口道:

    “哎呀,怎么可能是楚逸!”

    “石老说的获胜者,明明就是石子明!”

    “楚逸那样看石,要是都能获胜……我就把这石头吞下去!”

    “对,要是楚逸胜了的话,老子把珍藏了几十年的菊花,奉献给大家!”

    而石子明听到这话,当即就有些不爽了。

    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有人耳朵不好使,将他的名字听错成楚逸的名字——

    这让他有点无法接受,连忙站出来向着石老开口道:

    “师尊,有些人没听清楚,麻烦您再大声说一遍,这场赌石,到底谁胜了!”

    “对,麻烦石老再说一遍,让所有人都听清楚了,不要再闹出获胜者是楚逸的笑话了!”

    大多数人纷纷附和出声。

    而这个时候,听到这样的话语——

    石老使劲擦了擦眼睛,又将纸上的内容仔细看了一遍,这才强忍住内心的震撼,用带着颤音的语气,重重开口:

    “都听清楚了!”

    “我说,获胜者是——楚逸!”

    “不是石子明,是楚逸!”

    石老的话语一出,顿时全场寂静,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一刻。

    所有人目瞪口呆,望着石老,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不是石子明,是楚逸!”

    这是石老的话语,如同九天惊雷一般,滚滚炸响,惊得所有人毫毛炸立。

    “什么!?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胜利者会是楚逸!?”

    “那张纸上,到底写了什么东西!”

    “这不科学啊!楚逸就站在那里,什么都没有干,既没有摸索石头,也没有见他施展道纹之术,更没有见他开了通明灵眼——”

    “他到底为什么,莫名其妙地就胜了呢?”

    “石老,我们不相信,不相信你所公布的这个结果!”

    “麻烦石老,请你再念一遍,将楚逸和石子明纸上写的字,给我们大家念出来!”

    石老见状,也从深深的震惊当中反应过来,拿出那两张纸,重重开口道:

    “第一张,这是子明的纸,上面写着——”

    “一把匕首,刀身银色,刀柄乌金,刀柄与刀身的相接处,有着六道齿刃。”

    “第二张,这是楚逸的纸,上面写着——”

    “一把匕首,刀身银色,刀柄乌金,刀柄与刀身的相接处,有着六道齿刃——”

    “这把匕首的刀身之上,还刻着两个字,黑沙!”

    “都听见了吗?黑沙两个字,楚逸说了,子明没有说。”

    “那么,到底是谁赢了呢?让我们来,好好看看!”

    话语一落,石老面色一沉,一手做掌,一巴掌轰出,直接将那块石头,给拍成了粉碎。

    石皮脱落,露出里面的东西——

    那正是一把匕首,刀身银亮,刀柄乌金黑,刀柄与刀身的交接出,有六道鲨齿。

    这些,楚逸和石子明说的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然而,最关键的地方到了——

    在那把匕首的刀身的最下方,的确刻着两个字,龙飞凤舞——黑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