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分身术之威-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4章 分身术之威

    “叮!抢到武松发的红包,获得10金币,您是运气王。”

    界面亮起鲜红的大字,让楚逸心中一喜,这样抢红包,金币来得太容易了。

    群里一排口令队形,只有赵公明,领了红包迅速撤回。

    赵公明:天杀的!我跟你没完!(三个抓狂表情)

    楚逸心意一动,点开了红包领取详情——赵公明领到001金币。

    “一百金币的大包,你抢001,嘿嘿,这手指,也算是开过光的。”

    楚逸心中好笑,正想继续看群,可惜,麻烦找上门来了。

    房门再次被一脚踹开,三个人冲了进来。

    “你……你杀了八哥!等死吧,大掌柜马上回来!”

    来人是福旺客栈的一位主管,和另外两个店小二。

    他们听到刚才的巨大声响,特意跑来查看。

    “我等他!”

    楚逸冷笑,他看见那三人转身就逃,身形一闪,向前逼去。

    “想跑?急什么,留在这里,咱哥几个好好聊聊人生理想!”

    最终,楚逸拿下三人,丢在那里堆成一座小山,当成椅垫坐在上面。

    “你等着!有人已经去通知大掌柜了,他乃是九劫武者,更是柳家的人,你死到临头了!”

    那位主管怒吼。

    “不杀你们,请你们看一出好戏!”

    楚逸也不恼,坐在上面静静等待那个所谓大掌柜的到来。

    很快,一道很沉稳的步伐声响起,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走了进来。

    他一袭青袍,左胸口处用金丝绣着一片柳叶。

    “你,在找死吗?”

    青年面色阴沉如水,他的一个堂弟,被楚逸杀死了。

    同时,他瞥了一眼楚逸的身后,见到那一张足以倾城倾国的容颜,顿时杀心大起。

    “在柳家的地盘闹事,饶你不得!”

    青年顿时暴怒,二话不说,直接出手。

    一个堂弟而已,死了就死了,本不值得他动怒。

    但是,为了床上那个女人,他必须杀了楚逸!

    “柳家真是好生霸道,不问青红皂白,就乱杀人?”

    楚逸冷笑,一掌迎了上去。

    嘭!

    两者交击,楚逸心头大颤,向后倒退而去。

    九劫武者的可怕不是盖的,差一步就可以突破玄关镜,成为玄武者的存在,比八劫武者强了不止一星半点。

    “得找准时机,一击必杀。”

    楚逸心中暗暗下决心,分身术的cd有24小时,如果一击失败,那他再无机会。

    “区区八劫武者而已,敢在本少面前放肆?”

    青年很倨傲,眼神深处闪过一抹毫不掩饰的不屑。

    “对!小子!你自绝吧!大掌柜少年英雄,能加入柳家的天才,又岂是你这等蝼蚁可比的?”

    这时,那位主管也站起身来,指着楚逸的鼻子破口大骂。

    “这是你姐姐吧?让她给我家大掌柜做妾,你再跪下磕十个八个响头,或许还能留你一条活路!”

    另有一个店小二指着床大叫。

    “找死!”

    楚逸怒吼一声,咆哮着向青年冲去。

    同一时间,他施展分身术,真身隐藏在虚空,从左侧,拿着桌上的一把尖刀,绕向青年身后。

    “不自量力!”

    青年冷笑,望着朝他冲来的楚逸分身,很随意地抬起手掌就迎了上去。

    嘭!

    3秒时间到,楚逸的分身凭空消失,青年一掌击空,一头雾水,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就在这时,一把雪亮的尖刀沾着鲜血,从他身后穿心而出。

    “你……这……我……啊!”

    青年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随着楚逸猛地将尖刀抽出,发出最后的声音,彻底断了气。

    他到死都不明白,为何眼前的楚逸突然消失,桌上的尖刀又后面刺穿了他的心。

    “啊!你!你!你!你!你!是人是鬼?!”

    站在一旁的主管吓得面容惨白,牙齿都在打颤,哆嗦了好一会儿才吼出这句话来。

    而其他两个店小二则是一脸痴呆,仿佛被什么东西勾去了魂一样,显然还没反应过来。

    “我?当然是人啦!你见过像我这么帅的鬼吗?”

    楚逸咧嘴一笑,随手又是三刀。

    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一道有些虚弱的声音:

    “小逸,快扶姑姑起来!”

    楚逸心中一惊,转身向床上望去,那个极为漂亮柔弱的可人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

    “姑姑!你什么时候醒的,伤好了吗?”

    楚逸连忙上前扶住她,手上传来的柔软与温热让他极为享受。

    “伤还没好,但是死不了。我们快走,你杀了那什么柳家的弟子,恐怕对方会有高手找上门来!”

    柔弱女子黛眉微皱,脸上闪过一丝着急。

    “姑姑,你刚才都听见了?”

    楚逸心中一惊,原来她没彻底昏睡过去,那么问题来了,自己刚才给她按摩大腿的时候,她到底是不是清醒的呢……

    “嗯,小逸,姑姑不知道在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会突然跨越五个等级,并且掌握了如此诡异的神通,姑姑也不会追问。”

    “每个人都有秘密,这也许是你的奇遇,但现在我们必须走,你现在的实力还太弱,遇见真正的高手,毫无反抗之力。”

    柔弱女子轻声说道,语气很认真。

    “好!姑姑,我们走!”

    楚逸心中一惊,暗道这个女人很不简单,表面却不动声色,一把将她背了起来。

    “难道是传说中的极品竹笋型?!”

    背着女人,楚逸在心中猜了一句,随即便开口道:

    “姑姑,我们去哪?听说这荒镇上大大小小所有的酒楼,都是柳家的。”

    “去郊外吧,或许会有一两间废弃的草屋,或者荒芜的庙宇。”

    轻柔细微的话语传来。

    “好!”

    楚逸应道,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凤来酒楼,荒镇最大最豪华的酒楼。

    “小姐!福旺客栈的掌柜以及其他伙计,被杀了!”

    一个青衣老者恭恭敬敬地站在柳如烟面前,他的胸口,也绣着一片金柳叶,不过比福旺客栈掌柜的那片更大。

    “查到是谁做的没?”

    柳如烟面无表情,眸子中尽是冷漠。

    “据说,是外地逃亡的一个小子,和他的姑姑。”

    老者恭敬回答。

    “照规矩办。”

    柳如烟冷漠地吐出几个字,看不出喜怒哀乐。

    “是!老奴告退!”

    青衣老者躬身后退。

    “小姐,我找了好久,终于发现,有一个少年似乎是你要找的人。”

    一个锦衣侍女走上前来,在柳如烟耳边轻声开口。

    “他在哪?”

    柳如烟冷漠的眸子一亮,木然的表情上闪过一丝惊喜。

    “小姐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锦衣侍女巧笑道。

    “这……不用了。”

    柳如烟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再次恢复波澜不惊,轻吐道:

    “你帮我把他的底细摸清楚!”

    “是,小姐,那小翠就先去了。”

    锦衣侍女巧笑一声,恭敬地离开。

    “登徒子!连名字都不说,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何来历,居然敢调戏于我!”

    柳如烟轻骂几句,心中不由想到了一句话,顿时脸上变得滚烫,如同天边的晚霞,一点一点,红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