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北大师-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418章 北大师

    “什么?你们之前认识吗?”

    见到梁生的反应,风宏皱起了眉头,内心颇为疑惑。

    他不知道,楚逸与这梁生有仇?

    “刘老是我道纹师公会的一位老前辈,曾经对我有恩。”

    “但是他的小儿子,却是被一个叫楚逸的人给废了。”

    梁生冷冷开口道,一脸寒意,盯着楚逸的双眼之中,更是有些丝丝点点的杀意在闪动。

    楚逸见状,也是面色一沉,内心腾起一团火。

    不过,为了顺利拿到五品清灵丹,他最终还是很好地克制住了情绪,没有发作。

    “这,也许是误会吧。”

    “梁生,还请你进去通报北大师一声。”

    见到梁生对楚逸颇具敌意,风宏的脸色也是难看了起来。

    在梁生、楚逸之间,他自然是站在楚逸这边的,五十个蟠桃他势在必得。

    所以,风宏便沉下声来,不再对梁生客气。

    以他的身份,本就没必要对梁生客气,之前主要是看在北大师的面子上,他才笑脸相对。

    现在,见到梁生与楚逸有仇,风宏便直接站边。

    见到风宏如此在意楚逸,梁生面色一沉,有些阴鸷的眼神当中,闪过一抹狠毒之色——

    他转身,走进了大殿的某个至高房间当中。

    不一会儿,梁生便走出来了,对着风宏淡淡开口道:

    “不好意思,风宏少爷,师尊最近遇到一件烦心事了,不想见客,请您下次再来。”

    梁生这话虽然说得十分客气,却如同利剑一般,刺在楚逸和风宏的耳里。

    他抬起头的那一瞬间,眸子当中更是闪过一抹得意与畅快之色。

    而楚逸和风宏的脸色,则在刹那间变得无比难看起来。

    显然,是这梁生在从中作梗,存心不让风宏和楚逸顺心见到北大师。

    “梁生,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耍什么花样。”

    风宏冷冷开口,话语充满寒意,一改之前和煦的气质,显露出他上位者的霸气。

    他虽然一直客气,彬彬有礼,但并不意味着他就好欺负。

    事实上,身为神风商会的少爷,即便是北大师都要给风宏三分面子——

    风宏又岂能容忍,被小小一个梁生所冒犯?

    “梁生不敢冒犯风宏少爷。”

    “只是,真的很抱歉,风宏少爷。”

    “师尊他老人家最近心情颇为烦躁,真的不想见客。”

    梁生谦卑地低下了头,但话语,却是丝毫不让步。

    风宏身上散发出一股可怕的气息,暗暗握紧了拳头,眼神中更是爆发出一道冷冽的杀意。

    以他的身份,何曾被人拒之门外,如此吃瘪?!

    就算北大师心情再不爽,他至少也要给神风商会面子,见风宏一面。

    想来,只怕是这梁生,阳奉阴违,压根就不曾通报北大师!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去通报北大师。”

    强忍住内心的怒意,风宏冷冷地吐出几个字。

    事实上,若不是忌惮这里是道纹师公会,他都想一巴掌拍死梁生。

    而不等梁生回应,就在风宏爆发出一缕气机的时候,大殿当中,便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带着冷意:

    “梁生,怎么回事,谁敢在这里爆发气息,难道不知道规矩吗?”

    听到那道苍老的声音,语气中带着丝丝怒意,楚逸和风宏没有着急——

    反而是那梁生,脸上闪过一抹慌张之色,连忙对着大殿之内跪下,恭敬地说道:

    “师尊,是风宏少爷来了。”

    “我看你最近心情烦闷,就想让风宏少爷改日再来,让您也好清静清静,但风宏少爷坚持要见您……”

    听到这梁生的话语,风宏的瞳孔骤然一缩,眼神深处有着一抹恐怖的杀意一闪而逝。

    他还真没猜错,这梁生还真的是阳奉阴违,压根不曾通报北大师,就直接赶他们走!

    “让他进来吧。”

    大殿深处,那道苍老的声音再次传来,梁生不敢再耍什么花样。

    “梁生,你很好,这件事我记下了。”

    风宏深深地盯了梁生一眼,这才与楚逸一起,向着大殿深处走去。

    推开最里面,最尊贵的房间的门——

    楚逸和风宏见到,一位紫袍老者正站在那里,浑浊的双眼死死盯着一尊紫金炉,满脸愁云。

    “风宏少爷莫见怪,我那弟子,也是为老夫着想。”

    “老夫的紫金炉坏了,老夫最近的心情的确颇为烦躁。”

    紫袍老者这般说道,为那梁生说话。

    “北大师,这紫金炉坏了,就没有办法修好?”

    而听到紫袍老者北大师的话语,风宏也是面色一变,眼神深处浮现一抹着急之色。

    显然,这紫金炉是一尊重器,北大师想要炼器、炼丹,都得倚仗这个紫金炉。

    现在,紫金炉坏了,那岂不就是说——

    有可能炼不成丹了?

    想到这里,风宏满脑门黑线。

    北大师炼不成丹,楚逸拿不到五品清灵丹,那就有可能意味着,他买不到那50个蟠桃了!

    “唉,麻烦啊,这紫金炉坏了有段时间了,若是能够修好,老夫早就修好了。”

    “缺少一种珍贵的材料,在这血月古城买不到。”

    “老夫已经托人去神风城购了,但至今毫无消息。”

    紫袍老者北大师轻叹,面色很不好看。

    这紫金炉是他最心爱之物,现在出问题了,让他愁苦不已。

    “风宏少爷来此,若是为了宝器、宝丹而来,恐怕是要失望而归了。”

    “紫金炉坏了,炼不了丹,也炼不了器。”

    果然,北大师说出了风宏、楚逸最不愿意听到的话。

    “其实,晚辈此次来,是想要购得一枚五品清灵丹,不知道北大师手里,可曾有存货?”

    “晚辈愿意高价购之。”

    风宏有些不死心地说道,表达出愿意以平常价格更高的价格,去购一枚五品清灵丹。

    “没有存货。”

    可惜,他依旧听到了否定的回答。

    事实上,即便是北大师身为五星道纹师,要炼制五品宝丹,也不是说炼就能炼的,成功率不高——

    而一旦炼制成功,宝丹都会被瞬间一抢而空。根本,就不存在有存货这种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