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 北荒之塔-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607章 北荒之塔

    “如烟媳妇的家族,来历居然那般可怕吗?”

    楚逸面色凝重,内心非常不平静。

    画面中,模糊身影施展出来的可怕通天柳树,与柳如烟的天赋神通,简直不要太相似,根本就是同出一脉。

    这个时候,楚逸才想起来当初血月残念,还有银老跟他说过的话——

    柳家的来头很大。

    荒镇那个柳家,是柳青在镇压炼尸少主的时候留下的,因为血脉被炼尸少主所诅咒,所以一代比一代没落——

    而柳青,是血月当年的最好兄弟。

    当年的血月,是九殇之棺的第九代主人,天赋何其惊艳?

    能与他成为至交兄弟的柳青,天赋肯定也恐怖无边。

    据银老话语的意思,柳青是一个非常可怕大族的弟子,外出历练,这才遇到了血月。

    当时楚逸没有细想,以为柳家应该是神风王国的某一大族,类似于家之类的。

    现在看来,他的想法简直就是笑话。

    柳家的来头,只怕大得足以吓死人。

    刚才画面中那手持天戈的男子,至少也是王者级别的恐怖人物,甚至更强——

    但却被柳家的那人给斩了!

    能杀,而且敢杀王者的人,只怕灭掉神风王国,都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小事吧!

    柳家,恐怕是南域的一个巨无霸势力!

    显然,柳如烟也意识到自己血脉有多么不凡,脸色变得有些惨白,没有任何惊喜,反而是隐隐开始害怕起来。

    “没错,就像你们心中想的那样——”

    “柳家,是一个庞然大物。”

    画面消失,中年美妇轻声开口道:

    “而我要告诉你们的是,柳家已经知道了如烟姑娘的存在,并且对她非常看重。”

    “所以,近期内,你们可能要做好分离的准备——”

    “柳家会派出强者前来,将如烟姑娘给带回柳家去。”

    此话一出,柳如烟身子一颤,脸色顿时变得煞白无比,没有了一丝血色,下意识地就抓紧了身旁楚逸的手。

    她早已经将楚逸当成了她的全部,让她离开楚逸,这比杀了她还要痛苦!

    “不!不!我不要!”

    柳如烟惊恐地叫道,似乎是望见了非常可怕的事情,钻进楚逸的怀里,开始失声痛哭起来:

    “楚逸,我不要离开你,我要一直和你在一起!”

    楚逸心中有些隐隐作痛,但他还是明事理的。

    柳家强者派人来将柳如烟接回去,这对柳如烟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那等庞然大物级势力,能够给柳如烟的资源,不是他可比的。

    这么久了,柳如烟跟在他身边,连血脉都不曾完全觉醒,武道修炼严重地受到了拖滞,浪费了她那惊艳的天赋。

    只有柳如烟的血脉全部觉醒,她的天赋才算是真正展露成型,才能绽放属于她自己独一无二的光芒——

    也许回到柳家,才是她崛起的舞台。

    “一切顺其自然吧!”

    最终,楚逸心中一叹。

    他不会劝柳如烟离去,也不会坚持让柳如烟留在他身边,让事情自然发生就好。

    “若无意外,这两天,柳家派出的强者,就会找到这里来了。”

    中年美妇道:

    “不过,我这里有一个东西,可以短暂遮掩如烟姑娘身上的血脉契机,让柳家强者慢一些找到你。”

    “当然,这绝非长久之计,只是能短暂为你们争取到一些时日而已。”

    “具体能争取到多久,我也没把握——”

    “柳家的底蕴太深,手段通天,难以抗衡。”

    说罢,中年美妇掏出一个神秘奇异的手环,递给了柳如烟,叫她戴在手上,可以遮蔽气机。

    “谢谢前辈!”

    这让柳如烟无比惊喜,毫不犹豫地就接过手环,戴在了手上。

    “无妨,你也不用太感激我,我只是想与两位结下善缘而已,未来自会有因果。”

    中年美妇开口道,说话云里雾里,让楚逸非常疑惑。

    一尊至少也是王者级别的大人物,为什么会跑来跟他们这两个蝼蚁结下善缘?

    还说未来会有因果,什么因果?

    楚逸很想问个明白,但他没有,因为他知道,若是能说的话,中年美妇应该已经说了。

    而且,中年美妇这些诡异莫测的手段,也让楚逸有些怀疑——

    这可能是一尊知命宗师,从天机中窥探到了某些玄乎其玄的东西,现在这是开始在为未来做准备?

    “接下来的东西,是关于楚小友你的。”

    中年美妇继续开口道,这一次拿出来的东西,是一块奇异的焦黑龟壳。

    不过,与之前相同的是——

    随着中年美妇打出一道法印,那块奇异的焦黑龟壳也发光,开始投影出画面。

    这让楚逸惊喜,双眼无比火热,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了。

    他的身世谜团,一直让他困惑不已,问姑姑楚如衣,她也总说实力不够未到时候,不告诉自己——

    现在,终于要从妖尊这里,获知自己的来历了吗!?

    真凤之魂、天龙之体、血色追杀十万里——

    这些东西,楚逸迫不及待地想要全部弄清楚!

    所以,他聚精会神地向着投影而出的画面看去。

    看到的,却是一副有些诡异的景象——

    无垠的地平线尽头,没有花草树木,没有任何生灵,尽是荒漠,死寂荒凉。

    在无尽的流沙之中,只有一座古朴的灰色石塔静静伫立。

    灰色石塔并不是很大,但也不小,算得上一座小石山,一共有着七层。

    塔身斑驳,像是用最普通的石灰铸成,有的地方还有石皮脱落。

    残阳如血,照射在古朴石塔之上,映照出模糊破烂的两个字,歪歪曲曲——

    像是随手涂鸦,又好似浑然天成,又恍如快要被风化掉的样子。

    勉强可分辨出——

    一个是北,一个是荒。

    “北荒?”

    楚逸瞳孔骤然一缩,心惊不已。

    他听东皇宫的强者残魂说过,玄武大陆分为七个板块——

    东洲、南域、北荒、西漠,中央圣境,以及北海幽冥岛,还有神葬之地。

    这个灰色的小石塔,莫不是伫立在大陆的另一边,北荒?

    就在楚逸暗暗思量,眉头紧锁的时候,画面再变——

    一道人影出现,模糊朦胧,不见真容,但隐约可以看出是一个魁梧的男子。

    他从流沙中迈步,缩地成寸,径直走向那座灰色的石塔——最终,进入灰色石塔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