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神—鬼剑术-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630章 神—鬼剑术

    咔擦!

    咔擦!

    古怪的声音传来,碧绿的藤蔓迅速长叶、开花、结果,像是有什么坚硬机械的东西在展开。

    楚逸屏气凝神,死死地盯着——

    只见,那碧绿的藤蔓,一共长出了九片叶子,分别呈黑、金、银、赤、紫、蓝、黄、青、白等,九种颜色。

    最下面的那片叶子,是白色的,而且在叶柄处,开出了一朵白色的花苞——

    花苞迅速绽放,通体雪白圣洁,伴着神光涌现,结出了一枚果子。

    这是一枚奇异的果子,它的形状不是圆,也不是椭圆,而是像一柄小剑!

    白色的小剑,质感非常冷冽,锋芒毕露,看上去好似金属制成一般,寒气逼人——

    剑身之上,还有着无数诡异、扭曲的纹路,一看就极为不凡。

    “这是什么东西?”

    楚逸顿时就震惊了。

    他原本想着,这是疑似朱果的种子,长出来的东西,应该便是那神药朱果才对——

    现在,却长出来一把白色的小剑。

    “九片叶子,九种颜色,只有最下面的白色叶子结果。”

    “难道说,吸收了那么多的好东西,也只够它长出一枚果子?”

    楚逸惊异。

    他甚至还在怀疑,这白色的小剑,是不是果子,能不能吃?

    “不管了,真个吞剑自杀,我也认了!”

    最终,犹疑了半天,楚逸还是下定决心,将白色小剑轻轻摘下。

    这一摘,白色小剑离体,那朵白色的花,以及白色的叶,全部凋零消失。

    接着,楚逸一咬牙,将白色小剑吞下,像是炼化宝药一样,尝试着将白色小剑炼化。

    楚逸猜得没错,白色小剑的确是果子,是大药——

    刚一入体,便化作一股庞大、精纯的能量,在楚逸体内游荡,助他修炼、突破。

    很快,楚逸的修为便突破,第九道先天真气成功修出!

    但真正让楚逸惊喜的,远远不止修为的爆炸飞跃——

    而是,白色小剑当中,还蕴含着一道绝世传承!

    那是一道剑法,不知道什么来历,不知道是什么存在所创,但它的威能盖世——

    名为,神—鬼剑术!

    等级为,至尊神通!

    以神入法,由鬼化道;剑出,而鬼神泣!

    神—鬼剑术,一共有九招,白色小剑传承的正是第一招——

    名为,圣日。

    哪怕只是第一招,圣日的威力也恐怖无边,要远远强于如来神掌之类的。

    毕竟,这是至尊神通。

    楚逸猜想,若是将如来神掌等神通,升级到最高级别,或许也是至尊神通。

    但是,现在的楚逸不可能做到,没有那么多的庄比币——

    所以,小成二级的如来神掌等神通,威力是断然比不上神—鬼剑术的。

    哪怕只是神—鬼剑术的第一招,圣日的威力就强大到过分——

    按照传承信息所说,楚逸若是施展圣日,能够以真人之身,灭杀一尊大宗!

    当然,以楚逸现在的弱小实力,不可能随意施展圣日——

    最多施展一次,便会虚脱,承受不起那种可怕的消耗。

    不过,只施展一次,却可以灭杀大宗,这绝对是惊世手段!

    要知道,大宗号称武道宗师,高高在上,是武道修炼上的第一个分水岭——

    有一种说法,大宗之下皆蝼蚁,一日不成大宗,一日便要对大宗保持礼敬。

    因为,即便是强大的天骄,站立在真人领域的巅峰,也很少有能够抵抗大宗的。

    而现在,一招圣日,却是能让楚逸灭杀大宗!

    这等手段,绝对逆天,将成为楚逸最强的杀手锏!

    “圣日!”

    楚逸低吼,体内热血都沸腾了,每一个毛孔都往外喷薄出剑意。

    他聚精会神,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参悟这神—鬼剑术的第一招。

    时间流逝,楚逸盘坐在干涸的天池底,周身不时爆发出可怕的剑意,将虚空如同豆腐一般切碎。

    一晃,便是两天多的时间过去——

    楚逸出关。

    他睁开双眼时,一对眸子熊熊燃烧,爆射出灼灼火光,好似两轮小太阳在燃烧。

    那可怕的剑意,简直快要撕裂这片天地。

    至此,他修炼圣日有成,掌握得差不多了——

    以后,就得靠不断施展,实战,才能精进了。

    此时,距离楚逸回归玄武大陆,还有一两个时辰。

    楚逸长身而起,横渡虚空,再次来到黄河古道。

    网上,可是有很多人在不同的地方,都看到了铜棺——

    这也就说明,泥沙中的铜棺肯定不止一具。

    如果说,每一具铜棺都是一道强大传承的话,那楚逸自然不能错过!

    于是乎,他再次沿着黄河古道找寻起来。

    很快,他果然见到了第二具铜棺。

    按照上次的经验,楚逸直接出手,轰向那铜棺——

    然而,这一次,铜棺没有被打开,没有发光将楚逸扯进去。

    承受楚逸一击,铜棺没有任何变化,反而是泥沙一阵翻涌,将铜棺沉了下去,消失不见。

    “这……”

    楚逸惊疑。

    他很想进入泥沙当中,将铜棺挖出来,但他不敢。

    这些泥沙太邪乎了,能够将他那崩山裂石的术法吸收——

    若是盲目地跳进去,说不定会被泥沙吞没。

    楚逸最终不敢冒险。

    但他很不甘心,同时带着一股疑惑,继续找寻别的铜棺。

    陆陆续续地,楚逸又发现了好几具铜棺,但结果都是一样没反应,直接沉到了泥沙底。

    楚逸是真的纳闷了,一路追寻,最终来到了黄河的入海口。

    就是在这里,黄河流入渤海。

    也就是在这里,出现了一副奇观。

    铜棺出现了,一具接一具,缓缓漂流而下,全部聚集在入海口,密密麻麻,数量非常多——

    楚逸粗略一看,足足有几十上百具!

    上百具铜棺排在一起,场面非常壮观,像是港口停靠着的上百具帆船一般。

    一边是滚滚的流沙,一面是无尽的大海——

    而在流沙与大海的交汇处,上百具铜棺排列!

    楚逸心惊,非常好奇,他想去到沙与水的交汇处——

    但他惊骇地发现,那里被一股奇怪的场域笼罩,让他无法横渡虚空,无法接近。

    接着,楚逸看到——沙与水的交汇处,开始缓缓裂开,一道深渊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