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0章 拆穿-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680章 拆穿

    “呃……他咋这么快就出世了?”

    听到东魔子出世的消息,楚逸有些哭笑不得——

    正主出世,他这个冒牌货肯定被揭穿了。

    “我猜想,东魔子估计就是被你那么一弄,这才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

    风宏也是面色古怪,一想到楚逸灭掉吴家家主,嫁祸给东魔子,就觉得一阵想笑,这也太损了。

    “那家伙名叫凤玉,不得不说,真是个神人!”

    提到东魔子,风宏居然一阵惊叹,这让楚逸很是好奇,东魔子到底干了什么事,让风宏都是如此佩服?

    “孔乐,六世子之一,被东魔子凤玉打成了半废——”

    “这还不算太爆炸的消息,关键是,凤玉那家伙还骗走了孔乐的妹妹!”

    “孔乐的妹妹,那可是王城十大美人之一,无数年轻俊杰心中的女神,就这样被魔子掳走,结果可想而知——”

    “如此一来,王城的青年俊杰们,差不多都要炸了。”

    “可偏偏,并非凤玉强抢,而是那孔乐的妹妹不知道受了什么诱惑威胁,心甘情愿以身饲魔!”

    听到风宏的话语,就连楚逸都是一阵错愕——

    虽然他不认识孔乐的妹妹,但听到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以身饲魔,还是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对了,凤玉那家伙还特意做了一份声明,昭告天下——”

    “他撇清自己不是什么劫,吴家的事与他无关,是有心人在泼脏水,败坏他的名声。”

    “他还说,若是让他知道谁是劫,绝对要打哭他。”

    风宏说道,看向楚逸,目光当中带着些许怜悯之意。

    凤玉非常强,哪怕是王城中的风行天、夜凌云、巫马少阴等人碰见了,都得头疼死——

    他忌恨上了楚逸,估计够楚逸受的了。

    “小气东西,这点鸡毛蒜皮的事也要出来拆穿我,一看就没有胸怀,成不了大器——”

    “以后遇见他,随手一巴掌拍死。”

    楚逸的脸皮非常厚,明明是他嫁祸凤玉,现在却还在不满凤玉的撇清声明,认为他太小气。

    “呃……”

    风宏无语,他很想说,灭了吴家家主,这算是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

    但他想了想,还是没有张嘴。

    因为,对于其他人来说,这绝对是捅破天的大事,吴家会不死不休——

    但对于楚逸这种万人敌来说,多了一个吴家,还真的算不上什么事,他这是典型的虱子多了不怕咬。

    “唉,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

    楚逸轻语。

    他现在得罪了王城大族,又与魔子交恶,几乎可以称之为举国皆敌——

    但他真的一点都不害怕担心,甚至心中很痒,恨不得放浪蹦跶一番,将事情闹得更大。

    这主要是因为,兜里的四十七颗九品宝丹,给了楚逸极大的底气——

    只要炼化,他的实力绝对暴涨!

    “给,那两件东西都卖掉了。”

    楚逸一下子掏出七颗九品宝丹,递给风宏。

    “这……这么多!?”

    风宏的眼睛都直了。

    即便是他身为神风候的亲子,重新被风家高层重视,现在的修炼资源,也根本无法与七颗九品宝丹相比。

    “嗯,其他人都分得了那三十多尊大宗的遗产,你没有分得,给你这些,算是弥补。”

    楚逸说道。

    血月古城那一战,三十几尊大宗全灭,他们留下的资源非常丰富,让灵曦、柳如烟、孤云鹤他们都分得了一大笔。

    大恩不言谢,更何况楚逸和风宏的感情,早已经深厚无比——

    所以风宏没有客气,接下了七颗宝丹。

    “你先回去,我想去一个地方,闭关修炼几天。”

    楚逸道,他现在手握大把资源,自然要抓紧时间修炼,增强修为。

    “好!”

    风宏点头,随后两人分别上路。

    楚逸没有去往王城,而是去了西北部,回到了孤云城——

    到了孤云城之后,他也没有惊动任何人,孤身一人出城,跨越大荒,前往血月古城。

    血月古城沦为废墟,传送使已经撤走,好在孤云城离血月古城不远——

    再加上,除了妖帅以外,一般的妖将都无法威胁到楚逸,所以他一路很顺利就来到了血月古城。

    掏出金色令牌,楚逸再次进入古城遗迹。

    他不是来要资源的,而是看中了石殿的时间流速,再加上九殇之棺,他在那里修炼一天,相当于外界九天。

    和残存的东皇宫强者意志打了声招呼之后,楚逸便立即钻入九殇之棺,开始闭关,疯狂炼化九品宝丹。

    时间流逝,楚逸闭关,神风王国却是风起云涌。

    一方面,四大魔子全部出世,到处横击天骄,闹得王城大人物非常揪心——

    一些天骄、大族小姐,更是轻易不敢出远门。

    而另一方面,吴家老祖震怒,亲自来到王城,请求各大族联合查探,想要知道灭掉吴家家主的‘劫’到底是何人。

    南家对这件事非常上心,因为该族也是受害者,死了一尊天才——

    随着调查的展开,种种线索,逐渐指向逍遥侯府走出的那个青年。

    “我怀疑,那就是楚逸魔崽子,他易了容!”

    吴家老祖震怒,跑到逍遥侯府邸门前咆哮,但碍于左门的强大威势,他到底是没有敢冲进去大闹。

    “楚逸在闭关,这件事与我们完全无关——”

    “吴家死人,家属的沉重心情,我们非常能够理解,但请不要血口喷人。”

    逍遥侯做出回应,不急不缓,那态度差点气得吴家老祖飙血。

    “请易大师出手!”

    最终,南家府邸,传出一道宏大的雄音,震动全城。

    南侯亲自出面,向天机楼表达意思,想要请知命大师易大师出手,推测一下‘劫’,到底是不是楚逸。

    “死不承认是吧,等易大师推算出来,看你们还怎么狡辩!”

    吴家老祖冷笑。

    南侯请动天机楼的易大师出面,这件事绝对能够水落石出!

    “师尊,弟子愚笨,斗胆前来见您,有一事不知该说不该说。”

    天机楼,某一座至高的房间内,知命师蒙,跪在一个白发老者的面前。这正是曾经受秦天邀请,去过血月古城,却被楚逸吓得屁滚尿流,交出全部身家消灾的二狗蛋。